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谍战与推理结合的小说——惊蛰》
第14节

作者: 刘默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另一个女人说:“哎呀,这位大哥,瞧您说的,您不做咱们的生意,您咋知道这几位大哥也不做呢?”

  咣当一声。
  张大个霍地站起身。他刚才正洗脚呢,这一起身,一只脚踩在地上,另一只脚把洗脚盆差点踢翻了,半盆水洒在地上。
  他吼道:“要你们滚就滚,听不懂人话啊!”
  这声吼像平地起炸雷一样,把两个女人吓得花容失色,转身狼狈地跑了出去。
  两人进了马大宽的屋后,气呼呼地坐下,拿手帕当扇子扇,半天没说话。
  “怎么了,这是?”马小宽问。
  “他们不是男人。”一个女人气呼呼地说。
  “嘿嘿,甭问,人家压根没搭理你们。”
  一个女人哼了一下。“不正眼看我们的,都不是真正的男人。”
  马大宽心里说,正眼看你们才不是什么好男人呢。不过,这话他没说出口,只是瞥了一眼马小宽,转头问她们到底怎么回事。
  两个女人把刚才的情形讲了一遍,马大宽打听得很细,问每个人看到她们进来是什么表情。听完后,马大宽要她们离开。两人起身,一个女人朝马小宽比划手势,意思叫他和她们继续打牌,输了往头上贴纸条,马小宽比划脱衣服,意思是谁输了谁脱衣服。
  马大宽看了,心生不快,嗓子眼儿嗯了两声,两个女人赶紧离开了。
  “哥,这帮人到底是什么路数?”
  “身手不凡,带着家伙,车上有货。”
  “胡子?”
  “住店不大吃大喝,不近女色,有这样的胡子吗?”

  “也许因为他们带的东西金贵,怕节外生枝?”
  马大宽摇摇头。“胡子是怕事的人吗,身上有功夫,手里有家伙,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扬长而去,胡子怕过谁?再说了,胡子不会往山里运粗粮,胡子也不会不喝酒不吃肉。胡子见了女人,那就像饿狼见了肉一样,嘴没上去,眼睛可都放着光呢,可人家没一个正眼瞧那两个骚狐狸的,这也是胡子的作风?出手寒酸,我看是因为他们生活艰苦惯了;运粗粮,是因为他们那边缺粮;不搭理骚狐狸,是因为他们都是正人君子。把这几条都摆出来,你说他们会是什么人?”

  马小宽一听,眼睛立刻瞪圆了。“操,大哥,他们不会是关云天的人吧?”
  “我看八九不离十。”

  “哎呀,没想到啊,这寒冬腊月的,咱爷们儿却遇到肥羊了。这种生意咱爷们儿可有段时间没做了。”
  “这种生意哪能天天有,三年不开张,开张就能吃三年。这一趟,连人带货都值老鼻子钱了,咱们得赶紧进城报信去,来他个人财两得。顺子,你马上跑一趟。”
  李顺答应一声刚要走,又被马大宽叫住了。
  “不行,我跟你一起去,这么大的事,非得我亲自跑一趟不可。老二,今晚你们给我盯紧了,千万别让点子滑脚了。你别老跟那几个骚狐狸鬼混,这是正事。我们半夜准回来,记得把后门给我们留着。”
  日期:2017-10-27 09:31:37
  夜里,K机关长田烟雄介的办公室里还亮着灯,他在听取特高课长松本的汇报。松本坐在桌前,说现在的情况对犬养浩很不利。
  田烟雄介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一边听松本汇报,一边翻看着报告,他的目光停在在一页上。他抬起头问:“在犬养浩的衣服口袋里发现了一个微型照相机,里面的胶卷冲洗出来后,发现是高桥龙一编制的最新的密码本,是这样吗?”
  “是的。”松本回答,“那个密码本当时摊开在桌上。”
  “那还有什么疑问了,犬养浩就是那个地下党的内线大寒。”田烟把报告扔到桌上,“他自己是怎么解释的?”
  “他说他被下药了,醒来时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种说法毫无可信性。那么,他是被人下药了吗?”

  “在他的酒杯和唾液里都没有发现麻丨醉丨剂的成分,反倒是在高桥的唾液里发现麻丨醉丨剂的成分,而且在犬养浩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小瓶使用过的麻丨醉丨剂。不过,奇怪的是——”
  “是什么?”
  “我们没发现那个有麻丨醉丨剂成分的酒杯。”
  “哦,这是怎么回事?”田烟皱起眉头。
  “可能是犬养浩用酒把杯子洗过,喝下去了。”

  “这就更说明他就是凶手了,就是地下党的卧底大寒。这还有什么疑问吗?”
  “这……”松本犹豫了一下,“从表面证据看,的确对犬养浩十分不利,但是,从他一贯的表现来看,说他是地下党的内线,很难让人相信。”
  在哈尔滨的军警宪特里面,对中国人最凶残的当属宪兵队。那些为日本人卖命的中国人,即使是最铁杆的汉奸,在对待同胞时也不能不有所顾忌,他们心里清楚,想要完全被日本人信任是不可能的,如果再没有中国人支持,他们根本混不下去,他们身边可以信任的人都是中国人,如果对其他中国人太凶残了,这些身边的人会心寒。但是,宪兵队就不同了,他们是侵略者,对中国人毫无怜悯之心,说打就打,说杀就杀,尤其是宪兵队长犬养浩,更是这方面的急先锋。他不仅带头抓人,而且,还喜欢亲自拷打犯人,光在他的酷刑下死去的人就不知有多少。像这样的人会是地下党,即使是田烟本人也不会相信。

  但是,他没有选择。

  长期以来,军部和K机关之间就存在着很深的矛盾。K机关凭着他们的独特地位,常常凌驾于军部之上,引起军部的不满。尤其是在大寒出现之后,这种矛盾就愈加突出了。由于频繁出现泄密事件,负责调查的特高课认为,在军部隐藏着地下党的卧底,暗指军部应对泄密时间负责。军部对此则坚决予以否认,他们认为这些泄密事件的发生,恰恰说明特高课在打击地下反抗组织方面工作不利。双方互相指责,都在推卸本方的责任。

  后来,越来越多的情报证实,在日军司令部内部确实存在着一个代号叫“大寒”的地下党卧底。就像这个代号一样,大寒的确给日军带来了彻骨之寒,让他们寝食难安。这个结果让K机关大大地扬眉吐气了一回,哈尔滨日军司令部则受到关东军总部的申斥,在K机关面前算是结结实实地输了一阵。但是,K机关的日子也没因此好过多久,关东军总部要求他们尽快查出大寒,可是,几个月过去了,特高课的调查却毫无收获,机密情报照样被泄露出去,结果,这回受到总部申斥的变成了K机关。

  因此,每次只要一发生泄密事件,军部和K机关之间必定打起口水战,双方互相指责,互不相让。这一次,高桥龙一被毒死,犬养浩成了唯一的嫌疑人,而宪兵队归特高课领导,特高课又归属于K机关,这样一来,泄密的一方变成了K机关方面,而不是原来所认为的军部方面,军部方面好不容易得到这样一个把K机关踩在脚下的机会,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大肆鼓噪,说犬养浩毫无疑问就是他们找了很久的地下党卧底大寒,犬养浩的暴露表明,以前所发生的泄密事件,完全是由于特高课追查不利所致,追查不利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地下党的卧底就在他们中间,责任完全在K机关一方,此前对军部在这个问题上的种种指责都是不恰当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