《一部谍战与推理结合的小说——惊蛰》
第28节

作者: 刘默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到1点20分,她再次走出办公室,看见两个宪兵还没有走,这时她踌躇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送电文。后来,她想到高桥龙一一向时间观念很强,对这方面要求一向很严,耽误太长时间可能不合适,所以,她觉得还是应该现在就把电报送去。
  于是,她拿着电报和高桥要她查找的资料走过去。到了门口,她敲了门,但里面没有回应。她试着推门,发现门从里面锁上了,她觉得奇怪,就拿出自己的钥匙,还没把钥匙插进去,门已经从里面打开了,她看见犬养浩站在门口。
  刘星野一边听着中野亚美陈述,一边看着报告,一边在笔记本上记着什么。

  “然后你做了什么?把当时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都告诉我。”
  “我进了屋,看见高桥的尸体,我吓得差点叫出来。我回头看见墙边的保险柜被打开了,紧接着,我又看见桌上有一个打开的笔记本,我马上意识到可能是密码本,我就跑过去,发现果真是高桥君最新编制的密码本,我立刻意识到犬养浩是地下党卧底,他要偷密码本,毒死了高桥,所以,我就拔枪对准了他,把其他人喊来。”
  “亚美小姐,你为什么判断犬养浩是奸细呢?”刘星野停下手里的笔,抬头看着她问。
  “因为当时屋里只有两个人,高桥君死了,害他的人只能是犬养浩了。我担心他也会害我,所以,我就拔枪对准他。”
  “犬养浩当时的神情是什么样?”
  日期:2017-11-09 09:43:17
  “他好像有点,有点迷糊,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犬养浩后来声称,他被下了迷药,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你觉得这种说法可靠吗?他当时的样子像不像被人下了迷药?”
  “我认为他是装的,他毒死了高桥君,但是没想到我进来了,仓促之下,他为自己找了一个蹩脚的借口。”
  “他当时没有威胁你吗,他没有掏出枪或者拿起刀?”
  “没有。”
  “你不觉得奇怪吗,亚美小姐,如果犬养浩真是奸细的话,并且毒死了高桥龙一,他为什么不把你也杀了?对他来说这很容易,杀了你灭口,他就安全了,他为什么没这么做?他毒死了高桥,却没有杀你,反而束手就擒,真不是前后矛盾吗?”
  “我不这么认为。当时,在门口的两个宪兵看着我进了办公室,如果我在里面被打死,那么,很显然,犬养浩就是凶手,所以,他不敢对我下毒手。”
  刘星野微微点头。“这么说也有道理。亚美小姐,你是怎么看犬养浩队长的?”

  “我认为他就是一个屠夫,一个只知道杀人的屠夫。”
  “你觉得他会是毒死高桥龙一的凶手吗?”
  “毫无疑问,”中野亚美斩钉截铁地说,“这是我亲眼所见。”
  “可是,你并没有看到整个过程,你只是看到了结果。”
  “但在整个过程中,屋里只有犬养浩一个人,凶手不是他,还能是谁?”
  “告诉我,亚美小姐,”刘星野朝前探身,看着中野亚美的眼睛,“当你听说犬养浩是地下党的卧底时,你是否感到意外?”
  中野亚美犹豫了一下。“我的确感到有些意外。”
  “为什么?”
  “因为犬养浩杀人如麻,他杀了很多中国人,也包括地下党,说他是地下党,确实让人一时很难相信。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这可能是卧底玩的一种把戏吧,关于这一点我也不了解,但是,他毒死了高桥君却是千真万确的,只有地下党的卧底才会这么做。”
  刘星野听了中野亚美的回答后,没有吱声,而是静静地看着她,半天没开口。中野亚美也看着他,目光并不回避。
  “你很直率,亚美小姐。”刘星野最后说,起身拿起暖壶,往缸子里倒了些热水。

  他重新坐下来,看到野岛还是那么严肃地听着,西村则已经有点心不在焉了。
  刘星野低头看了看资料。他把资料放下,抬起头来,摇了摇手里的缸子,又吹了吹冒出来的热气, 问道:“亚美小姐,你进屋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是这样吗?”
  “是,那些是高桥君需要的资料。”
  “你进屋后,除了看见密码本外,当时桌上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中野亚美抬头想了想,回忆说,“我当时只记得看密码本了,没注意其他东西。”

  “在你们几个人的陈述里都提到,在高桥的办公桌上有一个文件袋。”
  “对,对,我想起来了,是有一个文件袋。”
  “你说你在一点多的时候去办公室,看见高桥和犬养浩两人各拿着一个酒杯,他们两人当时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的,愉快?高兴?”
  “看上去似乎很融洽,好像在谈论什么高兴的事。”
  刘星野放下手里的资料。“他们以前经常来往吗?”
  “不算很频繁的那种,时不时会见上一面。”
  “是高桥去找犬养浩次数多,还是犬养浩找高桥次数多?”

  中野亚美想了一下。“我想应该是犬养浩来找高桥君的次数多。”
  日期:2017-11-10 10:05:30
  “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高桥君每天下班都很晚,由于我们这里工作的特点,高桥君很少能准时下班,如果他去找犬养浩的话,可能时间太晚了,一般都是犬养浩在快下班的时候来这里找他。”
  “他们出去做什么?”
  “听高桥君说就是喝喝酒,聊聊家常什么的。”

  “请问,亚美小姐,据你了解,高桥龙一是否还有其他走得比较近的朋友?”
  “据我所知,和高桥君交往密切的人并不多,他和这里的人都是同事关系,走的不是很近,跟他走得近的都是老乡,大概有五六个人吧,而真正经常来往的只有两个人,一个就是犬养浩,另一个是藤村,他是陆军医院的医生。”
  “他们两个谁跟高桥来往更多?”
  “犬养浩,他经常来找高桥君,藤村来的次数不多,好像只有一两次。”
  “亚美小姐,你不觉得奇怪吗,犬养浩和高桥龙一这两个人会成为朋友?两个人完全不通过,高桥龙一是个理智、细致的人,而犬养浩是一个五大三粗的人,这两人交往,你不感到奇怪吗?”
  中野亚美摇摇头。“一开始我也挺奇怪的,不过,我听说他们是老乡,都是从札幌青森县的西浦村来的,可能是这种关系才让他们走得很近吧。”

  “那么,你是否知道这一次犬养浩为什么来见高桥?是他自己来的,还是高桥打电话叫他来的?”
  中野亚美摇头。“我不知道。”
  “高桥龙一和犬养浩在里面交谈时,为什么把门锁上了?按照你刚才的说法,他们两人似乎谈得很愉快,这种情况下有必要锁门吗?”
  中野亚美再次轻轻摇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锁门,我只知道当门打开时,高桥君已经死了,而当时屋里只有犬养浩一个人。”
  刘星野换了一个话题,继续问:“亚美小姐,高桥喜欢喝酒?”
  “是的。他喜欢喝红葡萄酒,每次喝得不多,但经常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