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44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福扶着五爷上车,我也坐上车,离开弄岛,这里确实臭的让人恶心!
  离开了弄岛,回到医院已经深夜了,我被小护士训了一顿,也被医生骂了一顿,他们说,如果我下次在不经受医生同意擅自离开医院,他们就拒绝再接受我,对于此,我也只能点头称是。

  对于医生,你就是在牛逼,你在他面前啥也不是,最多也就是一个行走的器官而已,所以,还是听医生的话比较好。
  伤口并没有感染,但是也好不到哪去,裂开了,生长的不好,医生要给我消毒,酒精擦拭伤口的时候,我才知道什么是痛不欲生。
  “我草,你快点”
  我咬着牙哀求着。
  “不能快,我得仔细的清理”
  对于小护士的话,我是愤怒又无奈,我知道她是报复我,但是我能怎么样?如果我在牛逼哄哄的,下次估计她得给我重新缝合了。
  “哎哟我草,疼死我了”
  昏昏睡过去,睡的很踏实,在踏实不过了,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医生叫我起来吊水,我像是个没有头脑的奴隶一样,被医生给折磨着,他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他让我尿检,我就得尿检,让我别吃饭,就不能吃饭
  反正到了医院,做两件事就对了,把钱交给医院,然后听医院的人摆弄,这样,你可以走的快点
  我在医院里呆了十五天,每天就是上药,换药,吊水,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
  “飞哥,报纸”张奇说着。
  我拿着报纸,看了一眼,是最近的报纸,上面是田斌破获重大案件的画面,抓了很多人,有三十多个人落,但是我看了一眼,都是小喽喽,而周老大跟矮子奇都跑了,连他妈的王青都没抓到。
  我把报纸丢下来,这个时候,门开了,我看到田斌走进来,穿着警服,他有点丧气,我说:“表彰大会刚开完,为什么还这么不高兴?”
  “大鱼没抓到,跑了,没什么可高兴的,今天来,只是通知,马武并没有死,所里不打算起诉。”田斌说。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他看着我,说:“希望你能继续做我的线人。”
  我摇了摇头,我说:“对不住,我从头到尾也没做过你的线人,我只是用我的方法来解决我的矛盾,现在矛盾解决了,我就会回到我自己的位置上,我是个赌徒,也是个商人,只是不那么成功而已。”
  田斌皱起了眉头,说:“你并不了解周老大有多邪恶。”
  “我了解,所以,我会在他没回来之前干掉他。”我说。
  田斌笑了,说:“不知死活”
  他说完就走,我说:“田光,你应该去看看吧,至少你欠他一个道歉”

  田斌回头看着我,笑了一下,说:“我们父子之间,不需要道歉,我不会给道歉,因为我认为我不欠他什么,他也不需要我的道歉,不要装作很了解别人的样子,你根本就不了解别人,对了,你要起诉马玲吗?如果你要起诉,尽快找律师吧。”
  他说完就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皱起了眉头,马玲
  想起来马玲,我觉得她挺可怜的,挺心疼她的
  我当然不会起诉马玲,没这个必要,我看着门外走进来的马炮,他指着外面,说:“那个老东西来干什么?我妈的,真没用啊,居然让周老大跑了,要是给我那么多人,我连周老二都抓了。”

  我听到马炮的话就笑了起来,不吹牛能死是吗?不过我没跟计较,他说:“今天出院吧,总锅头准备开会,然后请我们吃饭,当然是庆祝了,如果少了你,那怎么能行?是不是?”
  我摇了摇头,我说:“问医生吧,我做不了住。”
  这个时候医生刚好进来,他对我很冷淡的说:“尿检了没有?大便保留了没有?”
  “医生他还要住几天?我想他今天出院”马炮问。
  医生很生气的看着马炮,说:“他出院不出院是我决定的,轮不到你说话”
  马炮拿出来一把刀,说:“我有神经病的,杀人不犯法的,我就问一句,他能不能出院?”

  “能,现在就能走了,我帮你办出院手续”
  第414章:没死
  医院里,其实没什么大问题,伤口已经结痂了,每天就是折腾我,我其实早就想出院了,在医院真的无聊,不能抽烟,不能喝酒,每天还只能被医生教训,妈的,真憋屈。
  我们离开了医院,坐在车上,我说:“去看守所吧”
  不知道马玲什么时候会放出来,就算我不告她,但是也有可能会被关一段时间,很久没见了,事情结束了,所以,还是告诉他的好,别在心里还在记恨我,女人啊,记恨一个人,是很恐怖的。
  那一刀,我真的没想到,她想都没想,直接就劈下来了,真的,非常的狠
  车子到了看守所,我们要求见马玲,对方也给安排了,我坐在探监室里等着,马炮跟我开玩笑,说:“我跟你说,这里是我的老窝,我没钱了,就会进来,这里牢饭好吃,妈的,还有那些小年轻,进来了,老子就欺负他们,让他们抓蚊子,妈的”
  “你真恶心”张奇不爽的说着。
  马炮无所谓,说:“嘿嘿,都一样,而且很紧哦,你要不要试一试?”

  我听着他们的谈话,就摇摇头,这个时候,我看着丨警丨察带着一个女人走出来了,是马玲,她的头发被剃掉了,虽然还是很长,但是明显短了一大截,而且穿着看守服,她显得没那么娇艳欲滴了,倒是显得很朴实。
  她看到我之后,很意外,说:“你还没死啊?”
  我看着她坐下来,眼睛里有一股杀气,就说:“今天五爷开会,设宴招待我们,很可惜,你不能来。”
  “草拟吗的,去地府开会啊?妈的,我会送你一程的。”马玲狠狠的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五爷没死,至于发生了什么,出来再说吧,等你出来了,如果知道一切后,还要干掉我,那我们就做个了结吧。”
  马玲意外的看着我,她有看着马炮,脸色很迷茫,说:“怎么回事?”
  “这小子摆的局,五爷没死,弄岛的那帮王八蛋也被我们干走了,你他妈的真够狠的,居然一刀差点把这小子给砍死,要是砍死他就麻烦了,我们马帮也玩玩啊”马炮告诫的说着。
  马玲看着我,有点意外,我站起来,她也站起来,对着我吼:“你他妈的什么意思?我被耍了?你他妈的耍我啊?”

  管教抓着她,我笑了一下,没跟她在说什么,而是离开了看守所,希望马玲出来能知道一切并且,原谅我,我可不想跟这个疯婆子有什么过节,那一刀,很疼
  我们坐车,前往五爷的餐厅,五爷没有在赌石会所开会,说是开会,其实就是内部训话而已,根本就没有外人的股东。
  到了餐厅,也没有多少人,只有几个守门的人,我下了车,跟着马炮走了进去,马炮说:“妈的,叫飞哥,不懂事啊?”
  他一边走,一边张罗着,我看着很多人都跟我点头鞠躬,叫我飞哥,我笑了笑,这种感觉真好。
  我走进餐厅里,看着不少人都坐在餐桌上,都是马帮的那帮元老们,看到我来了,都对着我说:“邵飞,你来了,身体怎么样?”
  我说:“还好,谢谢关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