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谍战与推理结合的小说——惊蛰》
第26节

作者: 刘默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八年未见,甚为挂念。
  辗转颠沛,难尽一言。
  往日情景,时现眼前。
  今到滨江,望弟速联。
  表兄文天
  这条启事不长,却让刘星野一口气看了好几遍。
  他的心狂跳不止。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一遍又一遍地看着这条启事,每个字都不放过,好像这样就能从字里行间看出什么来。

  八年了!
  为了这条启事,他已经等了整整八年了!
  高中毕业那年,他在高中国文老师杜重文的介绍下,加入了组织,并按照杜重文老师的指示,于同年考入了哈尔滨丨警丨察学校,在去丨警丨察学校读书之前,他和杜重文老师见了一面,那也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正是在这次见面中,杜重文老师把惊蛰的代号给了他,并告诉他八个字,要他铭记在心:时刻准备,等待召唤。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和任何一个地下党人有过联系,只是在他每年生日这天,都会收到一份小礼物,虽然上面没有署名,但他知道,一定是杜重文老师送来的,他用这样一种方式告诉他,组织上没有忘记他。但是,在他去新京高等警官学校深造这一年,却没有收到生日礼物,紧接着,他听到了杜重文老师牺牲的消息,这时他也第一次知道了,原来杜重文老师就是哈尔滨地下党的领导人谷雨。从那以后,他完全成了一只离群的孤雁。在此期间,他也曾多次绝望过,认为组织上可能已经把他忘记了,每到这个时候,杜重文老师的话就会在他耳边回响:时刻准备,等待召唤。他就是靠着这八个字支撑着,一直坚持到了今天。

  现在,他曾经以为再也不会出现的启事,终于出现了。

  他再次把启事看了一遍。
  这些字对他来说,既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熟悉,是因为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想起这些字;陌生,是因为这是第一次,不是在他的脑海里见到这些字。
  没错,这条启事和杜重文老师当初设计的一模一样。抬头、落款和中间的格式,这些都不能变,四字一句,一行两句,一共四行。启事上唯一可以变化的是数字,在启事里必须要有一个数字,这个数字必须和他等待启事的时间相符。这个启事里有 “八年未见”四个字,这个“八”字,正好和刘星野等待了八年相符合。
  毫无疑问,这个启事就是发给他的。
  刘星野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他总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

  “来二两酒。”他向伙计招呼道。
  伙计把酒送来。
  对面坐着的一个老头笑了。“小伙子,驴肉火烧加老酒,这也能行?”
  “这酒不是给我的,”刘星野说,“是给你的。”
  老头一脸惊讶。
  日期:2017-11-07 09:10:56
  刘星野回到特高课的临时办公室时,感到浑身是劲,眉宇间掩饰不住兴奋的神情,西村看了感到有点奇怪。
  “刘桑,你吃了什么好东西,这么兴奋?”
  “驴肉烧饼。”因为不知道怎么把火烧翻译成日语,刘星野把驴肉火烧说成驴肉烧饼。

  “驴肉?”西村吃惊,“那也能吃吗?”
  这时,野岛和多田走了进来。他们已经说好了,今天下午去司令部电讯处调查,于是,几个人出发了。
  上车后,多田给了他们每人一张蓝色的通行证,说这是调查小组专用的特别通行证。刘星野打开一看,发现有效期只有三天,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多田君,你认为三天时间能查到什么呢?是不是有点短了?”刘星野问坐在前排的多田。
  多田转过身来。“三天时间的确太短了。”
  “为什么不多给几天呢?”
  “我们也想多要几天,可是,军部方面不会同意。”说着,多田看了西村一眼。
  坐在刘星野旁边的西村说:“再多几天也查不出什么来。再说了,军部同意也没用,总部不会同意的。”
  “多田君,你认为这样的调查有什么意义吗?要这三天有什么意义呢?”刘星野继续问道。
  多田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松本课长坚持要进行这次调查,可能有他的道理吧。”
  刘星野知道自己不能再问下去了,再问下去可能会引起多田的怀疑。不过,从多田的回答里,他确信一点:对松本来说,重要的不是调查的结果,而是调查带来的这三天时间。可是,松本为什么需要这三天时间,他觉得值得琢磨琢磨。
  这时,一个人牵着一头驴迎面从他们车边走过。
  西村看着驴问:“刘桑,你刚才吃的就是这个?”
  刘星野点头。
  “这能吃吗?”西村问坐在旁边的野岛,“野岛君,你吃过驴吗?”
  “吃过。”
  “好吃吗?”

  “好吃。”
  西村对这种说法半信半疑。
  刘星野凑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吃驴肉能滋阴壮阳。”
  “真的?”西村立刻来了精神。
  刘星野故作神秘地点点头。
  西村也低声说:“刘桑,你在哪儿吃的,下次也带我去吃好不好?”
  日期:2017-11-08 09:37:51
  日军的重要部门大都集中在市中心,司令部离特高课也不远,所以,坐车很快就赶到了。
  刘星野曾经路过这里几次,但从来没有进来过。他看着高大肃穆的俄式建筑,心里默默地想:这里就是哈尔滨敌人的心脏。刘星野突然想到那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大寒,不知道此时此刻,大寒是不是也在里面。

  司令部的进出非常严格,尽管他们几个都拿着特别通行证,可是不管是进大院的门,还是进大楼的门,都要进行登记。这里每一个楼层,每一条走廊门口,都站着持枪的卫兵,不同部门之间走动,也都要进行登记。
  几个人来到四楼。楼梯左边的走廊是情报处,右边的走廊是电讯处,在电讯处走廊门口站着两个卫兵和两个宪兵,平常这里只有两个卫兵,因为出了高桥龙一的案子,这里变得戒备森严,又调来两个宪兵站岗。几个人在核对证件、登记完成后,这才走进了电讯处走廊。
  走廊很深,刘星野注意到走廊尽头的墙上有一个门,门口站着两个持枪的宪兵。
  “那就是高桥龙一的办公室,”多田说,“也是这里最大的办公室。”
  刘星野来回看了看,说:“从这里看过去,虽然看不清那边门口那两个卫兵的脸,但是,可以看清那边发生了什么。”

  多田也看过去。“不错,那边发生了什么,这边可以看得很清楚。”
  “那天,在这边值班的两个卫兵看见了什么?”这个问题,刘星野是问野岛的,因为他前几天调查过这里。
  “他们什么都没看见。”野岛面无表情地说。
  几个人朝走廊深处走去。
  整个电讯处笼罩着一种冷清、沉闷的气氛,走廊里静悄悄的,完全没有一般办公室常有的那种嘈杂、活跃的声音,每个人说话都是压低了声音,好像生怕声音高一点会被墙壁吸走了一样。在走廊里走过的人,也是脚步匆匆。这里看不到有人闲聊,好像每个人都在做事,但却感觉不到忙碌,所有人的脸上都没有笑容,都是一副情绪低落的样子。他们一行人从每个门口走过,里面的人都会停下手里的工作,或者停止说话,抬起头,默默地看着他们,有人目光里带有恐惧,有人目光里则是敌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