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57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是你活得超脱……”见到吴勉又将火盆推了回来,当下归不归干笑了一声,有些不情愿的将那件龙形法器取了出来,有些依依不舍的交到了徐福的手里。嘴里还忍不住的叮嘱了一句:“不过有句话咱们可要提前说好,这件法器是借给大方师你的。是借不是送,等到有朝一日填上了海眼之后,大方师你可是要将帝崩换换回来的。身上没有这么一件法器壮胆,老人家我的心里也没有底……”

  “是我说的不明白吗?我要借用的是法器帝崩,不是这件像帝崩的西贝货。”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侯,徐福手中那件龙型法器突然变成了齑粉。一阵海风吹过来,将他手中的粉末吹散到无影无踪。
  “老人家我也没说这件就是帝崩法器啊,这就是让大方师先有个准备。不是老人家我说你,大方师你可是有些着急了。”看到那件赝品穿帮,归不归的脸上丝毫没有慌乱的表情。比较刚才反倒更加自然了,他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吴勉说道:“这个老人家我可是无能为力了,还是你来将帝崩交给大方师吧。”
  还没等吴勉回答,徐福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只不过大方师并不是冲着这个白发男人去的,老家伙笑眯眯的对着吴勉身边的小任叁说道:“我想要借用那件法器,如果你答应的话,我可以请你品尝一下我亲自酿制的蜜酒……”
  “拉倒吧,你酿的醋我们人参又不是没喝过。”听到大方师提到了蜜酒,小任叁便是满脸嫌弃的表情。干呕了几声之后,小家伙将裤裆里面将帝崩法器取了出来。将它放在了徐福的手上,说道:“帝崩就在这里了,不是我们人参说你,大方师,你这是和自己有多大的仇。才能酿制出来那么酸的蜜酒来?下次想要什么就痛快的说,别没事就拿蜜醋来吓唬人。”

  徐福哈哈一笑,看了一眼手里的法器之后,将它收在了怀中。随后再次对着小任叁说道:“个人口味不同,你觉得是醋,我喝起来也是美味。或许再过几年,你喝起来会有另外的一份感觉。”
  “算了吧,你不提你那蜜醋,我们人参就知足了。”小任叁说完之后,又想起来另外一件事。当下对着马上就要转身离开的大方师继续说道:“不过你还是可以提提,大方师你是怎么知道帝崩就藏在我们人参身上的?老不死的给你那件帝崩,你就敢说假的?一旦是真的你可怎么办?”
  “如果我是吴勉的话,也会将这件法器交由你来保存。”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看了一眼小任叁身边的吴勉之后,继续说道:“归不归是什么人,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我和你打赌,那只老狐狸身上还有另外一件假的帝崩……”
  “到底是大方师,什么都瞒不过你。”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从怀里面取出来另外一根龙形法器。说道:“都是壮胆的,两只手一手一个帝崩看着是不是威风一点?”
  “看着我都怕了。”徐福微微笑了一下,不再理会耍宝一样的归不归。对着吴勉说道:“现在知道了吗?我不是不想回到陆地,是回不去。海眼时不时的就会像刚才那样外扩,而且每次外扩的形式都不相同。只是留下神识看守的话,我担心它们应付不来。海眼外扩一旦定型,谁也改变不了的。我无法回到陆地,也不能分神派出神识常驻。陆地上的事情就有劳你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海眼当中已经灌满了海水。虽然看着和平常的海面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不过在场的人都明白这只是徐福施展的幻术而已。海眼还是那个海眼,没有任何变化。
  “广仁和火山是什么时候死的?我怎么不记得了……”虽然徐福做好了准备,不过还是被吴勉这句话噎的深吸了口气,托了大方师有涵养的福,这才没有和吴勉对着骂街。但凡换个人,这个时候和也白发男人动手了。
  “广仁、火山他们的资质有限,真有什么意外情况的话,还要麻烦你们的。”好容易缓过来这口气之后,徐福还能笑出来。随后继续说道:“他们俩接掌方士一门的门户还是可圈可点,不过放眼整个陆地这点资质便差了些。知徒莫如师,广仁的性格是守城的,不求有功但求不过就好。可惜它自己没有看透,还是一味的攻城掠地。火山更不用说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广仁一直都在学我,却不知道就算和我一摸一样又如何?天下一个徐福就够了,如果人人都是徐福的话,我还需要不远万里,来看守海眼吗?”

  听到了徐福这么说,吴勉还没有回答。一边的归不归倒是忍不住了,老家伙对着大方师说道:“不是大方师知道了什么,想要我们几个人替另外俩大方师垫背吧?大方师,这些年我老人家带着吴勉净替他们俩背黑锅了。不能换个人吗?要不要老人家我把大术士席应真带过来?他最喜欢背黑锅了。”
  徐福没有理会归不归,他一直盯着吴勉。看着这个白发男人依旧没有表态之后,大方师继续说道:“席应真的术法已经到了化境,不过他做事玩世不恭,虽不追逐名利。却沉迷于酒色一道,小事尚可,如果有大事交付与他,一旦有酒色相扰,大术士或许会误了大事的。”
  “大方师还是说说陆地会发生什么事情吧。”这时候,吴勉终于开口。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就算知道要掉进坑里,起码也要说一下坑里面有什么?”
  “如果知道坑里有什么,我现在已经想好应对的法子了。”听到吴勉的话里有缓,徐福微微一笑,随后再次说道:“我要全神贯注的看守海眼,不敢有丝毫的分神。这个还是当年的神主下凡的时候告诉我那神识的,它的话虽然不可尽信,不过总是有一点根据的。它的原话是”
  这个时候,当年接待神主的神识接话说道:“大方师久居东海,那陆地就不要了吗?我们神祗也是由人而来,不能看着出事不管。一旦陆地上有什么巨变,而大方师又无瑕分身的话。不介意神祗下凡来替大方师分忧吧?”
  连那位酒量不大的神主都开始惦记上陆地上的事情了,这到底能是什么事情?吴勉的心里也开始好奇了起来。看出来白发男人有些动摇,归不归忙不迭说道:“那就让神祗们来替大方师分忧嘛,不是老人家我胡说。那些神仙平时也受了人间的香火,不能光吃饭不干活吧?”
  听了归不归的话,徐福脸上的笑容不见,扭头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说道:“归不归你刚才说的什么?我没有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遍……”

  “……我说的是,那些神祗窥视凡间已久,不能被他们这个机会……”徐福几句话出口的时候,归不归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这一瞬间的功夫,他放佛回到了在徐福门下学艺的那段时光。
  日期:2017-11-19 09: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