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6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秋菊将水壶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将茶杯拿出来洗刷一下,这才从柜子里拿出一罐茶叶,帮陈九江泡上了茶。秋菊说:“陈县长,您这里的茶具都是专门为您配置的新杯子,您尽管放心用。若是不喜欢的话,也可以通知我们再帮您买新的。”
  陈九江说,这就很好,无需再换,不早了,你还是去休息吧。
  即便陈九江如此说,秋菊还是忙里忙外的将房间再收拾一遍,才安心离开。
  陈九江躺在床上,美美的喝了一口茶,感叹道,怨不得当了官之后都喜欢住在宾馆里不想回家啊。这宾馆的服务真是太体贴,太到位了呀。家里的媳妇就算再好,能这么悉心的伺候你,即便是她能,你总也有个审美疲劳的时候呀,所以出来放松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陈九江一杯茶还没喝完,就听门上又传来了敲门声。陈九江心想,得,还真不禁夸,这又来了,还让不让人愉快的睡觉了呀。
  陈九江放下茶杯,刚将房门打开,立刻被两堆高耸的胸膛顶了回来。陈九江这才发现,门外进来的女人不是服务员秋菊,而是一个蒙头裹身的疑似中东妇女。
  不过从她那敞开的大衣领子里,陈九江一眼就认出了那对珠峰,这可是老搭档富美丽的专属标配啊。果然,摘掉帽子之后,富美丽那张粉嫩的笑脸就路了出来。
  富美丽关上房门,摘掉了帽子,笑着对陈九江道:“陈县长,您好。听说您上班了,我顺路过来看看您。”
  富美丽的态度让陈九江为之一愣,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之前想弄死我的是你,现在上门赔笑的也是你。这可真让人接受不了呀。

  陈九江冰冷的说道:“富书记,你只怕是走错房间了吧。”
  面对陈九江的冷酷,富美丽是逆来顺受,笑脸相迎,她优雅的脱下大衣,放在了沙发背上。然后陪着笑道:“陈县长,瞧您,还记着以前的仇呢。那可纯碎是误会呀。为了这误会,河西乡的老百姓,险些抓花了我的脸。您瞧瞧,这都是他们干的。”
  富美丽说着就敞开了她那本就有点大的领口,让陈九江瞧见了半个半球。陈九江瞧着她那雪白丨粉丨嫩的肌肤,依然冰冷的问道:“富书记,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呀?”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富美丽陪着笑呢,陈九江也不好将人就这么给推出去。不过看富美丽那架势,应该是来和解的了。
  这还真叫陈九江猜对了,富美丽确实是来签城下之盟的。现在的富美丽虽然是河西乡的丨党丨委书记,实至名归的一把手。但是工作起来并不顺心。
  不说别的,就是上次选举的时候,富美丽才恍然发现,原来自己真是老母鸡站在黄鼠狼窝里,举目皆敌啊。**个人大代表,除了自己和徐世英,全他妈投了陈九江的赞成票。
  可是这徐世英就是自己一伙的了吗?当然不是,那小子仗着是于向荣的前任秘书,在乡里居然想当土皇帝。平时没事的时候,更是对富美丽这个书记呼三喝四的,全然忘记了,谁是书记,谁是乡长。换个不知道的来河西,一准都会认为她富美丽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在富美丽的字典中,有一条铁律,那就是动什么,都不能动我的权力。书上说权力是公众的,是为人民服务的。但是在富美丽这里,权力首先是私人的,比那花蕊还私密,比那心灵还珍贵。只有私人的权力,才能体现出什么是奉献,什么是付出。
  如果我富美丽想付出,想奉献,自然会自己来,但是你徐世英却不能来抢。如果你不知好歹,乱伸出,那么你就是我的生死敌人。
  徐世英可不这么想,他心想,哥们是谁呀,是于向荣书记的秘书。大河县谁最大呀,当然是于向荣了,所以于向荣是老大,我是老二;于向荣是老天,我就是大地。别说是你富大胸,就是副县长又能怎么样呢,也不如老子厉害。
  要说富美丽的上面也是有人的,不说亲叔叔富春生,就说那知心的人儿何志章也是心贴心手牵手呀。可是解决起河西乡的问题来,也是眉头紧皱,忧心不已。何志章给富美丽的建议就是,你看看咱们国家大事,连港人都治港了,所以呀,河西的问题,还是要河西解决。

  富春生就更不用说了,他对富美丽说,叔叔我现在正在和陈九江交好,你那面可不能拖我的后腿呀。
  于是富美丽就想,怎么办呢,还是来找陈九江,道个歉,和解吧。
  可是道歉也是个技术活呀,就连歌里都唱了“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会换来没关系”。官场中最大的仇恨是什么,不是杀父之仇,也不是夺妻之恨,而是,挡人进步,拉人下马。这不,富美丽就占了最重要的一条,拉人下马。
  可是这也不能怨她呀,是陈九江先挡住了她的位子,她才不得已而为之呀。如果他陈九江不搞花边事情,顺顺利利的当上了副县长,那不就没有后来的事情了吗?所以说来说去,这是他陈九江咎由自取。

  可是道歉的时候你不能这么说呀,如果这样说的话,不用问了,扫地出门一定是陈九江接下来的动作了。
  我们小的时候,经常会犯错误,于是老师也会严肃的告诉我们要检讨,要道歉。当我们痛哭流涕,泪流满面,捶胸顿足的说,老师,我错了的时候,老师会说三个字——不诚恳。
  可是诚恳这种东西是放在心里的,难道你老人家有孙悟空一样的本领,可以到我的心中去看一看吗?如果真能的话,您老人家看见的必然是我满满的心酸泪啊。可是这时候,老师依然会说,不真挚。
  那么问题就来了,怎么样的道歉,才能让人觉得既诚恳又真挚呢?其实道歉真不真挚,诚不诚恳,不单是在心中,更重要的是在嘴上,在手里,在你的行动中。
  无论从心里还是外在,富美丽的准备都是充分的。她温柔的坐在陈九江的对面说:“陈书记,之前是我做的不好,所以这次是专门来道歉的。”

  陈九江斜着眼说道:“你觉得一句‘我不好’,就能算的上是道歉吗?”
  这还用问,当然不能。于是富美丽就伸出了她的小手,将一张卡放在了茶几的桌面上。她说:“陈书记,我是真诚的来说对不起的,您觉得这样够不够呢?”
  陈九江看了一眼那卡,依然摇了摇头道:“富书记,咱们可没有熟悉到能这样的程度吧。我看,你还是带着你的东西回去吧。”
  富美丽眼睛一眨,说道:“不熟悉不怕呀,那咱们今天晚上就赤诚相见,深入的沟通一番。这样一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就和谐畅通了吗?”
  说完富美丽就跨坐到了陈九江的身上,陈九江说:“富美丽,这样可不好吧。”

  富美丽道:“既然不好,你的手怎么还伸进了我的衣服呢。”
  陈九江说:“这可不怪我,是你靠的太近。”
  “若不是靠近你,又怎么能让你深入的了解我呢?”富美丽说着就展示出了她的独家武器。
  富美丽对陈九江说,这可是你一直惦记的两座大山,你可知道,为了让她们茁壮的成长,我在她俩的上面花费了多少的心血吗?每日按摩提拉,紧致爽弹,乳霜滋养,嫩白肌肤,才能粉嫩白皙永葆青春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