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谍战与推理结合的小说——惊蛰》
第18节

作者: 刘默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满贵一听就急了。“几位警爷,我求你们了,我一家老小还等着我拉车吃饭呢,今儿早上到现在,我还一粒米没沾过呢。我求你们,让我把车拉走吧,咱穷人家耽误不起啊,那份子钱越欠越多,啥时候才能还的起啊。”
  刘星野从口袋里掏出30多块钱,放到李满贵手里。“这些钱你先拿着,对付对付些日子再说,不够了再找我要。”
  按当时的物价,30块钱基本可以养活一个有五口人的普通家庭,李满贵家里人口虽多,但是,他们的社会层次更低,消费要求也更低,这些钱也足够一家人过一个月了。
  李满贵拿着钱,激动得不知说啥好了,最后想起给刘星野鞠躬。他一连鞠了几个躬,嘴里说:“谢谢这位警爷了。”
  刘星野要他先回去,有消息就通知他。
  李满贵刚裂开嘴笑,又犯愁了。“那份子钱咋办呢?”

  他看着手里的钱,好像在计算得扣除多少份子钱,最后自己还能剩多少。
  孙德胜一拍他肩膀。“满贵,你放心吧,车在我们这里这些天,车行不会要份子钱的,你这是在配合我们查案。”
  “车行会听吗?”李满贵有点担心地问。
  “当然会。我们会给车行打电话,告诉他们情况,车行一定会听的,如果不听,那就等着关门吧。”
  李满贵走后,孙德胜说:“这条线索跟没有差不多,到哪找那个偷车的人去,那不是大海捞针吗?星哥,小岛纯子那边怎么样?”

  刘星野叹口气:“还是不开口,不知道她在怕什么,还得再等等。”
  日期:2017-10-30 09:42:21
  茶庄里,柳伯钊正和一个茶客聊着茶经,老常风尘仆仆地从门外进来。柳伯钊只是看了老常一眼,没动地方,继续聊着茶经,直到客人离开后,他才从后门走了出去。
  进入后院,老常刚要开口,柳伯钊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不要在这里说话。两人随即走进柳伯钊的书房。
  “老常,怎么样,打听到什么消息没有?”
  “也不多,”老常说,“不过,这次打听清楚了,三天前在日军司令部里确实死了一个人,就是译电专家高桥龙一。”
  柳伯钊心里咯噔一下。
  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大寒曾经说过,随时做好除掉高桥龙一的准备,因为高桥龙一是最有可能识破其身份的人。现在高桥出事了,难道大寒真的动手了?
  老常继续说:“有的说高桥是被枪打死的,有的说是被刀捅死的,还有的说他是被毒死的,什么说法都有。日军司令部对这个消息封锁得很严,但是,不管这么说,死的的确就是高桥龙一。”
  “他们是否抓住了凶手?或者,他们怀疑什么人了吗?”
  “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据说,高桥死的时候,办公室是锁着的,屋里只有他和另外一个人。那个人,老板,打死我也猜不到,居然是宪兵队长犬养浩。”

  柳伯钊脸上显出惊讶的神色。“这消息确切吗?”
  “这也是咱们的人打听到的,不知道是否确切,好像都这么说。”
  “犬养浩?”柳伯钊小声地念叨着这个名字,皱起了眉头。
  老常观察着柳伯钊的神情,发现柳老板在听到犬养浩可能是凶手时,似乎不那么吃惊。
  老常试探着问:“老板,你说犬养浩会是大寒吗?这家伙杀了我们多少人,都上了咱们的黑名单了,这种人能是咱们自己人吗?他们会不会是狗咬狗啊?”
  柳伯钊抬起头看着老常。
  老常马上明白了,赶紧说:“老板,那我出去做事了。”
  大寒是哈尔滨地下党最核心的机密,在柳伯钊面前,不要说议论,连提都不能提。老常是柳伯钊的交通员,负责联络,传递情报,但是,他所接触到的人也是交通员,至于那些情报从哪里来的,由谁提供的,他一概不知。有的情报只需经过一次传递,有的则需要经过几次传递,大寒的交通员根本不知道自己每次传递的是大寒从日军司令部里搞到的情报。这些保密措施是必不可少的,也是用鲜血换来的。

  老常离开后,柳伯钊开始在屋里踱步,脑子里思考着这一新的情况。
  犬养浩单独和高桥龙一在一起,如果这一情况是属实的,这意味着什么呢?他知道高桥龙一和犬养浩是同一个村的老乡,两人经常在一起,那天下午,犬养浩为什么要去高桥龙一的办公室?难道和平常一样,只是去看老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导致高桥死在了办公室?犬养浩会是凶手吗……
  柳伯钊感到眼前的信息还是太少,无法对情况做出一个准确的判断,但是,他又必须做出判断,因为这关系着大寒的安危。必须得尽快搞清楚日军司令部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以及敌人是如何进行调查的,可是,这些情况能从什么渠道获得呢?现在,在敌人内部,我们的卧底很有限,能深入到日军司令部的只有大寒一个人,除了大寒,还有谁能打听到这些消息呢?

  柳伯钊在屋里转着圈,脑子里转着这些念头。这时,他想到了一个人。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未必管用,紧接着他又想到,在现在这种时候,即便有一分希望,也不能错过……
  他立在原地,权衡了一会儿,最后下了决心。
  他来到桌前,拿过一页稿纸,坐下来,拿来一支钢笔。他回忆了一下要写的内容,这才旋开笔帽,开始在稿纸上写了起来。
  日期:2017-10-31 09:22:15

  高桥龙一死后的第三天晚上,在日军司令部的大会议室里,军部情报处和K机关特高课的人围绕着高桥之死,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
  以铃木大佑为首的情报处的人认为,犬养浩就是毒死高桥龙一的凶手,他就是隐藏在他们内部的内鬼,也就是代号大寒的地下党奸细,而以松本彰二为首的特高课的人则认为,现在案情不明,认为犬养浩是地下党卧底,还为时尚早。
  双方吵得面红耳赤,各执一词,相持不下。
  一阵舌剑唇枪过后,其他人都偃旗息鼓了,这场争论变成了这两个部门的头目之间的直接交锋。

  特高课长松本说:“在哈尔滨,谁不知道宪兵队长犬养浩对反日分子从来都不手软,他抓住的抵抗分子不下数百人,亲手打死的也有几十个,用反日分子的话说,他是双手沾满了烈士鲜血的刽子手,像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地下党呢?”
  军部情报处处长铃木大佑则抓住当时办公室里只有高桥和犬养浩两个人这个事实不放,说如果不是犬养浩毒死了高桥,那又会是谁?在犬养浩身上发现了密码本的胶卷,这还不是铁证如山吗?他接着指责松本查处地下党不利,军部情报处早就查到地下党大寒已经打入他们内部,但是,特高课却迟迟查不出来,致使他们的很多机密被泄露,多次军事行动没有取得进展,使得军部多次受到关东军总部的申斥。

  “地下党卧底就在我们内部,这是不容辩解的事实,”铃木说,“多次泄密事件表明,这个大寒已经深入到我们的核心阶层,所以,他一定是一个有着特殊身份的人,而犬养浩就完全符合这一身份。他表面上对地下党毫不留情,恰恰是为了掩饰他作为核心卧底的身份。松本课长刚才说他抓获了数百抵抗分子,其实,在座的诸位都知道,这些被抓的人中,绝大部分都是普通老百姓,这其中到底有多少是真正的抵抗分子,有多少是真正的地下党,现在我们都得打个问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