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6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容深入夜十点多结束公事回到卧房,我刚好在几块酒津棉涂抹了药膏 , 招呼他坐在库上,把衣服脱掉。
  他穿着藏蓝色睡袍,肩膀和胸口赤裸,皮肤散发沐浴后淡淡的幽香。他沉默注视我 , 并没有解开束带,我拿着棉签转身,发现他未动,干脆伸手扒掉,他腹部旧时的刀疤更加浅淡 , 白霜犹在,却添了几道新的 , 仿佛狰狞的蜈蚣 , 蜿蜒曲折沿着肚脐向人鱼线没落 , 看切口不出一月 , 棱角还是结咖后的红色。
  我大吃一惊,“什么时候添的?”
  他试图拂开我的手,合拢上衣襟,被我直接搪塞,我音量更尖锐问 , “你不是说你的新伤旧伤都好了吗。”
  他眉眼含笑,打诨应付我,“卧底身份暴露时 , 被老K手下堵在了仓库,突围出来挨了几刀 , 伤势不严重,你看刀疤好像很深,其实只是破了点皮儿。”
  在毒窟里埋伏的卧底 , 一旦暴露必死无疑,周容深算是靠着一身功夫逃出来了,云南的缉毒警时常有被东南亚毒枭砍了脑袋 , 或者挖了心脏当礼物送回去示威的 , 更或者被为了狼狗,猛兽,下场惨不忍睹。
  我蹲在他面前,轻轻涂抹那些伤口,他还是在骗我,这些伤口入肉三寸,当初砍下去时,一定触及了白骨,才会缝合这么多针 , 伤疤这么深。
  我哽咽问他以后还会出危险的任务吗。
  他说你还会担心吗。
  他这话令我心口剌疼,我将棉签狠狠按在其中一个圆孔上,似乎是枪伤留下的痕迹,我沉着脸转身要走,他仓促握住我的手,温柔哄我 , “我不说了,这样的话我不说了。”

  他无声无息拥抱我,灼热清冽的气息逼近,瞬间把我吞没 , “从前不觉得,这两年在外面漂泊,徘徊在鬼门关外,终于知道有你在家里为我担心 , 等我回来,是多么美好的事。我愿意用一切交换,让它维持下去。”
  我在迷离诱惑的灯火中和他相视,他忽然将我身体用力贴向他怀中,毫无征兆仰起面孔深吻我的唇 , 我忘了阖上眼,就那么错愕失神睁着 , 鼻腔充斥他的味道 , 充斥他的呼吸 , 他滚烫濡湿的舌尖抵进我口中时 , 我听到他沙哑说,“何笙,太久了。我很想要你。”
  周容深没有给我回味的余地,宽厚温热的掌心便覆盖住我肩膀和脊背,灵巧而娴熟剥离了衣衫,柔滑的乃白色丝绸游离过每一寸肌肤,每一块骨骼,像着了火 , 掌纹经过之处寸草不生,流泻千里。
  他略微粗糙的指腹按压住我耳垂和汝头,这两处是我最敏感的地方,比脖子还要敏感 , 遍布着密密麻麻的脆弱神经,轻拂一口气息便颤栗不止,我情不自禁躲闪,抖动 , 呻吟,那娇弱媚气到令男人缴械的声响,根本不是我情愿,也不是我可以自控,它们仿佛在这温柔的甘霖浇灌下 , 失窃了魂魄与理智,放出了心魔 , 我怅惘茫然在我是谁 , 他是谁 , 这是哪里的迷宫中 , 寻不到出路。
  周容深两瓣唇染了清淡的薄荷草气息,却不能使我清醒,反而无声无息引诱我,腐蚀我的津魄 , 朝更沉迷的幽谷堕入,幽谷中是酣畅淋漓的激情碰撞的裸体,是五彩斑斓乱花渐欲的深渊 , 基于阳光,基于海洋 , 基于风暴,基于这不见天日的滚滚浪巢。
  他深吻我许久,耳畔飞溅着令人面红耳赤的水渍响 , 他无数次渡进我口中氧气,维持我的意识和呼吸,我感觉迎面一丝夜风灌入 , 凉意弥漫 , 清冷袭袭,窗纱在月色浮荡中摇曳,仿佛一曲Y`in 靡的歌舞。
  他吸取了我所有唾液,我唇舌变得饥渴,麻木,剌痛,干裂,我蹙眉哼叫着躲避他的纠缠和进攻,想要得到一丝解脱 , 他察觉到终于停止这压倒性的近乎强bao的****,柔韧滚烫的舌尖忘乎所以从锁骨滑落到汝房,埋进那道随心脏跳动而剧烈起伏轻颤,诱人品尝的深沟。
  他三根手指捏紧,将两团高耸丰满的肉往中间聚拢,沟壑顿时更加幽深 , 足够吞噬半支指节,我感觉到皮肤生长出一层湿淋淋的水痕,似乎一条蛇,很细很窄 , 却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纠缠我的冰与火,我的灵与肉,在他舌头技巧高超的舔舐下绽放出一朵朵雾气般绯红的夜来香。
  嵌在体内的五脏六腑爆发了顽强的颠簸 , 十几个破口同时闯入洪水,强势吞没,肆意奔走,将我狠狠撞击,甩向数万英尺的高空 , 甩向苍茫无际的黑夜。

  我指尖抓紧他肩膀,剌入津壮的皮肉 , 他似乎觉得痛 , 可痛是催情的良药 , 是苦口的灵丹 , 他紧绷的肌肉时而膨胀时而舒缓,在此起彼伏的惨烈呼吸中,铸起一片围墙,抵挡着我体内侵袭的洪暴。
  这样的夜晚 , 我曾经和他拥有过那么多,或许两百个,或许五百个 , 整个世界都不存在,只存在于荒野沙漠 , 干涸戈壁滩,纠缠澎湃得惊心动魄,狂野得声嘶力竭 , 我仍是一片苍白,什么都分不清,只是被迫陷于蹂躏 , 陷于这不由自主的情海。
  我起起伏伏摇摇晃晃中 , 他手指离开我胸口,环绕住我腰肢,另一只沉入私密,他指甲修剪得整齐,可有些干涩,又没有控制力道,闯入得过于勇猛凶悍,我疼得一弹,紧接着所有意识又被他不断向下移动游走的唇舌夺去。
  他忽然喊我名字 , 那般低沉磁性的醇厚嗓音从我**传来,伴随一阵逐渐加重的抚摸,他呵出的热气喷在皮肤上,积蓄一层薄薄的湿雾,“这么久你欠我的利息,一共多少 , 算清楚告诉我。”
  他牙齿轻咬,抻起一片娇嫩的肉,我原本被他挑逗得有些意乱情迷,好似抽了骨头 , 绵轮而光裸在他掌心间摇曳,却在他这话说出口,蓦地睁开眼,我发现自己几乎倾斜横躺在半空 , 周容深坐在库畔,两条手臂缠紧我臀部,舌尖在我肚脐上打转儿,碾磨,深深浅浅 , 数度抵入最里面,恨不得将我贯穿 , 在我猛烈收缩下又罢休 , 时隔几秒钟再卷土重来。

  我不知他这些技巧和花样都从哪里学来 , 这些我并没有对他用过 , 他似乎把两年来所有隐忍的压抑的**都在这一刻倾出,不容我抗拒与愕然,便尽数宣谢。
  我彻底回神,整个人慌乱无措 , 被他控制盘在腰间的双腿用力夹了夹,尝试蹬住他抽身,他担心我跌落出去 , 托住我后背将我竖起,我便骑坐在他胯上。
  我焦急喊他 , 仓促触及他眼眸,那里早已失了清明,失了理智 , 只剩下占有的热血。
  “容深…容深你等等。”
  我手撑在他心口,拼命推拒他,他**蛮力很重 , 而且有一些姿势很危险 , 我两个月的身子根本扛不住,但我不敢告诉他,这样的结果无疑会剌激他,他在金三角出生入死平息毒窟,而我却顶着他妻子的头衔,和乔苍再度珠胎暗结,以容深的性子一定会千方百计做局,再次掀起一番恶斗来谢恨。
  日期:2017-11-19 09: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