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66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说,历来广告都是美好的,现实都是苦涩的。我也不能就信了你一家之言。这样吧,我就代表消费者协会,亲自体验一下,免得日后坑害了消费者,让他们说咱们政府里没有诚信。

  陈九江还说,有些东西,有就是有了。没必要分出什么大小来。大的小的还不是一样吗,全是一个功能,一样的效用。
  富美丽说,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你要知道,每一件特色物品,都有她们对应的特殊技能,今天晚上,我就让你体验一下我的独门绝技吧。
  既然富美丽如此的热情,如此的真诚,陈九江自然是却之不恭的。于是就在浪花中摸爬滚打,洗面磨枪。将那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好处欣赏了个够。
  你还别说,富美丽的两个突出优点还真是异彩纷呈,密技连环。真是让人心旷神怡,让人流连忘返,更是让陈九江消除了心中的宿怨。
  富美丽说的对呀,归根到底,还是陈九江自己的错。人家富美丽不过是应和上命,对他进行了常规操作。即便是富美丽不做,什么张美丽,李美丽,王美丽,还是会去做的。
  总之扳倒他陈九江的命令来自上面,而不是出自富美丽的真心。要怨也怨他陈九江太过狂浪,送了领导一片绿油油的大草原。
  在一个晚上的曲径通幽,心连心,手牵手的深入沟通之后,陈九江收下了富美丽的卡,和富美丽达成了和解。自此之后,河西乡的陈氏力量,也就有条件的支持起富美丽来。

  秦长安最近很烦恼。作为男人即将步入中年,事业无成,居无大房,出无汽车,家庭琐事就缠腿而来。
  让他烦恼的首先是老婆每天无休止的索求,让他直不起腰板来。秦长安也真是纳闷,老婆过了三十五后,怎么好像突然觉醒了一般,不是拉着他上床,就是催着他让他交钱。
  秦长安很是气愤,她对老婆说,老婆呀,上床了要交钱,不上床也要交钱。就是小姐也不能这么着呀!再者说了,老子使的工资和你的月经一样,都是一个月才来一次。排量少就不说了,有时候还不按日期到。你老是催我有什么用呢?这么少的一点钱,你可得精打细算省着用呀。
  他老婆理直气壮的说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我的每张嘴你都要喂,还都要管饱。再者说了,谁家的田,谁家的汉子。你要是不想耕,多的是人排着队想呢。
  秦长安这下没话说了,憋屈了半天说道,老婆呀,即便如此,你也得省着点用呀,不说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就说家里的困难情况,你也该知道呀。
  老婆说,我是知道呢,可是你儿子的老师却不知道。老婆的话说的一点不假。秦长安两口子都不是大手大脚的人,两个人挣的那点钱,省吃俭用了半天最后都交到学校里去了。

  提起秦长安的儿子,那可是秦长安的骄傲。只要一说道儿子,他那张嘴巴就能乐的能歪掉。不是儿子长的帅,也不是因为儿子浓眉大眼最是随他,而是因为儿子的学习成绩好。
  其实,男人都是这样,当自己混不好的时候,就会把精力转移到儿子的身上,努力的为他打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想要让他今后能考上个好大学,然后出人头地。
  秦长安也不例外,作为石建昌最中意的秘书,当石建昌和司机被车撞成了肉夹馍之后,他就处在半下岗的状态。那段时间可真是难熬,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秦长安这个人虽然有才,但是他的命相不好,和得卢一样,会克主。
  这么一来,可不就没人敢用他了吗。不但如此,就连那印好了的副镇长的任命,都被收了回去。当时的县府办主任王贵云对他说:“长安呀,你可是咱们府办一等一的人才呀,咱们离不开你呀。在咱们府办青黄不接的时刻,可是得多支援一下咱们。”
  好么,这么一支援,秦长安就失去了副镇长的位子,呆在府办里朝九晚五的做起了文案。开始的时候秦长安也很生气啊,凭什么让我平白的牺牲掉一个副科的位子,来给你们帮忙呀。可是当他眼睁睁的看着科里的同事,兴高采烈的去顶了他的位子,他这才知道,这哪是帮忙呀,这是奉献呢。
  于是秦长安同志迷茫了,失落了,痛不欲生了。但是日子还是要过,不但要过,一天比一天更加的严峻起来。这时候秦长安同志才明白那句话——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以前跟着石建昌,那是吃香的,喝辣的,伸手就接卡,弯腰就拿钱啊。可是现在倒好,一个月中若是能混上一次酒席,就算烧高香了。更别说什么收礼,接卡了,一个月的死工资,连烟都抽不起。怎么办,那就戒烟戒酒带儿子。

  意志消沉,士气低落的秦长安将生活的重心转移到了辅导儿子的学习上来。你还别说,人家小秦同学还真是争气,这不,以全县第三的名次考进了县里最好的初中大河初中。
  大河初中原本是县一中的附属初中。当年吕栋梁为了拉动城南建设,将一中的高中部迁去了城南,在本部留下了初中。
  以全县第三名的成绩考进了大河初中确实是让人骄傲的,所以秦长安破天荒的在谢师宴上喝醉了酒。待到酒醒的时候,他才发现,上个初中可真不容易。
  开学伊始,又是书本费,又是学杂费,资料费,补课费这费那费交了一大通。这还不算,还要交学生服的钱。***,这哪是什么上学呀,简直是再砸钱玩啊。
  摸着干瘪的口袋,秦长安坐不住了,他去了大河初中找到了校长郝守倩。他说,郝校长,您看啊,咱儿子可是第三名考进来的呢,孬好得有点照顾吧。
  郝守倩扶了一下眼睛,慢条斯理的道:“秦秘,咋能说咱们不照顾你呢,你问问,哪个孩子没有收建校费呢?可是咱们照顾你,愣是免了你五百块呀。这你可不要不知足呀。”
  秦长安点点头道:“是有这么个情况,但是我可听说了,就咱们县府办的陆清明主任,他的侄子可什么钱都没交呀。”
  郝守倩在眼镜后面翻了一下白眼问道:“你是陆清明吗?”
  这话太伤人了,气的秦长安险些晕了过去。他真的想拍桌而起,给这个势利的女人一个大大的嘴巴子,但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不为别的,主要是为了儿子,其次也为他自己。
  人为什么会受辱,既是因为你的软弱,也是因为别人的强势。当然更重要的是,自己弄不清局势,坐井观天,自取其辱。自这之后,秦长安更加的失落,更加的消沉。他觉得生活就像北京的雾霾,刮起来的时候,真是看不见明天。
  秦长安骑着自行车,心里却想着儿子的补课费。这年底马上就要到了,上哪去找钱去呢。若是不按时交的话,儿子那个母老虎的班主任可不好对付呀。不说别的,据说班里大多的家长都送了礼,就为这事,那母老虎对自己可是阴阳怪气,左敲右打一个劲的暗示呀。好在儿子成绩好,要是不然,只怕早就发起针对性攻击了。
  日期:2018-03-23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