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03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认识,怎么了?”
  佟雪回答的很痛快,没有一丝犹豫。
  而我却很惊讶,心中五味杂陈,
  “你怎么会认识他?”
  “他是我朋友的丈夫,我怎么不能认识?”
  “朋友?哪个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有些激动,我一连问了她三个问题。

  “陈默我们分开了二十个月,这个时间里,我们都在各自的生活圈里,我认识了谁,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又怎么会知道?”
  “不对你应该早就认识他了。”
  我是有理由这么说的,齐宇给我那张卡的那天,正是佟雪跟我分手的那天,这也就代表着,他们在那之前就相识。
  “呵,我有骗你的必要吗?”佟雪反问道。

  是啊,她根本没有骗我的必要。
  可这一切又都说不过去。
  “我还想什么啊,我认识齐宇大概是在三个月之前的事情,他跟我朋友举办婚礼,那个时候正好是我跟你们公司开始合作。”
  “那你有没有给别人在建行开过户?”
  “你怎么知道?”这下轮到佟雪震惊了。
  “给了谁?”我没有回答,而是接着问她,因为我知道真相近了。
  佟雪不解道:“就是给我那个朋友啊,她在建行有过不良的信用记录,所以就让我帮她办了一张卡给她用了,怎么?”
  原来这才是真相,不是她跟齐宇之间有什么很深的交集,只是当初她为了帮助她的朋友而已!

  而她的朋友,在那个时候应该是齐宇的情人,毕竟齐宇之前才跟张瑶离婚
  北京真他妈小,这种小概率的事情都让我碰到了!
  我深吸一口气,问道:“你那个朋友是谁?”
  “就是你今天在深海里看到的那个。”
  “她叫什么?”

  “你问这个干嘛?”佟雪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她开口问道:“问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或事做什么?”
  “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闻声,佟雪赌气似的说:“那抱歉,我也不能告诉你。”
  “佟雪,别闹。”
  “我没有闹,天知道你要做些什么事情,如果危及到了她,我该怎么面对朋友?”
  “我能做什么危及她的事情?”

  “那你就告诉我啊。”
  我沉默了,该不该告诉她?
  一个硕大的问号划在我的脑海里,如果告诉了她,那么无法避免的就要提到张瑶跟齐宇的过去,这些东西,在没有征得张瑶同意的前提下,我应该告诉她吗?毕竟这些都涉及了。
  可我不跟她说的话,佟雪又不会告诉我她的朋友是谁。

  “怎么,不能跟我说吗?”
  “不是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说而已。”
  “我对你没有隐藏,你却对我隐藏?”佟雪笑了两声,问道:“陈默,这就是你最后告别时的态度吗?”
  扪心自问,无论对她还是对张瑶,在这两段感情里,我大部分时候都是坦诚的,可偏偏这件事情,无论对她们俩谁,我都无法做到坦诚。
  张瑶不会让我插手进博瑞的纷争里;佟雪在知道我的目的之前,亦是不会说出她朋友的名字
  本来,我们是要用一个有仪式感的方式来告别,可我在知道那些真相之后,就深知自己现在还没法跟佟雪斩断关联。
  不是我舍不得,因为我知道随着一段感情的开始,就意味着上段感情的终结,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辜负,唯独自己的心跟胃不可以,
  它们都很小,也很脆弱,只能吃下健康的东西,也只能去爱一个人。

  我该怎么去跟佟雪说?
  虽然我跟张瑶走到了一起,但我们毕竟也只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她的过去,不论带着什么目的,我都不能跟别人提起,那时的她是那么的可怜,她的那些事情,不该是一种谈资
  可佟雪还在等着我的答复,诚然,倔强如她,在我不把事情说清楚的前提下,她也不可能将她朋友的信息告诉我。
  深吸一开口气,我终于开口对她问道:“你信我吗?”
  说过不想上到牌桌去赌博,可难免的,我还是要去赌一次。

  这,就是一场赌博。
  如果她信任我,那么,我就有了纠察到底的底气,把她朋友的那些信息都了解,然后取得一些证据,最终利用起法律的武器,去给董舒菡他们制造一些麻烦
  如果佟雪不信我,那以上的那些假设,都将失去意义。
  她开始沉默。
  等待中,我给自己续上了一支烟,看着猩红的烟火,我忍不住会想,幸好明天是周末,不用去上班,不然让张瑶闻到了,又将是一件足够让我死亡的事情。

  在这支烟燃到三分之一的时候,佟雪给了我答复。
  “我没有理由不信你,同样的,我也没有理由去信你。”
  她幽幽说道:“陈默,我开始觉得你陌生了,不是我原来那个熟悉的男人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你,直觉告诉我,你过问的这件事情,将会威胁到我的朋友。
  我已经错过一次了,你觉得我还会再错一次,不信自己的直觉吗?”
  佟雪如果是用别的理由推诿,那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地去说服她,唯独,她用了一个让我无话可说的理由,直觉,恐怖而又让人无奈的直觉。

  这个夜晚里,她已经说过不下三次,我变了我又真的变了么?除了学会拒绝她之外,我认为自己并没有变。
  我倒是觉得她变了,变得敏感,变得脆弱,也变得不像我当初认识的那个女人了
  吧嗒吸了一口烟,待我将烟雾吐出之后,无奈的笑道:“你的直觉,真的很可怕你觉得,它准吗?”
  “我已经错过了一次,吃到了亏,你觉得我还会出错吗?”
  “你这是将问题又推给了我。”
  “跟你在一起那么久,别的东西我或许没有学会,但是诡辩这一套,我还是学到了皮毛的。”
  她在笑,笑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将还在燃着的香烟丢在地上,用脚狠狠的碾灭,就像踩着不堪的自已一样“你在哪,我们见一面吧。”
  “怎么,你觉着我们见面之后我就能告诉你吗?”
  “不只是有些事情唯有当面才能说清楚而已。”
  佟雪犹豫了片刻,还是报出了一个地址,一个我万没有想到的地址。
  “坐地铁,七里庄,我在那边的地铁口等你。”
  七里庄是六里桥的下一站。
  从我这边到那儿,只需要不到二十分钟。
  她应该是住在那里的。
  佟雪说过,当初分开的理由,只是为了跟我彻底分开所找的理由,这也就意味着,出轨不存在,那个愿意在三环给她买房子的男人更不会存在
  猛然间,我记起了之前几次,我跟佟雪提到那个不存在的男人时,她所表现出的样子那时候我以为她是厌恶,是逃避。
  现在看来,她只是怕她自己暴露自己的谎言而已。

  此刻,我反倒很希望会有那么一个人的存在,这样我就不会如此这般的难受了。
  现在不到夜里十点半,我拿着一部手机,一盒香烟,还有刚刚买烟时剩下的三十七块钱,乘坐地铁赶到了七里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