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谍战与推理结合的小说——惊蛰》
第5节

作者: 刘默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医生歪着头,沉默起来,好像在回忆整个处理伤口的过程。
  “一句话也没说过?”刘星野既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问王医生。
  显然,这个情况引起了刘星野的注意,他又追问了王医生几句,王医生也没多少可补充的。最后,刘星野感谢了王医生的帮忙,吩咐手下送他出去。
  日期:2017-10-20 09:31:09

  王医生刚一离开,李成急不可耐地问:“星哥,你怎么知道那个女人手里有枪?”
  “掌心雷。”刘星野更正说。
  “是,掌心雷,星哥,可是你怎么知道她有枪的?”
  “对啊,星哥,您是怎么知道的?”其他几个丨警丨察也跟着问。
  刘星野端起缸子,发现里面没多少茶水了,就从桌上的茶盒里又加了一些茶叶,要手下续些水,几个丨警丨察争先恐后地抢过杠子,倒满后,恭恭敬敬地递过来。
  “星哥,您慢用。”
  刘星野美美地喝了一口茶,这才慢悠悠地说:

  “一个持刀的壮汉居然会被一个弱女子吓走,这种现象不正常。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有人帮忙,把凶手吓跑了,但是那些目击者却证实,当时现场除了受害者和凶犯外,没有其他人出来,而且,我也推断了,如果现场有人,凶手逃跑后,这人一定会留在原地,救护伤者,但是,当时胡同里只有那个女人,没有其他人,所以,我们可以判断,当时胡同里只有那个女人和那个动手的车夫。既然没有其他人帮忙,那么,把那个凶手吓跑的只能是那个女人自己。可是,一个受了伤的女人是怎么把一个壮汉吓跑的呢?这时我就想到,那个女人身上一定有什么东西制住了凶手。除了枪以外,一个弱女子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制住一个彪形大汉呢?况且,在现场和诊所也没发现那女人身上有其他东西,即使有其他东西,也挡不住一个持刀的大汉,但是枪就不同了,即使再弱小的人,只要手里有了一把枪,也足以让一个壮汉望而却步。

  “因此,一到现场,我就判断出那个女人手里一定有一把枪。你们还记得吗,刚才我询问当时在现场附近的每个人,他们是否听见其他声音,大家都说没听见,我就知道,那可能是一把小勃朗宁手枪,这种枪看上去和小孩的玩具枪差不多,10米开外根本打不准,可是在近身的情况下,同样是致命武器。那把枪不大,枪声也不够响,所以胡同外的其他人都没听见。
  “另外,你们注意到没有,那个女人伤口的位置很奇怪,为什么刀会刺在她的小腹上?凶手如果要吓唬她,挥几下刀就够了;如果要杀她,刺在胸口岂不更好?往小肚子上扎,算怎么回事?
  日期:2017-10-20 09:46:20

  “我想当时的过程可能是这样:凶手把车拉进胡同里,停下车,转过身来,持刀要行凶,但是没想到,那个女人却掏出一把枪来。他本想刺的是那女人的胸口,但是那个女人开了枪,打在他的右臂上,他胳膊一软,刀就扎偏了,扎在了那女人的肚子上。紧接着那女人又开了一两枪,凶手吓得扔下刀逃走。那个**注意到车夫跑动的时候,右手不够灵便,就是因为中枪的结果,只不过因为穿着棉衣,血没流到衣服外面来。”

  宋小毛举起一只手。“星哥,你怎么知道那女人后来又开了几枪呢?”
  其他几个丨警丨察跟着点头,一起看着刘星野。
  刘星野有点惊讶地看着他们。“这你们都不懂?女人在那种情况下,一定会乱开枪的,经常还是闭着眼睛乱开一气。咱们去的时候,那胡同里太黑,什么也看不清楚,明天早上,明辉,你带几个人去现场仔细搜查,一定会找到几个弹壳的,后面那几颗子丨弹丨不是打在附近的墙上,就是打在地上了。”
  杜明辉一口答应。

  刘星野吩咐把那几个现场的目击者都叫来,这次他只问了他们一个问题:在他们把那个受伤的女人送走的过程中,那个女人是否开口说过话?这些人互相看了看,又想了想,都说没听见她说过话,顶多哼两声。
  刘星野把脸转向那个主张把伤者送往诊所的**,她是第一个发现那个女人的,也是唯一一个和那个女人说过话的人。
  “我是和她说过话,可是她什么都没说,也没什么表示。”**说,“现在回想一下,那个女人一句话也没说过,我还以为她是疼得说不了话呢。”
  刘星野听了众人的话后,摆摆手,打发他们离开了。
  孙德胜问:“星哥,那个女人是否说话很重要吗?”
  “不知道,就是有点奇怪罢了。”
  杜明辉说:“可能她就是疼得说不了话。”

  刘星野说:“再疼再痛,医生问话,总该答两句吧,大声说不了,小声说总可以吧。再说了,一般人受伤了,总希望通知家人吧,什么都不说,这就有点奇怪了,除非……”
  日期:2017-10-20 11:01:44
  “除非什么?”杜明辉赶紧问。
  刘星野轻轻摇摇头。显然他想到了什么,只是现在还不想说。
  “除非她是哑巴。”宋小毛叫起来,看着刘星野,“她压根就说不了话,可能还是聋子,星哥,你说是不是这样?”
  “拉倒吧,又聋又哑,还是一个女人,家里人会让她一个人晚上跑出来?”杜明辉给他泼冷水。
  刘星野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发现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于是吩咐两个丨警丨察去买点夜宵,顺便给在医院值班的两个弟兄也带一份,吃完宵夜,就派人去换班。他估计这会儿手术已经做完了,让宋小毛给医院打电话问问。
  吩咐完,刘星野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起身,走出房门。他来到水房,打开水龙头,拿冷水洗洗脸。熬夜这种事对他早已是家常便饭,所以他并感到十分困倦,只是感到肚子有点空。

  刘星野回到办公室,听见宋小毛在电话里和人吵起来了。两个买夜宵的丨警丨察也回来了,几个人一边吃包子,一边看着宋小毛在那里吼叫。
  宋小毛气呼呼地撂下电话说:“这丫头片子也太没礼貌了,让她去查一下手术是不是做完了,就这点事,她就是不去,说什么就她一个人在前台,走不开,出事了怎么办。你们说,这叫什么事啊,现在的护士怎么都这么德性?”
  刘星野笑起来,拿起一个包子。“小毛,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大半夜的,人家前台小姐一个人正呆着没事干呢,刚好撞上你这么一位打进电话来,还不得抓住机会,和你唠唠家常,派遣一下寂寞。”
  其他几个家伙也跟着阴险地笑起来。

  宋小毛瞪大了眼睛。“原来这丫头片子逗了我半天,是拿我来消愁解闷来了。嘿,你说我这不是倒霉催的吗。”
  他看见大家在吃包子,赶紧问在哪买的。
  买包子的丨警丨察说:“干嘛呀,你还嫌这点不够塞你牙缝的,别说你了,那两个在医院守着的伙计都给预备好了。”
  “我不是那意思,我就想知道在哪儿买的。”
  “不远,出门左转,第三家王家包子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