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谍战与推理结合的小说——惊蛰》
第13节

作者: 刘默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中年人问:“掌柜的,我们的房间——”

  “已经安排好了,”马大宽赶紧说,指着一个伙计说,“你们跟着他走就行。”
  马大宽注意到,三个人各抱起一个箱子跟着那个伙计离开了,那个中年人和车把式留了下来。车把式拿着鞭子,站在马车旁。
  马大宽朝李顺一使眼色。李顺悄悄地使了一个绊子,最后那个抱着箱子的人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当心!”马大宽赶紧上前,一伸手,假装抱住那人,却趁机抱住了箱子。李顺也假装从背后扶住那人,趁机摸了一下他的腰里。
  “怎么回事?”中年人赶紧过来。

  “没事,这位小兄弟差点摔了。”马大宽说,“这里黑灯瞎火的,地又滑,这鬼天气。对不住了,老几位。”马大宽发现被他扶住的这个人很年轻,可能连20岁都不到。
  中年人小声地责怪那个年轻人:“你倒看着点啊。”
  那三个人把箱子放到屋里后,留下一个人看着,另外两个人出来,和中年人一起把车上的袋子轮流扛进屋里。
  车子卸空了,马大宽跟他们一起进屋。“老几位,想吃点什么?”
  “都这点了,还有饭吃?”中年人问。
  “当然了,到了大车店还能让客人饿着肚子?咱这里的规矩,啥时候客人想吃饭,咱就给客人开火。”
  借着屋里的灯光,马大宽把几个人都打量清楚了:这个中年人个子不高,有点谢顶,另外三个都比较年轻,那个30多岁、脸上都是胡子茬的车把式,这会儿还在外面,忙把马从车套里解出来。这几个人身上都透着一股机灵劲,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而且警惕性很高,尤其是那个拦住李顺的年轻人,一双眼睛不停地打量着马大宽和他的伙计。
  马大宽接着说:“当然了,这寒冬腊月的,老几位也知道,咱东北也没啥好吃的,几位就将就着吃吧。”
  中年人也没征求其他人的意见,开口道:“出门在外,哪有那么多讲究,那就来个醋溜土豆丝,蘑菇炒鸡蛋,水煮大白菜,再来一碗酸菜汤,五碗米饭。”他看了看那个大个子,“六碗,六碗米饭。”
  “呦,够素的,老几位赶了那么远的路,不整点荤的?猪肉、牛肉、狗肉、羊肉,咱样样都有,还有鱼呢,不来一条尝尝?”
  “别费那事了,掌柜的,做起来挺费劲的,天色不早了,咱们肚子也饿了,就想着早点吃饭。”
  “要不这样吧,我这里还有点狍子肉,现成的,热一下就可以吃了,一点也不耽误时间,不知道老几位觉得咋样?”
  中年人爽快地说:“行,就来点狍子肉,不过,要多放辣椒,越多越好,越辣越好。”
  “几位不喝点酒?这大冬天的,喝点酒暖暖身子。咱这里没啥好酒,就是附近齐家烧锅酿的高粱酒,味道一般,就是够劲,大冬天喝一口,心口火辣辣的,不知道啥叫冷了。”

  “酒就算了,”那个中年人一摆手,“掌柜的,饭菜能不能快点上?”
  一个伙计送茶水进来。
  马大宽说:“放心吧,老几位,马上就得,几位先喝口茶,暖和暖和,饭菜说话就到。”
  马大宽回到屋里,还没坐稳,就急忙问李顺:“顺子,怎么样?”

  日期:2017-10-26 10:51:27
  “硬邦邦的,腰里是真家伙。那家伙还是一个练家子,一般人不会切人手腕,甭问,一看就练过八卦掌。”
  “看来挺扎手啊。”马大宽靠在椅背上琢磨起来。
  “掌柜的,箱子里是什么货?”李顺问。

  马大宽摇头。“不好说,挺沉的,肯定是好货,没看他们都先顾着箱子嘛。对了,拐子,后面那几个袋子里是什么货?”
  那个瘸腿的伙计刚才一直提着马灯站在马车旁,他说:“是粮食,有一袋是高粱米,我闻到味了,我捏了一下,下面有一个袋子好像是杂合面。”
  “这是什么路数,走私粮食的?”李顺说,“不对啊,走私粮食也不应该走私高粱米、杂合面啊,应该走私大米才对啊。”
  马大宽琢磨了一下,叫李顺去把二掌柜马小宽叫来。
  李顺来到马小宽的房里,看见他正和四个女人玩做一团呢。这四个女人是这里的暗娼,因为最近上门的客人不多,上门的大多又没什么钱,所以,她们也没什么生意,今晚,她们几个和马小宽打牌,马小宽脸上贴了好几个纸条,刚才他们为马小宽悔牌真真假假地吵闹起来。
  李顺走过来,跟马小宽说大掌柜叫他去一趟。
  “等着,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们。”马小宽嘻嘻笑着,跟着李顺离开了。
  马小宽一进来,马大宽就埋怨他:“老二啊,不是我说你,整天跟那几个娘们在一起,有什么出息,有时间干点正事。”
  马小宽大咧咧地坐在一把椅子上。“哥,瞧你说的,这大冬天的,有啥正事啊,这整天闲着的,我再不去给她们浇浇水,她们几个就都蔫了。”
  “老二,现在就有一件正事。”
  马大宽把刚才的情形介绍了一下。
  马小宽立刻来了精神。“哥,你估计他们是哪路神仙?”
  “不好说。”

  “箱子里到底是白货还是黑货?”
  马大宽还是摇头。
  “不管是黑货还是白货,都是咱们爷们嘴里的吃货。”马小宽恶狠狠地说。
  “点子可扎手啊,个个都不好惹。”
  “怕什么,横竖不过是五个人,咱们自己就能对付,一副麻药下去,让他们全躺下。”

  “老二,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能在店里动手,这是规矩。这规矩要是破了,以后咱就做不成这生意了。”
  “那咱们马上报告吧。”
  “慢着,”马大宽举起一只手,“我还得试试他们。老二,你把两个骚狐狸弄过去,试探试探他们。”
  “行,这她们拿手,再没客人,她们下面都快长草了。”
  屋里几个客人风卷残云般吃完饭,一个伙计把碗筷收了,李顺又送来一壶热水。
  “老几位,烫烫脚,大冬天赶路,脚最受罪了,拿热水把脚一烫,就全都舒服了。”

  李顺留下水壶。他离开没多久,几个人听见有人敲门。
  几个人中最年轻的小孙过去开门,没想到门口站着两个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女人,还没等他开口,这两个女人已经挤进来了。小孙根本拦不住,因为这两个女人挺着胸口直冲他来了,小孙两手也不敢抬起来,只好后退。
  “你们是干嘛的?”赵农行问道。他就是那个中年人,此刻,他正坐在一把椅子上叼着烟袋杆儿抽烟呢。
  一个女人说:“我们是来伺候你们几位大爷的。”说着,这个女人走过来,就要往桌旁的一个凳子坐下来。
  那个身手敏捷的叫周俊,他脚下一勾,把凳子勾过来,让那女人落了空。不过,那女人满不在乎,转过来,就要往周俊身边坐。周俊一伸手,把桌上的水壶拎起来,差点碰在那女人身上,那壶里还有半壶水,滚烫滚烫的,吓得那个女人赶紧后退。
  赵农行说:“对不住了,二位姑娘,咱们赶了一天路,要早点歇了,就不耽误二位姑娘的生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