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6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这样的想法可一点都不对。这纯碎是拿着有色的眼镜看人,所以看到的都是他自己的心情。因为他陈九江满肚子的花花肠子,所以在他的眼中,所有的雌性动物,不是银殇就是色情。
  到了三号楼,立刻有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孩子迎了上来。那女孩虽然也是一身绛红色的制服,但是脸蛋和身板却不是门口大厅里的女孩能比拟的。
  石蕊见那女孩迎了上来,立刻介绍道:“秋菊,这位是陈九江副县长。房卡交给你,你带他去房间吧。”
  石蕊说完,冲陈九江笑着道:“陈县长,您跟着秋菊去就是了。如果有什么其他的需要,可以找秋菊,也可以给我电话,我一定随叫随到。”
  随叫随到是服务员专业术语,可是听到陈九江的耳朵中又变了颜色。他心想,这是不是明确的信号呢,是不是除了随叫随到以外,还会尽一切所能让客人满意呢。如果真的可以的话,眼前的这个秋菊倒是个不错的人选。

  秋菊从石蕊的手中接过了房卡,躬身对陈九江说道:“陈县长好,我现在就带您去您的房间。”
  陈九江的房间在四楼,两个人没有走楼梯,而是在秋菊的指引下乘坐了电梯。进了电梯,秋菊说:“陈县长,您站稳了,这电梯太老,启动的时候有点晕人。”
  陈九江说:“谢谢你的提醒,没事的。”
  陈九江刚说没事,不想那面秋菊的剧烈反映就来了。她弓着身,捂着嘴干呕了几声。陈九江连忙问道:“你没事吧?”心里却想,怪不得人家美女提醒我呢,这辉煌大酒店的电梯还真是神奇,坐一下就出现了怀孕一样的症状。若是坐的次数多了,是不是还能生个孩子出来呢。
  秋菊恶心了一会,没有吐出来,待平复了状态,这才小声解释道:“我没事,就是最近吃错了东西,坏了肚子。一会就好。”
  说着话呢,秋菊的脸却红的如那秋后的苹果,那美丽的臻首更是不敢抬起一分。可不是吗,这也太丢人了。第一遇见人家陈副县长,就差点吐在了电梯了,想想确是很尴尬的。

  陈九江听了秋菊的解释就乐了,心说姑娘啊,咱可是过来人呀。你说吃了坏东西不假,只是不见得是上面的嘴吃的吧。唉,这种事情也不注意,这下好了,肚子里存了货,嘴里自然是起了反映了。
  不过这是人家女孩的私生活,可轮不到他陈九江来管。所以他也只能口头上关心一下,让女孩子注意饮食,多做运动。这话和医院里的医生说的一样,谈不上是关心,也说不清是不是敷衍。
  但是听的人却很感动,毕竟这话是来自领导的,从那亲切和蔼的态度上就能看的出来,人家是真关心,而不是医生不耐烦的敷衍塞责。
  到了房间门口,秋菊停下了脚步,对陈九江说道:“陈县长,您来之前有位女士来过,说是找您的。只是您不在,她后来又走了。”
  陈九江哦了一声没有细问,就打开了房门。秋菊将房卡插在卡槽里,对陈九江说出了和石蕊一样的话,她说道:“陈县长,没别的事情,我先出去了,要是有事您尽管叫我。”
  陈九江说:“你去吧,我就是睡个觉,没啥大事。”

  秋菊走了之后,陈九江就想,这姑娘看着不大,按说还没有嫁人,咋就怀了孩子呢?现在未婚先孕的事情可不太多,陈九江也不敢去问人家。万一人家不是和对象有的,那岂不是尴尬了。想到这,陈九江的的思想又走歪了,他想,若不是她对象的,那会是谁的呢?是不是这辉煌大酒店里的套路真的和钱勇敢说的一样,到处藏污纳垢,处处狼狈*呢。
  陈九江在想孩子是谁的,人家秋菊也在想同样的问题,她扳着手指头数了又数,愣是没数出来。唉,那段时间太忙,走马灯似得,根本就没闲着。好不容易才在众多的围追中没有追尾。哪还有时间考虑谁是谁非呀。
  既然这样,那也没有必要再数了,就随便找一个人给他扣上吧。如此一来,秋菊就将孩子爹的帽子戴在了何志章的头上。
  何志章这帽子戴的一点都不冤枉,谁叫他是人家秋菊的主要服务对象呢。对待这样的问题,何志章的处理办法也很简单,找个人带她去人民医院,处理一下。
  以前都是陆清明去的,但是现在陆清明不愿意了。他说,你自己拉出的大便,却让老子给你擦屁股。擦来擦去,擦的老子一手都是屎。弄得社会上反响强烈,家庭里也出现了裂痕,现在老子不干了,你爱找谁找谁吧。
  陆清明不干了,秋菊也不干了。她说我年纪虽然小,但是也懂得,这种事情做的多了,今后就生不了孩子了。现在咱不流了,咱决定给你生个带吧的,反正你家的老母鸡也不能再给你生了。
  这个要求让人到中年的何志章喜出望外,又患得患失起来。人到中年,事业有成的时候,不单是想着怎么搞人,怎么搞事,更多的是想后继有人。
  就如那新婚贺词说的那样,早生贵子,贵子成龙。当时觉得这是顺其自然的事情,可是当老婆生完了女儿再也下不出一个蛋来,这水到渠成的事,就成了沙漠里的海市蜃楼,想得美,却摸不着。
  正在这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秋菊的提议,可不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这借窝生蛋的构思,一下就敲中了何志章的心弦,让其为之一喜。
  喜是喜了,可是何志章却不敢轻下决心。毕竟树上说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儿子是什么,那是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呀,是血脉的传承,是家族的未来的依附。可是私生子就不一样了,那是一颗*。虽然不能将他老何送进监狱,但是这威风八面,权倾四野的常委副县长,就没的干了。
  那么问题来了,是儿子这个家门传承重要,还是何志章同志的光辉官路重要呢。最后何志章同志在这艰难的选择中灵机一动,决定相应领导的号召,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只要这事做的巧妙,自然可以瞒过党,瞒过国家,瞒过吃瓜群众的眼睛,做他逍遥快乐,又后继有人的副县长。
  这种事情陈九江是想不到的,也是想不清楚的。他现在最想的是,先美美的洗上个澡,然后再美美的睡上一觉。当然睡觉的时候,也可以美美的回味一下,这当上副县长的第一天。

  从补习班的老师,丢掉粉笔,踏上副县长的办公桌,这可真是从地狱一下就升到了天堂。这感觉正如秋菊说的那样,县长,您坐稳点,别晕着啊。可是这能不让人晕吗,当然不能,即便是吃了两瓶晕车药,也镇定不下来。
  晕晕乎乎的陈九江,亢奋的唱着自己编造的歌,在卫生间里愉快的冲了一个澡。陈九江刚洗完澡,就听到了房门上传来的优雅敲门上。声音很有节奏,也很均匀,叮叮叮,连着三下,然后顿一顿,再来一遍。陈九江拉开了门,就见秋菊拎着茶壶,俏生生的站在了门口。秋菊说:“陈县长,我给您送开水来了。”
  “谢谢你,还是交给我吧。”陈九江伸手去接茶壶,被秋菊轻轻的避过了。她说,这是我的职责,怎么好让您县长代劳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