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6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直到他某一天,忽然对我百般温柔 , 让我感到快乐 , 感到剌激 , 感到尊严 , 那是他疼惜我,爱上我,为我动摇的开始。
  我装作漫不经心侧过头,逆着窗外疾驰倒退的街景 , 阳光透过树叶,透过房檐,透过楼宇的间隙 , 一缕缕一柱柱洒落,漾着春情波光 , 漾着南城的妖娆,笼罩在他沉寂冷冽的脸孔,仿佛晕染上一层斑斓津致的浓墨 , 这幽深的颜色,恰似十九岁那年我初见他,在灯红酒绿莺歌燕舞中 , 他无声无息朝我回眸的惊艳。
  是惊艳 , 一个风度翩翩,英俊夺目的男子,留在我脑海最深的印象。
  神秘,引诱,揣测。

  我该知道,仅仅是那一秒钟,我就该知道。
  这个男人,不是我毁在他手里,就是他毁在我手里。
  那强烈的悲剧的错觉 , 被我一念贪婪而遮掩。
  世人说何笙于周容深,就像毒药于英雄,任他大刀阔斧所向披靡,也终是倾倒在断肠的剧痛里。
  他刚包养我时,宋薇薇曾见过他一面。
  她隔着人巢拥挤的集市,满脸花痴凝视送我抵达商场转身离去的周容深 , 她说,“他真是谜一样的男人,他的细胞里全部是荷尔蒙,是男性的欲望 , 其他什么也没有。”

  我知道许许多多女人都在好奇他,好奇他这副皮囊之下,包裹怎样一颗心,好奇他脱掉代表正义和威严的警服男欢女爱时 , 会如何亲吻,如何抚摸,如何调情,如何嘶吼颤栗,如何疯狂喷射。
  也忌惮他的正义 , 他的冷酷,他的沉默。
  我动了动压在他警服衣摆上的手指 , 清晰烙印的红色痕迹 , 是一片波浪纹。
  “你身上的新伤旧伤,都好了吗?”
  我不知他是否满意这个开场白 , 他轻描淡写一句好了 , 彻底放过这两年他经历的所有悲惨与艰辛,也放过了我们原本都活着,但不能相认的苦痛。
  放过得干干脆脆,可我知道他比我承受的更重 , 更多。
  他不舍让我心疼,让我难受,所以绝口不提 , 这世上被雾气盖住的真相,越是一清二楚 , 越是残忍剌骨。
  我迟疑抬起手,穿过虚无的恒温的空气,触摸到他的眉眼 , 他微微阖动,没有回避,我找到几处细小的伤口 , 大约一到一点五寸 , 横向的白痕,上面有类似缝针遗留的纹路,每寸上两三道,很淡,可他肤色偏深,在剌目的光束下,仍十分清晰,这是我一次差距,在金三角的时候他应该化了妆 , 遮掩了瑕疵,我冰凉的指尖颤抖掠过这些疤痕,“你的脸。”

  他一把钳制我的手,力道不轻不重的握住,打断我哽咽的质问,“陌生吗。”
  下属看到这一幕 , 立刻升上挡板,掩去了后方的一切。
  我抿唇摇头,“很熟悉,如果陌生 , 我也不会一眼认定,黑狼就是容深。”
  他淡淡嗯,“还喜欢吗。”
  我不知怎样回答,只能沉默。
  他又问 , “你喜欢过吗。”
  我来不及反应,他紧盯我眼睛,“我曾问过你,除了我的权,你对我这个人 , 有几分真心。”
  他松开手,温热的指腹在我脸上流连,“有吗?”
  我坦荡说有。
  “你去找我 , 为我报仇 , 除了愧疚曾背叛我 , 感激我给了你女人想要的一切东西 , 有多少是因为感情。”

  我说全部,只有情爱,才能让女人不计生死。
  他沉寂的面容,溢出一丝笑 , 非常温柔,欢喜的笑,他又问那么现在呢。都结束了 , 我回来了。
  我脸色顿时一变。
  还有吗。
  有,爱过一个人 , 为一个人发疯,痛苦,折磨煎熬 , 哪会如此轻易而快速抹去,可这样的感情,在几番周折 , 颠沛流离后 , 还剩下多少。
  这两年发生了这么多事,乔苍在我心底种下一棵苗,他发芽了,开花了,将我与容深结下的鲜艳的果子,耗得褪色,耗得失了味道。

  “容深。”
  我嘶哑喊他名字,他食指压在我唇上,没有让我说下去 , “好了。我们回家,这两年我欠你的,往后的日子我慢慢补。何笙,过去的都不提了,我不在意,我什么都可以不在意。”
  车颠簸了半个时辰后,停泊在市公丨安丨局大楼外。一些身穿警服的男子站立在台阶上等候,当看到周容深从车里走下,顿时姿态更挺拔,为首带队的不是马局长,而是从广州赶来汇报工作的胡厅长 , 他小声吩咐了两句,满脸殷勤上前立正敬礼,“恭迎周部长莅临视察。”
  周容深脸上无喜无怒,淡淡睨了他一眼 , “别搞这些形式主义,我不喜欢虚的。”
  胡厅长脸色微微尴尬,毕竟是一省之尊,当着下属的面儿被训斥 , 自然窘迫至极,他讪笑两声,将周容深迎接到最前头,他扭头不经意发现跟随在后面的武警,视线却打量到我脸上 , 表情一怔,“周夫人也在?”
  我朝他点了下头,没说话。
  一月前我力保乔苍对省厅施压 , 不惜搬出自己官太太的身份 , 要在云南广东两省只手遮天 , 瞒天过海 , 当时我发作的对象正是胡厅长,他深知我为了乔苍冒多大的风险,此时我又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出现在周容深身边,他不了解内情 , 十分茫然惊愕,不过最终也没戳穿,仓促收回了视线。
  马局长亲自沏了三杯金骏眉 , 将办公室留给我们三人,便带着警员退出去。
  我没有碰那杯茶 , 而是吩咐门口站岗的武警,为我倒了温白水,我捧在掌心不动声色观察胡厅长 , 他从茶几底下第二层位置拿出一瓶写满洋文的红酒,用开酒器拔出了瓶塞,顿时香味四溢 , 几滴深红色液体迸溅而出 , 滴落在他警服内的白衬衣,像纹绣上去的朱砂,格外艳丽。
  他顾不上清洁整理,从茶盘内将倒置的高脚杯翻开,“周部长,您公务太繁忙,不是在南北双城飞来飞去,就是伏案办公,也没有腾出时间 , 让我代表省厅好好招待您这位广东的功臣和金子招牌,只能聊表心意,拿出我珍藏多年的好酒,希望部长不要嫌弃。”

  周容深摘掉警帽,蹙眉触摸短发,“什么功臣。”
  胡厅长眉开眼笑 , “莫说广东,整个南省,这几十年不才出了一个副部级的公丨安丨吗。周部长可是为所有下属做了个好榜样,您的照片和事迹 , 被刻章为红字,高挂在省厅、各个市局、区局、缉毒支队甚至警校的大厅中,时刻激励咱们这行的人。”
  我坐在旁边垂眸不语,喝光了整杯水 , 胡厅长刚调到省厅时曾打过我的主意,而且对周容深极其压迫,陈年旧案也丢给他破,破不了就开会处分,那几个月他日子很不好过。这年头忌才妒能是官场风气 , 越是能力卓著越受到排挤和镇压,周容深现在压了他两级 , 并没有对他公报私仇 , 胡厅长出于感激 , 颇有些要投靠他的苗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