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44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根本不是威胁,可谁都听得懂,张大雕所说的转身走,只怕是最大的威胁。
  华西风脸色大变,嗫嚅着不肯开口。

  电话里立马又传来华老爷子的惊恐喊叫:“混账,你刚才到底说了什么,还给我如实招来!”
  华西风浑身一颤,知道自己闯大祸了,没办法,只得结结巴巴道:“爷爷,我……我刚才对钟鸣说,说……”
  “说什么啊我的天!”华老爷子吼叫道,“还不给老子重复一遍,若有半字遗漏,老子把你千刀万剐!”
  这绝不是说说而已,为了平息张大雕的怒火,为了保住华家,华老爷子是真的会把华西风千刀万剐的。
  华西风亡魂皆冒,再不敢有所隐瞒了,一五一十道:“我对钟鸣说:不知道你这底气是从哪儿来的,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得罪了我,老子不会像那些地痞流氓那样把你打个半死,只会让你家破人亡,死无葬身之地而已。不过……不过你放心,这对姐妹花老子不会伤她们一根汗毛,因为等你们家破人亡后,老子要把她们带到私宅里去……去,去,去好好教调*教调,保证会把她们变成两条听话的小毋狗……”

  咣当咣当……
  电话那头也不知道打翻了多少瓶瓶罐罐,然后听见华老爷子仰头长叹道:“完了,华家完了,彻底完蛋了……我教子无方,训孙不严啊,这才有今日之祸……罢了罢了,我以死谢罪吧,希望小友放过华家,放过无辜的妇孺和孩童,呜呜呜……我会解散华家的,决不会再给国家添麻烦,还请小友开一面,开一面啊,我给你跪下了!”
  电话里传来下跪的声音,张大雕开启千里眼一看,颤巍巍的华老爷子真的跪下了,而且,华家人也惊恐的跪倒了一大片。
  思虑再三后,张大雕点了点头道:“华老爷子,既然你有这种觉悟,那也算国家之幸了,好吧,你也不用以死谢罪了,解散华家,家产充公,这事我不追究了!”
  “谢谢小友!”老爷子重重的瞌了三个响头,居然感动得老泪纵横了,因为他知道,张大雕算不找华家的麻烦,华家最终也会土崩瓦解的,甚至,结局可能会更凄惨,说起来,能用这种方式收尾,那已经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了。

  张大雕又警告道:“华老爷子,你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枪,华家有多少明里暗里的财产,你心里有数,我心里也有数,总之,三天之内我要看结果,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不敢不敢,绝对不敢……”花老爷诚惶诚恐的保证着,传说,张大雕无所不在无所不晓,搞不好,他真的知道华家有多少财产。
  张大雕突兀的说了句:“国的军事还有些落后,航母也才两艘,或许,现在能增加一艘了。”
  华老爷子一愣,然后满头大汗了——他粗鲁的估计了一下,华家的财产还真有可能建一艘航母,看来,果然是什么都瞒不过张大雕啊。
  张大雕看了看全身僵硬的姚雯雯,又看了看惊骇欲死的华西风,笑了笑,带着钟家兄妹扬长而去。
  “我……我怎么办啊?”华西风还傻呆呆的问了一句。

  “走!”他的狐朋狗友们交换了一下眼色后鸟兽散了,姚雯雯也后怕的撒丫子跑,一边跑小心肝还一边狂跳,一个劲的想:“他是谁,到底是谁,为什么一个电话让华家解散……我特么都干了什么啊,为什么要去讨好华家,我……我是个有眼无珠的煞笔啊……姚家会不会因此被牵连啊,那个二愣子又会不会找我秋后算账?”
  所有人都惊慌的散去了,只留下华西风孤零零的跪在电影院门口,脑子里一片空白。
  一行四人近进了一家棒国料理店——不是众人对棒国有什么好感,只是想随便找个馆子吃饭而已,但他们进了店门后才发现这居然是家棒国料理店。
  店里冷冷清清的,好像没几个客人,倒是服务员非常热情,操着流利的把众人领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递菜单。

  钟家兄妹下意识把菜单推给张大雕。说老实说,他们早听说过张大雕的很多传说,但从未觉得张大雕有什么可怕之处,哪怕在知道张大雕身份后,也没觉得张大雕有什么特别,可当他们亲眼见到华家祖孙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后,才惊恐的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只怕真有什么恐怖的手段,自己等人之前也太随意了,这会不会令张大雕心不快呢?
  张大雕看了看菜单,不由得想起了远在棒国的李美江家,居然有些怀念起来,顺口问道:“现在正是用饭的时候,店里怎么冷冷清清的?”
  服务员尴尬道:“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快一年了。”她没有说原因,因为大家都懂。
  张大雕蹙眉道:“那你们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呢?”

  服务员咬着嘴唇:“因为我们老板虽然是棒国人,但已经移民来到这里好几年了,在他看来,自己是个国人。”
  张大雕哦了一声,把菜单丢掉一边,熟络道:“来个棒式泡菜、大酱汤、石锅拌饭、参鸡汤、棒国烤牛肉吧,分量也别太多,够我们几个人吃行了。”
  “好的好的,谢谢你们光顾我们小店啊。”服务员连连点头,还好的问了句,“先生在棒国呆过吗?”
  服务员在热情又多了几分亲切感,攀谈道:“那先生在棒国哪儿呆过,我是极昼岛的人,不知道先生有没有去过极昼岛?”
  “噢?”张大雕打量了她一下,随和道,“我只是在南棒东部的一个小渔村呆过一段时间,也去过极昼岛的牛岛。”
  服务员眼睛一亮:“那先生还记得那个渔村叫什么名字吗,或许我知道那个地方呢?”
  张大雕想了想道:“我真不是很清楚那个渔村的名字,不过我知道那个村子的海边有个骆驼洞,洞里还有一尊解脱大神。”
  “呀!”服务员惊叫道,“那是伏魔村啊,以前我随父亲出海打渔的时候还去过那个村子呢。”

  “是吗?”张大雕心一动,“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呃……”服务员黯然道,“估计是这几天吧,因为店里实在没什么生意,老板决定关门整顿。”
  张大雕大喜道:“那你能不能帮我带封信去伏魔村,放心,路费我会加倍给你的。”
  “真的吗?”服务员大喜道,“我愿意,愿意帮你送信。”
  “那去找纸笔吧。”张大雕挥了挥手。
  服务员忙点头哈腰的去了。
  钟家兄妹都好的盯着张大雕,好像有很多话要问,又不敢开口。

  张大雕郁闷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不是……”钟敏咬着嘴唇道,“我们只是不敢打扰你说话而已。”
  张大雕叹气道:“我还是我,以前如何,现在也如何,你们不用拘束,这会让我很不自在。”
  “哦……好的好的。”钟眉瞥了眼窗外,“怪,我们在电影院门口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怎么没人跟在我们后面呢?”
  日期:2017-10-18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