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谍战与推理结合的小说——惊蛰》
第19节

作者: 刘默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铃木借着怀疑犬养浩,把宪兵队和特高课的功劳一笔抹去的说法,让特高课的人怒火中烧。
  松本立即反唇相讥:“铃木君不要忘了,犬养浩杀了很多中国人,即便其中有普通老百姓,但那也是中国人,在中国人眼中,他就是一个刽子手。犬养浩队长所杀的中国人,比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多,他可是上了地下党和军统黑名单的人。这样的人会是卧底吗?地下党会要这种人吗?如果连这样的人都是卧底,那么,是不是说在座的诸位都有可能是卧底呢?”
  铃木冷笑起来:“犬养浩获得的每一个情报,都可以拯救抗日武装几百甚至上千人的性命,而给帝国造成数百甚至上千士兵的损失,如果为了更大的目标,而牺牲一些小的目标,这也没有什么可让人惊讶的。”
  “荒谬。”松本轻蔑地摇头,“即使是在帝国的情报机关里,也干不出拿自己人的血来换情报这种事。铃木君,你把地下党看得太简单了,别忘了,当你认为别人愚蠢的时候,可能愚蠢的正是你自己。”
  日期:2017-10-31 09:27:29
  铃木气得暴跳如雷,一拳砸在桌子上。“那么,松本君认为谁才是大寒呢?如果不是犬养浩,难道是高桥龙一?不要忘了,高桥龙一曾经破译了地下党的密码,给地下党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这样的人会是地下党卧底吗?
  “军部情报处已经获悉,地下党和军统滨江工作站对高桥龙一最新编制的密码都非常感兴趣,近期可能会采取行动。如果高桥是地下党卧底的话,那么,地下党根本不需要采取任何行动,因为密码就是高桥编的。但是,事实情况是,在那间办公室里,死去的是高桥龙一,活着的是犬养浩,胶卷和相机就在他身上,请问松本君,这怎么解释?”
  铃木的话击中了松本的软肋,让他无法辩驳。
  铃木趁胜追击,他继续说:“我认为犬养浩接到了地下党的命令,要他搞到高桥龙一最新编制的密码本。我们知道,犬养浩经常到电讯处找高桥龙一,这一点其实很让人奇怪,两人虽然是老乡,可是两人的脾气、气质完全不同,怎么会聚到一起呢?现在看,犬养浩完全是有意识地接近高桥龙一,目的就是为了得到我们的情报。

  “那天,他来到高桥龙一的办公室,在他采取行动时,可能被高桥龙一发现了,于是,他用氰**毒死了高桥龙一,偷拍了密码本,可是,他的运气不够好,还没等他离开,就被高桥龙一的秘书撞上了。”
  松本立刻抓住铃木话里的漏洞反击他:“铃木君,你根本不知道那天在高桥龙一的办公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刚才所说的一切不过是你的臆测罢了,什么我认为呀,可能呀,运气不好啦,在案件调查中使用这样的词语是可笑的。在没有搞清楚案情的情况下,单靠臆测,就匆忙地下结论,即便在一般的刑事案件里,也是不恰当的,而在如此重大的案件里,这么做更是不严肃的,也是不能接受的。”

  两个头目吵得不可开交,其他人又纷纷加入进来。双方又是一阵你来我往,舌剑唇枪,互不相让。
  在此过程中,哈尔滨情报机关的头目、K机关的机关长田烟雄介一直正襟危坐,阴沉着脸,表情严肃的听着双方争来吵去。他是此次会议的主持人,也是这些人当中军衔最高的,但是,他却一言不发。
  田烟雄介也是有口难言。
  他作为K机关的机关长,肯定是偏向特高课一方的,可是,他又不能不做出公正的姿态,何况,在这个案件里,犬养浩是凶手的证据确凿,即使他想替特高课说话,也多少有些底气不足。可是,另一方面,他对铃木大佑这方面的咄咄逼人非常反感,希望特高课杀杀他们的威风。在这种场合下,争论的双方都明白,即使理输,气势上也决不能输。在这种情况下,田烟雄介只要开口,不管他说什么,铃木这帮人都会认为他是在拉偏架,所以,他只能选择闭口不语,只是,随着双方争吵的不断升级,他的脸色也愈发阴沉了。

  日期:2017-10-31 09:34:34
  最后,他终于一摆手,制止了双方的争吵。
  “好了,诸位,不要再吵了,再吵下去,除了浪费时间,没有任何意义。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被总部训斥是免不了的,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对我们双方都是丢脸的事。现在我们应该做的,就是要查明事情的真相,而不是在这里轻易地下结论,更不是一味地争吵。”

  会议室里一下子静下来。
  “在座的有没有什么好主意?”田烟雄介问道。他的目光一一打量过去。
  没人吱声。
  不过,刚才的争吵显然还没有过去,这些人喘着粗气,互相看着自己的对手,好像现在只是暂时休战,马上就要进入下一轮争吵了。
  田烟雄介生起气来。关东军总部一天十几个电话打过来,向他催问调查结果,让他心急如焚,可这些混蛋对此却毫不在乎,在这里吵得不亦乐乎。

  田烟无奈,把头转向坐在他旁边的一个干瘦的小老头。“吉田顾问官,对这个问题,你是怎么看的?”
  吉田光一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头,穿着一件紫色的和服,在一群穿着黄色军装的人中间,显得格格不入。他是哈尔滨市政府的高参,同时也是K机关和哈尔滨司令部的顾问官,他是一个中国通,田烟对他很尊重。
  吉田清了清嗓子。
  “咳咳,我认为你们双方说的都有几分道理。我并非赞同松本课长的说法,但我认为他所说的,要查清楚办公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观点是有道理的。同样,铃木处长的观点也没有错,现场证据表明,高桥之死和犬养浩有着明显的关联。可是,三天前的那个下午,在高桥龙一的办公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座的诸位,没有一个人可以回答出来。我认为只有在真正地了解了,那天在那个办公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后,我们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另外,要想证明犬养浩就是地下党的卧底大寒,还需要其他更强有力的、明确的证据。但是,到目前为止,能够证明犬养浩是大寒的证据,我们一件也没有发现,我们有的只是一个让人看不清真相的密室,在大量的事实尚未查证的情况下,单凭一个尚未解释清楚的密室毒杀案就轻易地下结论,证据并不充分。

  “我认为只有做到了以上两点,才能对这个案子有一个全面的、正确的认识,可是,遗憾的是,对于这两点,我们哪一点都没有做的。”
  吉田顾问官的话让双方都心悦诚服,连田烟也频频点头,觉得这位老朋友看问题切中要害。
  “请问顾问官阁下,对于如何查清楚上述两个方面的问题,你是否有什么想法呢?”田烟问道。
  “这样的调查,如果让你们双方中的任何一方单独进行,恐怕另一方都不会信服,理想的方式是你们双方联合调查,但是,你们双方现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样子,恐怕在联合调查过程中也是争吵多过调查,所以,这种方式也是弊大于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