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谍战与推理结合的小说——惊蛰》
第10节

作者: 刘默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真是中国人?”那女人问道,似乎不相信这一点。
  日期:2017-10-24 09:33:37
  这是她第一次开口说话。刘星野知道她的顾虑。在哈尔滨的一些部门里,有不少职务是由日本人担任的,这女人担心刘星野可能属于这种情况。
  “是的,”刘星野笑了笑,“我是货真价实的中国人。”

  或许是他的口音,或许是他的微笑,那女人也露出笑容,看来她相信他的话了。
  “纯子。”
  “哦?”刘星野没听清。
  那个女人小声说:“我叫小岛纯子。”
  小岛纯子,刘星野念叨了一遍这个名字。“纯子小姐,你是做什么的?”
  纯子的脸上略过一道阴影,眼睛也耷拉下来。

  刘星野赶紧转换话题:“纯子小姐,请你告诉我,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由于受伤的缘故,小岛纯子的声音不高,而且语速缓慢。据她说,昨天傍晚,她出门坐黄包车,没想到车夫把车拉到一个胡同里,他停下车,掏出一把刀要抢劫她。说到这里,纯子停下来。
  “接下来呢?”刘星野问,“纯子小姐,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那人跑掉了。”

  “跑掉了?他怎么跑掉了,他不是手里拿着刀吗?”
  纯子不吱声。
  “告诉我,纯子小姐,你做了什么?”
  纯子依然沉默。
  刘星野替她回答:“你朝他开了一枪,把他吓跑了,是不是这样?”
  纯子飞快地瞥了刘星野一眼,然后点点头。
  “你怎么会有枪呢,纯子小姐?”
  “是一个朋友送的。”

  “什么样的朋友?”
  这个问题再次让小岛纯子沉默下来。
  刘星野接着往下问:“纯子小姐,你是否认识那个车夫?”
  纯子立刻惊慌起来,赶紧摇头。“不,不认识。”
  “不认识?那他为什么要杀你?”刘星野逼问。

  “不,他没想杀我,他只是想抢劫。”
  “如果只是抢劫的话,看到你掏枪,他就会转身逃走,而不会把刀捅下去,事实上,如果不是你开了那一枪的话,那一刀就捅在你的胸口上了。”
  纯子惊叫了一声,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是不是牵动了伤口,还是不愿意再看到昨晚那可怕的情景。
  刘星野静静地等了一会儿。
  纯子依旧紧闭着眼睛,似乎在压抑着内心的痛苦。
  刘星野再次开口:“纯子小姐,我知道你认识那个车夫。其实他不是一个车夫,对不对?”

  纯子没有回答。
  不过,刘星野并没有停下来,他又抛出了一枚丨炸丨弹。“我知道,那个假扮车夫的人也是一个日本人。”
  听到这句话,纯子猛地睁开眼睛,扭过头看着刘星野,眼里满是惊讶。她不明白这个满洲国的丨警丨察怎么什么都知道。
  “他是个日本人,对不对?”刘星野问。
  纯子慢慢地点了点头,脸上仍然是一副无法置信的表情。
  刘星野附身过来,看着她的眼睛。“纯子小姐,你可以告诉他是谁吗?”
  纯子看着他,思考着,犹豫着,似乎在经历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慢慢地把头转开。

  “明白了。”刘星野叹了一口气,“纯子小姐,如果你想起什么,就告诉我,你要明白,在哈尔滨,我是唯一一个可以帮助你的人。”
  听到这句话,小岛纯子把头转过来,看着刘星野,目光中混杂了期冀、不解和犹豫。不过,片刻之后,她又把目光移开。
  刘星野知道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他站起身,刚要离去,又想起点什么,转过身来问道:“纯子小姐,你什么人需要通知吗?你现在受伤了,一夜没有回去,他们可能想知道你出了什么事,我们警方可以替你通知他们。”
  这一次,纯子把目光垂下,既没摇头,也没有点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

  从病房出来,何医生说既然小岛纯子是日本人,是不是把她转到日本人的医院去。
  “不。”刘星野说。他从何医生手里拿过小岛纯子的病历,看到姓名那一栏里是空白,他掏出钢笔,写上王霞两个字,又把病因一栏中的腹部被锐器所伤几个字划掉,写上胃绞痛。
  刘星野把病历交给何医生。“小岛纯子是一个重要证人,为了保护她,我给她取了一个中国名字,并且把她的住院原因也给改了。何医生,你再给她写一份病历。”
  “那医药费——?”
  “丨警丨察厅会付的。”

  刘星野吩咐守在门口的丨警丨察,注意是否有人来这里打听小岛纯子的下落。
  “尤其要注意有没有日本人来打听。”刘星野最后叮嘱道。
  日期:2017-10-25 09:29:47
  刘星野几个人坐车离开医院。
  几个手下议论,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是日本人。
  杜明辉问:“星哥,你怎么看出来那女的是日本人呢?”
  “那女人在被救后一直一声不吭,当时就引起了我的注意。在王医生诊所,她不开口,到了医院,她还不开口,连名字也不说,这就有点奇怪了。如果你们注意到她的反应,就会发现,她不是一个聋哑人,我故意把桌上那个缸子打掉,看见她和其他人一样,听到缸子掉在地上时的声音,打了一个哆嗦,说明她听得见。可是,听了我们的说话,她脸上常常露出迷茫的神情,我当时就感觉到,那女人听不懂我的话。东北话跟官话很接近,不管南方人还是北方人,都能听懂,一个并不聋的女人却听不懂我们的说话,说明她很可能不是中国人。如今的哈尔滨,日本人很多,所以,很自然地,我就想到她很可能是日本人,我就用日语问了她一句,结果她马上就有了反应。”

  “还是星哥厉害,日本话张嘴就来啊,”宋小毛说,“换了我们,不懂日语,怎么问也问不出来。”
  “还有一点,”刘星野接着说,“日本人说话有个特点,两个嘴角经常往下拉。其实,刚才那个女人几次想要说话,我观察到她的嘴角几次微微往下拉,但是,由于某种原因,她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这个特点,你们观察几次就会注意到,如果自己说几句日语,体会的就更深了。”
  几个人听了,都试着学起日本人说话来,只是不知道说的哪国语言,怪腔怪调的,惹出一阵笑声。
  李成有个问题不解:“星哥,那个小岛纯子为什么一直不开口说话呢?她是一个日本人,跑到中国的医院里住着算怎么回事,她干嘛不去住日本人医院呢?”

  “小岛纯子一直不开口说话,就是怕我们发现她是日本人。”刘星野说。
  “为什么?”
  “因为她怕会把她送到日本人的医院去,如果我们知道她是日本人,这案子就得交给宪兵队去处理,她一定会转到日本人的医院去。”
  李成问:“她就是日本人,为什么还怕去日本人的医院呢?”
  “这就是我估计那个凶手也是日本人的原因。”刘星野看了看车里几个手下,“因为凶手是日本人,如果小岛纯子住进日本人的医院里,凶手可能会查到她,但是,如果她躲到中国人的医院里,凶手想找到她,就没那么容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