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330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22 11:16:31
  表面上看,几个叔叔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刘子业四处一打量,又盯上了他三弟江州刺史、晋安王刘子勋。
  刘子业非常恨刘子勋,不过这原因说出来就很无厘头了,因为刘子勋行三。
  那位说了,行几也不是他说了算,刘子业计较这个几个意思?
  这个吧,至少在刘子业看来,很有必要;往上查查刘子业的老爸刘骏,行三儿;再往上查查他爷爷刘义隆,行三。您记住,这俩可都当皇帝了。而刘子业,排行老大;再往前捯饬捯饬,刘义符,老大,横死;刘劭,老大,横死。
  这就由不得刘子业不纠结,看着这个排行老三的刘子勋咋看咋不顺眼。
  这特么暗示意义太强烈了。
  刘子业派心腹朱景云带着毒药去寻阳,准备送弟弟上路。
  不过这次,刘子业失算了。
  怎么呢?
  老实说还真不是刘子勋怎么着了;刘子勋手下有个官,司职江州长史,此人名叫邓琬。
  简单说吧,这伙计是个野心家。
  邓琬老早就有干掉刘子业,推刘子勋上台的的想法;按老邓的计算,如果刘子勋能上台,自己就是首义功臣,那不比现在这个破长史不拉风的多啊!
  而且这之前有过先例,刘骏不就是从江州出发,干掉了刘劭的?(其实刘骏是路过江州);刘骏能成,刘子勋凭什么不成?
  因此一直以来,邓琬就在秘密做着造反的准备!
  他这头儿还在准备着呢,有消息传来,刘子业居然派人揣着毒药上门了;邓琬大惊,这可肿么办?
  肿么办?
  凉拌!
  真的连热菜都不用走,因为这位朱景云临到江州,尿了。

  原因是啥,不知道,反正这哥们儿事到临头做了软脚蟹;要刘子勋命这事儿就这么有惊无险的撂下了。
  那位说了,朱景云尿了,刘子业能答应啊?
  嗨,刘子业屁大点儿的娃,没两天,就想到新鲜玩意儿了,早把要刘子勋命的事儿忘了。
  啥新鲜玩意儿?
  刘子业下令把在京所有的宗室女眷和公主都召进宫,刘子业命令她们立刻脱光身上所有的衣服,躺在地上,刘子业手一挥,他身的几十个赤身裸体的壮男象疯狗一样扑向了刘子业的长辈女性,要么几个男人玩一个女人,要么几个女人玩一个男人,场面极其淫秽。刘子业却在旁边兴奋的手舞足蹈,狂呼乱叫。
  日期:2018-03-22 17:21:22
  还有比这更让人发指的,刘子业让人牵来一大批狗、羊和猴子,让宫女赤身裸体的和动物们发生性关系。还有更刺激的,刘子业牵来一匹公马,捆住公马的四蹄,仰面朝上,让宫女骑在公马的身上…
  这些女人知道小疯子的厉害,为了活命,只好忍辱偷生,任由刘子业的非人凌辱。只有南平王刘铄的寡妻江氏素重名节,抵死不从。刘子业大怒,指着鼻子骂了江氏一顿,并且威胁,朕再说最后一遍,听朕的,可免你一死。不然,朕就杀掉你的三个儿子!”

  江氏为刘铄守了十几年的寡,自然不愿做这等有污名节的丑事,咬着牙摇头。刘子业见四婶子如此不中抬举,狞笑一声,喝令左右将江氏摁倒在地,先狠狠抽了一百鞭子,同时派人去南平王府杀了刘铄的三个儿子刘敬猷、刘敬渊、刘敬先。
  朱景云跟江州唱忐忑的时候,刘子业就在忙活这些粑粑事儿呢。
  要说一句的是,刘子业可不知道,他这么胡作非为,危险却也悄悄的逼近了。
  危险的源头,就是那个被他当成猪的叔叔,刘彧。
  刘彧是刘义隆第11个儿子,亲妈是沈婕妤,不过沈婕妤很早就病死了,是刘骏的妈路惠男把他养大的;别说,路惠男对刘彧不错,视如己出。也是因为这个,刘骏对他这位11弟还算不错,他在位的时候,刘彧的日子过的还不错。

  等到刘骏挂了,刘子业继位,刘彧的日子一下子就从人间变成了地狱;咱前面说过,刘子业拿刘彧就当一头猪来养。
  人在矮檐下,刘彧当然没胆子反抗,他知道他这大侄子分分钟就能要他命。
  所以尽管活的已经不成人形了,刘彧也没起造反的心。
  不过刘子业很快对刘彧这头猪失去了兴趣,准备杀猪吃肉,日子就定在公元465年11月29日。

  头一天儿,刘彧得着信儿了;明天自己就将变成一堆猪肉。
  刘彧真急了。
  别看每天吃猪食,刘彧脑子还没吃坏,他决定和刘子业赌上一把。
  刘彧借别人给他‘喂食’的机会,暗中吩咐自己的心腹阮佃夫、王道隆、李道儿、淳于文祖等人,让他们四处走动,联络跟刘子业有积怨的实力派,准备干掉刘子业。
  阮佃夫的公关能力很强,很快就联系了直阁将军柳光世、主衣寿寂之、细铠主姜产之、队主王敬则等人。
  老实说,这些人都是小人物,在朝廷里位置并不高;但都是些有着强烈企图心的主儿;他们想按部就班的出头,基本上没戏,因为上面蹲着个疯子。

  怎么办?
  跟安踏学,不走寻常路,谋逆!
  赌对了,一本万利;没赌对,无非是小命儿不保,不过话说回来,刘子业杀人,需要理由吗?
  因此,阮佃夫一联系,这些人就答应了。
  哦,多说一句,柳光世来头可不小,他有一个知名度极高的姐夫,就是北魏名臣之首的崔浩。拓跋焘国史案时诛杀河东柳氏,只有柳光世侥幸逃到了南朝。
  人是找到了,但问题又来了,刘子业之所以敢胡作非为,他可是有门派的,他手下是有几个铁杆的—
  冠军将军宗越、骁骑将军谭金、左军将军童太壹。

  这些人都是当时有名的狠角,柳光世也非常怵他们。
  正在柳光世发愁的时候,他的同乡队主樊僧整派人报信,说第二天刘子业准备到荆州游玩,宗越等人到外面准备行装去了,今夜宫里只有樊僧整一个人负责防务。
  柳光世大喜,立刻派人游说樊僧整,劝他倒戈。
  樊僧整这段时间因为一件小事儿得罪了刘子业,正愁朝不保夕呢,柳光世派来的人一说,老樊同志立刻就倒戈了。
  这是干掉刘子业的唯一机会,当天夜里,寿寂之、姜产之等人暗藏利刃,在樊僧整的配合下混进了宫中。这时刘子业身边果然没什么防备,只是和几百个巫婆和宫女在竹林堂玩射鬼的游戏。寿寂之等人趁着人多混乱之际,慢慢的靠近刘子业。
  不料刘子业眼尖,发现了手执凶器的寿寂之,刘子业大叫一声,取箭对着寿寂之就射。不过刘子业的箭术很潮,没射中。
  这小子见势不妙调头就跑,寿寂之跟着屁股后面就追,没两步就追上了。寿寂之手起刀落,十七岁的小昏君刘子业倒地而亡。

  寿寂之杀掉刘子业后,横刀高喝,湘东王殿下奉太皇太后令,命我等铲除暴主,今日之事,顺湘东王则生,逆则死!
  这当然是寿寂之编出来的,只要刘彧控制了局面,不管打着谁的旗号,他都是胜利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