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谍战与推理结合的小说——惊蛰》
第12节

作者: 刘默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伯钊停下脚步。
  他忽然想到了那个尚未启用过的内线,是不是该到了启用惊蛰的时候了?他随即想到,八年没有启用他了,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如何?是不是还在坚持原来的信仰?虽然第一代谷雨对他非常器重,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人总是会改变的,尤其是在形势如此严峻的情况下。不过,柳伯钊马上又想到,第一代谷雨杜重文对惊蛰非常欣赏,曾说过“不到关键时刻,不要启用”的话,在告知下一任谷雨时,杜重文也只告诉了惊蛰的代号和启用暗号,却只字不提惊蛰的真实姓名,说明杜重文已经做了让惊蛰长期潜伏的打算。对于第一代谷雨,柳伯钊是非常钦佩的,对他的眼光,柳伯钊也是相信的,这是否意味着这个一直蛰伏的内线确有什么过人之处呢?

  柳伯钊拿出一根烟,没有点着。
  他继续想到,即便这个惊蛰还是我们的人,如果按照正常的发展,他现在应该在丨警丨察厅里做事,但是,从年龄上来看,他还比较年轻,未必能处在什么重要职务上,再说,丨警丨察厅对日军司令部的情况不会太了解,他也未必帮得上忙。
  不到关键时刻,不要启用……
  现在是否到了关键时刻呢?如果大寒真的暴露了,对哈尔滨地下党来说,那可是真正的关键时刻了,可是,如果事情不是这样呢?倘若这次的事件只是一次意外呢?日军司令部出事不等于大寒暴露了,在这种情况下,贸然启用惊蛰是否合适呢?
  这些念头在柳伯钊心头盘旋,迟迟拿不定主意。他看到手指上夹着的那根烟,还没来得及抽,已经被他捻成了两截。他把两截断烟扔到桌上。
  莫急,莫急。柳伯钊在心里对自己说,还是再等等吧。
  日期:2017-10-26 09:41:25
  哈尔滨西城郊,有一家叫双井的大车店。因为就坐落在城边上,交通四通八达,所以,南来北往的人,如果要进城的话,都愿意选择这里作为歇脚的地方。这里价格便宜,对那些没什么钱、只想要一个睡觉地方的人来说,这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里客人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有拉帮结伙的,也有单身客人,有从外地来跑买卖的,也有在本地做小生意的,有打把势卖艺的,也有卖假药的,卖唱的,卖笑的,打官司的,有要进城看病的,还有黑道土匪,甚至暗娼。这里有一溜可以睡十几个人的大通铺,也有为讲究的客人准备的套房,甚至还有为单身客人准备的单间。总之,这里就是一个大杂烩,什么样的客人都有,店家也就主随客便,客房牲口棚样样俱全。

  这里的掌柜是兄弟两人,哥哥老练沉稳,弟弟精明干练,手下七八个伙计,也都是手脚麻利之辈。这里虽然离城很近,大股的响马不敢过来,可零零散散的小股土匪就没那么讲究了,尤其是在饿急眼的时候了,俗话说:苍蝇肉也是肉啊。在这种土匪横行、抢劫成风的世道里,店里站着几个精壮汉子,多少让那些小毛贼心生顾忌,客人看了心里也多了一份安全感。
  这里是附近最大的大车店了,客人最少的时候也有二、三十人,多的时候有五、六十人。客人扎堆,也是一种从众心理,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即使遇上什么麻烦,也不一定落到自己头上,再说,比自己有钱的主儿多了。
  因此,虽然这里的客人以中下层为主,赚不了多少钱,可是五冬六夏的,这里的客人倒是源源不断,看上去总是比较热闹。
  这一天晚上,外面已经黑得像锅底了,晚饭早已吃过,大车店的账房正坐在大堂的柜台后面打着算盘,核对着这一天的进账。他发现今天的进账比前几日要低一些,这也难怪,前天晚下了一场中雪,一直下得第二天中午,只要一下雪,人们就不大愿意出门,大车店的生意自然要受影响。如今已进腊月,正是大车店生意萧条的时候,大车店的生意更多的是靠长期租住的客人支撑,不过,这些人大多是睡大通铺的,实在赚不到什么钱。

  账房打了一个哈欠。
  掌柜马大宽从后面走过来。来到柜台前,马大宽端起账本看了看,没有言语。
  “掌柜的,把大门关了吧,看这情形,今晚上大概不会有客人来了。”账房建议说。
  马大宽点点头,刚要开口,突然听到大门口传来马嘶车动的声音。

  两个人不由得对望了一眼,心里都在想:这么晚了,是什么客人上门呢?
  马大宽掀起厚厚的门帘,看见院子里来了一辆马车,两个伙计已经各提着一盏马灯迎了过去。车上装得满满的,用布盖着,不知道下面装的是什么。从马车上跳下几个人来。
  马大宽赶紧迎上去,一抱拳:“老几位,辛苦了。”
  一搭眼的功夫,他就看出,从车上跳下来五个人,其中一个是车把式。

  几个人从车上跳下来后,一边在地上跺着脚,一边朝手上哈着气。大冬天赶马车,脚不沾地,所以,冻得最厉害,蹦蹦跳跳,不仅可以让脚尽快缓起来,也可以让身子跟着暖和起来。
  见马大宽和他们打招呼,一个个子不高的人走过来,看起来他是这里领头的。
  “这位是——”
  伙计李顺赶紧说:“这是我们掌柜的。”
  那个小个子赶紧冲马大宽一抱拳:“掌柜的。”

  马大宽说:“看样子,老几位赶了不少路,到这里你们就算是到家了。”
  借着马灯,他看见这个小个子是一个中年人。“给老几位安排一间上房?”
  “不必了,普通套间就行了,出门在外,没那么多讲究。”小个子说。
  “那是,那是。”马大宽回头吩咐一个伙计,赶紧去准备一个套间。他看见马车夫把车上的盖布拉开,赶紧叫李顺去帮忙。
  李顺把马灯交给另一个伙计,走过去要帮忙,不过,那几个人中的一个年轻人已经和车把式一起把盖布拉开了。
  盖布一拉开,马大宽走上前去,迅速瞄了一眼。他看见马车前面放了三个木箱子,箱子挺大,但一个人可以抱起来,后面是一些大口袋,装得鼓鼓的,好像是粮食。
  李顺伸手要去抱一个箱子,一个手掌正好切在他的手腕上。李顺一惊,发现出手的是那个拉开盖布的年轻人。
  “不必麻烦了,我们自己来。”这个年轻人说。
  马大宽发现,除了那个中年人外,其他四个人看身形都是年轻人,其中一个是大个子,膀大腰圆,像一座铁塔一样结实。
  那个中年人也走过来说。“掌柜的,就不麻烦你的伙计了,还是让我们自己来吧。”
  “对,对,自己来。”马大宽知道,出门在外,很多客人不希望别人碰他们的东西,他冲着李顺说,“顺子,还不给老几位照着点亮?”
  那个拦住李顺的年轻人伸手去拿马车上的箱子,李顺假装要走开,一只手却摸向那人的腰间。哪知道那个年轻人反应非常机敏,马上一转身,顺手把李顺的手挡开。“你干什么?”
  “嗯,没干什么。”李顺支吾一声,从旁边一个瘸腿伙计手里拿过一盏马灯,“我给你们照着点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