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谍战与推理结合的小说——惊蛰》
第1节

作者: 刘默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17 09:34:00
  惊蛰
  刘默
  题记
  惊蛰不是节气的名称,而是一个人的代号。
  一
  哈尔滨,夏天。

  宪兵队大门口,被调离的特高课长告诉接替他的松本:“这座城市里最难对付的人叫谷雨,如果你没有征服他,你就不可能征服这座城市。”
  望着前任离去的背影,松本对身边的助手说:“这家伙就是一个十足的蠢货!”
  他转向眼前的这座城市,举起双臂高呼:“哈尔滨,我要征服你!”
  二
  1939年12月的哈尔滨,天寒地冻,北风呼啸。
  看到路边的吴记茶庄,那个年轻的丨警丨察停下了脚步,略微沉吟了一下,便走了进去。一个伙计赶紧跑过来打招呼,丨警丨察摆摆手,表示他只是进来随便看看,伙计连忙点头,说您随便看。
  这个丨警丨察身材高挑,看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穿着黑色的制服大衣,戴着警帽,脚上是一双擦得锃亮的大皮靴,看样子还是一个当官的。年轻的警官挨个打量柜台上摆着的一溜茶瓶,那里面放着各式茶叶,瓶壁上贴着标签。丨警丨察带着欣赏的目光一一打量着,不时捏起一撮,放到鼻子下面闻一闻,看样子是个爱喝茶的人。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走过来。丨警丨察回过身,打量了一下中年人,只见他穿着一身灰色的棉长袍,举止稳重,颇有些气度,就问道:“您是吴老板?”

  中年人微微一笑道:“我是这家店的老板,可不姓吴。”
  “可这招牌上写着吴记茶庄?”
  “我是不久前从吴老板手里盘下的这里,吴记这个字号在附近也算小有名气,所以过手后字号也没改。”
  丨警丨察的脸上显出原来如此的神情。“老板贵姓?”

  “免贵姓柳,风摆杨柳的柳,柳伯钊。”柳老板掏出一盒烟,向丨警丨察一让,丨警丨察摆摆手,说谢了,这让柳老板略微有点吃惊。
  丨警丨察又转过身打量起柜台里的茶叶来,没有回头说:“这里的货色还真不少,看来生意不错。”
  “哪里,哪里,兵荒马乱的,不过混口饭吃罢了。一看您这位警爷就是喜欢喝茶的,您挑几样中意的,小店奉送,算是刚开张的优惠。”
  丨警丨察转过身来。“奉送就不必了,柳老板刚才也说过,生意不大好,大家过得都不容易。”
  丨警丨察挑了几样茶叶,柳老板吩咐伙计包装好,看到丨警丨察掏出钱包时,他再次感到有些惊讶,这年月能遇到不拿不要的丨警丨察已经很难得了,不愿意占便宜,宁愿自己花钱的丨警丨察就更不少见了。他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眼前这位丨警丨察,发现他果然和一般的丨警丨察不一样,没有一般丨警丨察身上常见的那种飞扬跋扈的架势,脸上也丝毫不见那种见什么就想拿什么的无赖相,反倒是相貌端正,两道剑眉,更增添了一股英武之气,身材高挑,虽不魁梧,但非常匀称协调,举手投足之间显出一种训练有素的干练、冷静的气质。

  不贪不腐,不骄不躁,柳老板不由得暗吸了一口凉气,丨警丨察厅里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物,如果此人死心塌地为鬼子做事,倒可能是我们的一个劲敌。这时,一个念头突然闪过他的心头,莫非他就是那个人?不过,这个念头随即又被他驱走,他自嘲地想,这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

  柳老板把年轻的警官送出门口,警官彬彬有礼地请他留步。
  看着拿起警官离去的背影,柳老板再次为这个年轻人惋惜起来,可惜了他相貌堂堂,却甘做日本人的走狗,他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转身走进茶庄。
  柳伯钊,哈尔滨地下党的领导人,代号谷雨。上一个领导人奉命牺牲后,上级派他来这里主持工作,他前任的代号也叫谷雨。
  那个年轻的警官叫刘星野,是哈尔滨丨警丨察厅刑事科的一个小队长,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是长期潜伏的地下党,代号惊蛰,只不过他从来没有被启用过,一直处于休眠状态,而知道他代号的人,哈尔滨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谷雨。从第一代谷雨发展刘星野加入组织,到现在已经过去八年了,谷雨也已经换过三代,柳伯钊已经是第四代谷雨了,前面三代谷雨,两个牺牲,一个受伤被调离,他们从来没有唤醒过惊蛰,但他们都把这个秘密保存了下来。一年前,松本就任哈尔滨特高课的课长,这一年地下组织遭到严重损失,领导人谷雨牺牲,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柳伯钊才会被派到这里来的,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工作,哈尔滨的地下组织总算渐渐恢复了元气。

  柳伯钊和刘星野两人互相知道对方的存在,但仅限于代号,其他的情况则一无所知,包括他们双方的真实姓名。两人素未谋面,今天的相见只是一次偶遇。

  日期:2017-10-17 10:57:16
  第一部高桥密室案
  高桥龙一,哈尔滨日军司令部电讯处高级译电专家,被发现死在他本人的办公室里,当时办公室是从里面锁着的,屋里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宪兵队长犬养浩。难道这个血债累累的刽子手就是那个令日军头疼不已、代号大寒的地下党传奇卧底吗?
  一
  一个女人被刺,凶手却逃走了,那个女人却一言不发……
  “救命啊!”一个女人凄厉的尖叫声从胡同深处传了出来。

  此刻正是傍晚时分,路灯早已亮起,傅家甸胭脂巷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傅家甸这一片是哈尔滨有名的黑街,是个谁也不管的地方,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里却病态地繁荣起来,到处都是廉价的Ji院、酒馆、赌场、大烟馆。这里的白天和夜晚呈现出完全不同的两副面孔,上午各家店铺很少有开门的,只是到了下午,才陆续开张,整个街道显出一副懒洋洋的神情,只有那些卖苦力讨生活的人才不辞辛苦,站在寒风里不停地叫卖,间或有几个站街的**,怯生生的站在路边,冷漠的脸上看不到一丝血色。但是到了晚上,这里就变得异常热闹起来,所有的Ji院、酒楼全都开门迎客,叫卖声吆喝声猜拳声不绝于耳,到处灯火辉煌,全然一幅醉死梦生的画面。

  日期:2017-10-17 11:04:27
  和这种病态的繁荣相伴的就是不停地发生斗殴。在这里,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打架的借口什么都有,为了一个女人,为了显示自己的威风,有时甚至为了几块钱,为了别人多看自己一眼,甚至为了一句话,就可能把人给捅死了。这里的人对此早就见怪不怪了,遇到打架的事,大家不是躲得远远的,而是围起来看热闹,看到兴起处,还有人跟着好。更有好事者,在酒楼上居高临下,看得真切,几个人打赌,看下面谁能打倒谁,输者罚酒数杯,也算是助助酒兴了。总之,打架流血这类事已经成为这里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打完了,事也就过去了,就像风吹过一样,什么也没有留下,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该干嘛干嘛去,拉客的继续拉客,喝酒的继续喝酒,赌钱的继续赌钱。

  日期:2017-10-17 11:09: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