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6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喉咙滚动,一时不知怎样应对场面,我清楚乔苍和容深争夺的绝不单纯是女人,而是一口男子气 , 是彼此在这座城市,甚至这片省域争斗不绝双雄逐鹿的底线。
  始终沉寂的奔驰忽然有了动静 , 在细细的颠动后 , 后窗缓慢摇下 , 一顶寒光凛冽的警帽悬浮在空中 , 里面漆黑一片,又被宾利挡住了阳光,什么都不清晰。
  低沉的男音随后响起,副驾驶的武警点了下头 , 触摸一个按钮将灯光打开,骤起的昏黄光束中,警帽下那张严峻的脸孔浮现 , 他面无表情侧头,隔着大约一米不到的间距 , 望向端坐车中泰然自若的乔苍。
  他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在休憩,总之对这缕足以射穿皮囊的视线无动于衷。
  周容深盯了他三五秒钟 , 主动开口,“乔总,刚刚平息了这么大风波 , 就迫不及待向我下战书吗。”

  乔苍听到他说话 , 从容潇洒摘掉深咖色墨镜,卡住窗框,佩戴腕表的手探出车外,垂摆在半空,十分慵懒悠闲捻了捻指尖,“周部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手痒向谁下战术,也不会往你这枪口上撞。”
  周容深不动声色瞟了一眼宾利 , 以及乔苍半身酒红色高订西装,他淡漠的神情微微漾起一点波澜,“乔总前不久刚刚损失名下三分之二的巨额财产保自己平安,这笔钱足以买下一座三四线小城市,未曾想生活竟还如此奢华。看来是罚得轻了些。”
  乔苍不急不恼,将手臂弯曲收回车中 , 关节肘抵住窗框,食指在唇上略微停顿,眼尾似笑非笑,“周部长稍有低估我。三分之二只是一个比例 , 要看割据在怎样的基数上,一亿与数百亿同样割裂,性质怎会一样。”
  周容深微笑点头,“乔总小心些 , 再有下一次割据,再大的基数,也抵不住倾家荡产。”
  “多谢提醒,不过下一次的可能,比周部长知法犯法步上刑场还要小。”
  周容深下属闻言脸色惊变 , 上前一步要盘问理论,被他伸手阻拦 , 他笑着说了句与君共勉 , 便吩咐武警关灯 , 重新将身体隐匿在黑暗中。

  “小张 , 请夫人上车。”
  周容深语气不容更改,威胁味十足,乔苍的秘书蹙了下眉,下属来请和主子亲口命令意义不同 , 周容深已不是市局局长,他倚仗清剿毒窟的功勋傍身,在公丨安丨系统连升三级 , 副部长的官职摆出去,任何场面都是一剂响亮的丨炸丨弹 , 面子争着抢着送给他,乔苍刚从一场大难中走出,不是节外生枝的时机。
  秘书反复掂量权衡后 , 在乔苍开口吩咐他请我上车前一秒,几步跨回车旁阻止他,“乔总 , 不能和周容深硬碰硬 , 何小姐与他是夫妻,他死而复生,这段婚姻关系也起死回生,您怎能明目张胆夺走国家高官的夫人。咱们从长计议,主要还在何小姐,是否愿意和他结束。外人于情于理都是干预不了的。”
  乔苍抬眸,冷厉的目光扫射他,“将人带上车。”
  秘书有些焦急,“乔总 , 这事咱不占理,何小姐也不可能跟咱走,您何必为难她,现在息事宁人,不都是为了何小姐能好过一些吗。”
  乔苍闭了下眼睛,他的确毫无能力抹杀我是周太太这个身份 , 更无法以他霸道凶狠的处事方式,强硬让我抽离。不论权与钱都不可更改的历史,只有时间和谈判,才能从根本化解 , 而主动权仍掌控在容深手里。
  他越是步步紧逼不肯退让,容深越会更加握紧,而我也只能狼狈夹在中间百般煎熬。
  乔苍一声不响,侧脸几道青筋狠狠颤了颤 , 摇上车窗隐匿在玻璃后,下属打开车门,掌心抵住我额头,将我搀扶进入,与此同时宾利扬长而出 , 甩出一片浓烈的烟尘,巷子口也空荡下来。
  下属坐在驾驶位 , 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 , “周部长 , 会所与赌场都有省委的高官保 , 咱不能勤于过问。再说这些场子一直问题不大,毕竟内地查得严,虽说经营违禁,也是大多数这行都会涉足的项目 , 比如黄和赌,盈利多纳税也多,稽查没找到大的纰漏。公丨安丨部那边您直接发批文结案就是。再者乔苍两日前已经亲手接管盛文。”
  周容深眼眸在车窗前一枚垂吊的铃铛上停住 , “你觉得他会安分吗。”
  下属笑,“自然不会 , 乔苍是狼子野心,金三角的毒不碰了,也不是咱的威慑 , 而是他自己想要金盆洗手,沿海这边的黑帮头目,乔苍依然是龙头 , 他位置被推崇到这里 , 想撤也撤不了。不过他做事很小心,这一次教训作为前车之鉴,他更不会留蛛丝马迹给我们。”

  周容深探出手臂,拨弄了两下铃铛,叮叮咣咣的声响在车内浮荡,“钱和势力,就是一颗野心膨胀的根源,尤其是他,他生来就Ju有站在塔尖上的雄心 , 这点雄心,再配备他强悍毒辣的手腕,乔苍永远都是我们最大的劲敌。”
  我坐在他身旁,一句话不说,下属将车驶入街道,并进车流 , 朝远方的十字路口驶去。
  开了大约十几分钟,周容深打破静默,但不是对我,而是对下属 , “先去市局。”
  下属问不回茯苓路吗。
  周容深说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如果不尘埃落定,只会后患无穷。
  下属似乎猜到他指的哪件事,透过后视镜意味深长看了我一眼 , 脚踩油门换了另一趟方向。
  这漫漫路途,我一动不敢动,掌心和脊背浮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几乎湿透了衣衫。我蓦地有些感慨,一个月前我对黑狼还能百般挑逗勾引 , 当周容深的面纱终于揭开,我却又不知所措了。
  他和我紧挨 , 中间不过一拳距离 , 随着几下碾过坑洼的颠簸 , 而触碰到一起 , 再也没有分开。他身上清冽冷浸的气场逼慑得我六神无主,我早已不用山茶花,而他仍是那味道,五年来一幕幕往事 , 或是欢喜,或是温柔,或是情浓 , 或是猜忌,涌上我颤抖的心口 , 堵塞了胸腔,一时间我堕落其中,拔也拔不出。
  他长情吗 , 他念旧吗。
  倘若他是,与沈姿分道扬镳不会那样无可挽回的决绝,他这半生所有刻骨的风月 , 所有打破的底线 , 所有近乎自虐的纵容与忍让,全部因我而起,因我而终。
  我们拥抱的最初,各取所需,虚情假意,我爱他的权,爱他的钱,爱他为我遮风避雨,他爱我的容色 , 爱我的肉体,爱我在他身下千娇百媚,纯情放荡。
  我和他的爱,起始于性,原始的,贪婪的 , 狂暴的性。
  他会在我皮肤留下牙印,掐痕,鞭痕甚至蜡痕,他曾撞击得我窒息 , 是真的窒息,距离休克只差一两秒钟,他也曾让我流了许多血,疼得昏厥。他白天是衣冠楚楚的高官 , 夜晚是发了狂的猛兽,我还不适应他,还拿捏不准怎样取悦他,甚至惹怒他的时候,我几度险些死在他身下 , 死在他**的折磨里。

  日期:2017-11-18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