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谍战与推理结合的小说——惊蛰》
第17节

作者: 刘默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农行看着掉在地上的东西,心疼得直跺脚。
  小孙问:“东西咋办?”
  “一个人扛一个,好不容易弄到的,不能就这么丢了。”李大个说着,扛起一个箱子就跑。

  小孙扛起另一个,刚跑两步,一颗子丨弹丨打在他腿上,小孙一下子摔倒,箱子飞出去。
  “李大个!”赵农行扶着孙大车,看见小孙受伤,赶紧喊前面的李大个。
  李大个回头看见小孙倒在地上,立刻跑过来。他把小孙扶起来,想一只手扶着小孙,另一只手扶着扛在肩上的箱子,可是做不到,结果箱子和小孙都摔在地上。
  这时候,周俊已经跑回来了,见状吼道:“李大个,你要那箱子干嘛,救人要紧!”
  “这些东西咱们好不容易才弄到,不能就这么丢了。”李大个也跟着吼。
  周俊回头甩了两枪,打倒一个追击者,另一个吓得立即趴下。
  “李大个,你再耽误时间,咱们连人带货全都得撂这儿了。”周俊又冲着赵农行喊,“老赵,你赶紧下令吧。”
  赵农行看着一车的东西,忿忿地一跺脚。“李大个,别管箱子了,扶着小孙,撤!”
  周俊一边朝后开枪,一边要他们往林子里跑,他来断后。
  等伏击的人追到翻倒的马车旁时,赵农行几个人快跑进林子了。
  领头的喊:“快追,他们受伤了,跑不了多远。”
  不过,这帮人的心气追到了马车这里时,已经没多少了。三十几个人倒在地上直喘气。领头的气急败坏地踢踢这个,踹踹那个。
  “起来,赶紧追。”
  不过,这个起来,那个倒下。
  领头的马上喊:“弟兄们,打死一个赏100大洋,活捉一个赏200大洋。快追啊!”
  有钱能使鬼推磨,二十几个人爬起来,追了上去。
  日期:2017-10-29 09:53:49
  这时,赵农行几个人已经跑进了林子,周俊一个人躲在树后掩护。这会儿,周俊可以从从容容地瞄准了,他知道这几枪一定要打中,才能镇住这帮人。
  啪地一声枪响。
  追在最前面的一个人仰面倒下。后面的人吓得全都趴下。一个人爬过去,看见那人额头正中有一个窟窿眼。
  领头的刚才也跟着趴下,这会儿,见状大叫:“弟兄们快上,他就一个人,大家别怕。”
  话音未了,一声枪响,他的大皮帽子被打飞了,吓得他赶紧抱着头,贴在地上。

  就这样,周俊一把枪把这些人压在地上抬不起头来,等其他从旁边包抄过去,树后已经没人了。
  领头的爬起来,说:“弟兄们,快追,他们受伤了,跑不了多远,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大家快追。”
  不过,他的手下都不愿意再往前追了。
  领头的叫王彪子:“王彪子,你带人去追。”
  王彪子苦笑着说:“科长,咱们这帮弟兄在城里抓人行,到了山里就不灵了,你瞧这会儿功夫,死了三四个,挂彩了五六个,咱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啊。这帮人是窜老林的,枪法太他妈的准了。”
  领头的听了直叹气,嘴里念叨着,这他妈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几个人往回走。
  一个手下把一个箱子盖撬开,发现里面满满登登都是药。
  “科长,是白货。”这家伙惊喜地叫着。
  王彪子也笑了。“这么多白货,这一趟没白跑。”
  领头的勉强笑了笑。“他妈的,本来是要大赚一笔的,结果大头跑了,只赚了个小头。”
  这时,一辆爬犁跑过来。马小宽和李顺从爬犁上走下来。刚才的情形他们都看见了,但他们假装不知情。
  “恭喜科长,”马小宽走过来说,“这一仗大获全胜。”

  “什么他妈的大获全胜,人都跑了。”王彪子骂骂咧咧的说。
  “啊——”马小宽两人显得十分惊讶,“跑了?”
  “不过,货留下来了。”
  马小宽看见地上的箱子。“那也是大获全胜啊。”
  马小宽这么一夸,让领头的也高兴起来了。
  “是他妈的大获全胜了。这一次你们立了大功,那些货里有你们一成,”领头的一指掉在地上的几个粮食口袋,“这些粮食也给你们了。”

  马小宽和李顺裂开嘴笑了,这笔洋财没少赚。
  领头的指着地上的血迹说:“你们看见没,他们是带着伤走的,其中一个还是重伤,估计走不快,你们两个人缀上他们,看看他们去哪了,这活儿你们最拿手了,回头向我报告,又是大功一件。”
  马小宽两人对望了一眼。
  他们在心里说,你们这么多人都拿不下对方,我们两个跟去,不是送死嘛,再说那帮人对反跟踪最在行了,留下的痕迹都是蒙人的,跟着跟着,就会跟到陷进里去,弄不好连命都丢了。不过,这两人见风使舵惯了,心里想着一套,嘴里说着则是另一套。
  马小宽拍着胸脯说:“科长,你放心吧,交给我们兄弟了。”
  日期:2017-10-30 09:26:37
  下午,刘星野回到办公室,孙德胜报告,他查金鼎车行的车夫李满贵,在案发前一天丢了一辆黄包车,他已经把李满贵带来了,正要带他去看那辆车是不是他的。
  上午,刘星野再次去医院看望了小岛纯子。这次,无论他说什么,小岛纯子总是一言不发,让刘星野也无可奈何,他只等小岛纯子的态度发生变化。听说找到了黄包车的失主,刘星野自然希望能得到一些线索。

  李满贵是个中等身材的车夫,看着很壮实,穿着一件打着几个补丁的旧棉袄,面相憨厚。几个人带着他去证物库,李满贵一眼就认出是他的黄包车。他快步走过去,激动地摸着黄包车的车杆,上下打量,好像见到失散多日的孩子一样,他围着黄包车前后左右看,看看是否有什么地方破损了。
  据他说,几天前他在安定街拉车,看见马路对面,一个老太太为了躲一辆装满了士兵的汽车摔倒在路边。军车开过去后,他赶紧跑过去把老太太扶起来,哪知道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的黄包车不见了。有人告诉他,是被一个大个子拉跑了,他赶紧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追过去,不过,那个小偷连人带车早没影了。
  “这可是俺一家老小吃饭的家伙什,这几天俺是吃不下,睡不好啊。干俺们这一行的,拉一天活,才能挣一天饭钱,一天不拉活,家里就揭不开锅。”说着,李满贵伤心地留下眼泪。
  刘星野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只能叹气。
  “俺那两个孩子今晚就断顿了,几个大人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更别提还要给车行交份子钱。”李满贵补充道。
  车行把车包给车夫,每天不管出不出车,拉多少活,份子钱一定要交,交完了份子钱,剩下的才归车夫。有时候,车夫跑了一天,连份子钱都交不够,自己一分钱没得,反倒欠了车行一笔钱。所以,车夫这活儿不能停,甭管刮风下雨,还是冰天雪地,每天都得出车,每天都得跑,还不能少跑,车夫每天都得从自己的脚下,把一家人的吃食给跑出来。
  但是,同情归同情,案子还是案子。
  刘星野说:“满贵啊,这车暂时还不能还给你,这是物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