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谍战与推理结合的小说——惊蛰》
第27节

作者: 刘默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多田小声地告诉刘星野,自从高桥死后,电讯处的人都不允许回家,白天工作,晚上则被带到宪兵队,随时接受问话,他们被这样扣下已经三天了。刘星野心想,难怪这里的氛围如此压抑。
  在走廊走过的时候,刘星野注意观察了两边科室的牌子,发现这里有两个电讯室,四个译电室和五个密码室,规模如此庞大,是一个完整的电讯中心,难怪有人说这里的电讯中心可以和关东军总部的相媲美。

  一行人走到走廊尽头的办公室门口,两个持枪的宪兵守在那里。刘星野注意到高桥办公室左侧的第一个办公室是处长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敞开着,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军人,显然是处长藤原的秘书。女秘书看着他们走过,表情有些发呆。办公室里面还有一个套间,那里才是藤原的办公室。处长办公室在高桥龙一办公室的旁边,可见,高桥在这里的地位。
  多田和那两个宪兵说了几句。宪兵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高桥龙一办公室的门。
  多田说高桥的钥匙全部已经被封存了,他手中的这把钥匙是高桥龙一的助理中野亚美的,这个房门只有这两把钥匙可以打开。
  几个人走进屋里。
  日期:2017-11-08 09:43:26

  刘星野打量着这间大概是哈尔滨机密最多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和其他的办公室没多大区别,只是房间宽敞多了,是一般办公室两个那么大。屋子一边是一张厚重的核桃木的办公桌,上面的文件已经收走了,办公桌后面靠墙右边是一个大文件柜,柜门锁着。墙角有一个保险柜。在办公室的另一边摆着两个沙发,中间是一个茶几,靠墙有一个小柜子。
  多田指了指墙角的那个保险柜,说机密文件和密码本都放在那里面,只有高桥一个人有保险柜的钥匙,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开保险柜的密码,因为密码是他自己设计的。
  刘星野走过去,蹲下来,观察保险柜。他拉开保险柜的门,里面是空地。他心中暗想,那天密码本被放在桌上,显然不是高桥拿出来的,如果是犬养浩拿出来的,他又是怎么知道保险柜的密码的?
  刘星野问野岛:“野岛君,那天,你们检查现场的时候,保险柜的钥匙还插在锁孔里?”
  “是的。是高桥的钥匙,只有他有保险柜的钥匙。”
  刘星野站起身,来到屋子中间。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把屋子看了大半天。在进这间办公室之前,他已经根据特高课的现场调查报告,把屋里的一切都印在脑海里了,现在他所做的就是把脑海里的东西和实际的现场做一下核对,尤其是一些他觉得需要重点关注的细节。
  刘星野走向屋子的另一边。他并不没有在沙发前停下来,而是直接走向了沙发后面的那个小柜子。上层的玻璃柜分成几格,有一格里摆着几瓶红葡萄酒,盘子里摆着两个高脚杯。其他几格里摆着小工艺品。
  “你们进来就这样?没人拿走什么东西?”刘星野指着柜子里的东西问。
  “没有。”野岛回答。
  刘星野这才走到两个沙发前,那天高桥和犬养浩就在坐在上面喝酒。两个沙发中间的茶几上放着两个高脚杯和一瓶剩下不到一半的红葡萄酒。
  他指着左手边沙发问:“高桥就是坐在这张沙发上死的?”

  “是。”多田说,“他当时已经僵硬了,身体挺直了,但没有从沙发上掉下来。”
  “氰**。”刘星野说。
  “是的。毒性很强,立刻致命。”多田点点头。
  “你们在高桥龙一的身上发现了一把枪?”

  “是的,插在他背后腰带上。标准配置,电讯处每人一把,这个部门比较敏感,所以要配枪。”
  “他死的时候,茶几上有两个酒杯,半瓶酒,还有一个药瓶,但药瓶是空的?”刘星野拿着现场报告问。
  “没错。那瓶药是胃舒片,高桥有胃病,每天都要吃药,早中晚各一次。显然,凶手把氰**放在胃舒片的药瓶里,高桥以为是胃药,就吃下去了,结果丧了命。”
  “其他的药瓶在哪?”

  “在那边。”多田带刘星野到核桃木的办公桌后。他打开一个抽屉,里面散乱地放着几个药瓶。刘星野弯下腰,翻了翻里面,发现药瓶都是空的。他拿起一个药瓶,仔细地看着上面贴着的说明。
  几个人看着他,谁也没出声。
  刘星野站起身,看了看厚重的办公桌。现在桌上除了一个电话外,什么都没有。
  “当时桌上有什么?”
  “除了办公用具外,还有词典,剩下的都是文件。据高桥龙一的助手中野亚美讲,高桥在桌子的一角总是摆着一小摞文件,这是他每天必须要过目的。”
  刘星野翻了翻现场报告,问:“你们在勘察现场的时候,发现这张办公桌上还放着一个厚文件袋,里面是美欧等国的电讯资料?”
  “是的。”多田说,“据中野亚美讲,是高桥要她带去的。”
  刘星野继续翻看资料。“据中野亚美说,她进来后,看见桌上摊开一个笔记本,她发现是密码本。你们赶到现场时,是否看见密码本在桌上?”
  “没有。据中野亚美说,当她发现桌上是密码本后,马上把密码本拿起来,并掏枪对准了犬养浩,她退到门口喊高桥被杀了,大家赶来后,她马上把密码本交给了藤原处长。所以,当我们来到现场的时候,桌上已经没有密码本了。”
  “原来如此。”刘星野说。
  日期:2017-11-09 09:39:48
  电讯处的小会议室现在成了调查组的临时问讯处,刘星野他们四个人一排坐在会议桌的一侧。
  第一个进来的是中野亚美。
  刘星野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高桥龙一的女助理是个典型的日本女子,娇小玲珑,眼睛很大,留着一头短发,穿着军装,不过和其他人一样,脸上带着些许疲惫。
  刘星野示意她坐在会议桌对面的一侧,然后,他低头看着现场报告。现在的调查完全由刘星野一个人来进行,野岛和西村只是来监督的,多田更多的则是提供帮助,在刘星野低头看报告的时候,其他三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刘星野抬起头来,开始问话:“亚美小姐,14日下午1点20分左右,你去了高桥办公室,是这样吗?”
  “是。”中野亚美点头。
  “你为什么记得怎么清楚?”
  “职业习惯。我们每次收发报都要登记时间,所以养成了做什么都看表的习惯,我们办公室的墙上就有一个挂钟。”
  “你为什么要在1点20分的时候去见高桥呢?有什么事吗?”刘星野问。

  “1点13分的时候,我们收到了一份电报,我想给高桥君送去。”
  “1点13分收到的电报,为什么要到1点20分才送?为什么当时不送?”
  中野亚美解释说,那天中午刚上班,大概1点过三、四分钟的样子,她拿着高桥要的资料去他的办公室,看见有两个宪兵站在门口了。她敲开门,看见里面高桥龙一和犬养浩每人拿着一杯酒,正在谈着什么。高桥走过来,让她过一会儿再来,他现在有事。中野亚美就回到了译电一室。在1点13分的时候,一个译电员把一份电报交给她,本来她要马上送给高桥,可是,当她走出办公室时,看见那两个宪兵还在门口站着,她就没有走过去,因为这不是一份急电,可以等一下再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