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6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沉默走向靠窗的空椅子 , 旁边的阿元立刻拉开,掌心在上面抹了抹,笑眯眯搀扶我坐下,我不动声色将自己手从她指尖抽离 , 扭脸儿换了位置,压根没有接受她好意。
  原本她们都对今天要恳求我的事势在必得,她们男人发愁的买卖,对我不过举手之劳 , 可我的冷淡浇灭了她们这丝期待。

  当初抢男人,抢活儿,大打出手互相谩骂不计其数,这屋子里坐的姐妹儿,要么我不熟 , 要么背后祸害我,总之全是贪得无厌见风使舵的主儿 , 我今天肯来仅仅是不想节外生枝 , 让她们一张没把门儿的贱嘴出去泼脏 , 否则这脸我根本不会赏。
  我打量着桌上的菜 , 以及摞在墙角一箱箱烈酒,六个姐妹儿,五个菜,十箱酒 , 这明摆着是要灌我,连喘气儿的余地都不给,宝姐也觉得对不起我 , 她抹不开面子替我推掉,反而出头把我拉来 , 她眼神凌厉扫过桌上的姐妹儿,抬手给我斟了一杯酒。
  “得了,喝两杯你就走吧 , 我来收场打发。”
  我说了声好,举起杯子让她们亲眼看我喝光,连喝了三杯后 , 我托腮荫阳怪气问郦郦 , “不用你灌,我自己来,你想求我什么?”
  她尴尬讪笑,捋了捋头发,“也…没什么,就是约你吃顿饭,向你道喜。男人做了部长,这群姐妹儿你最出息了。”
  她试图化解微妙气氛,伸手揽我肩膀,被我不着痕迹避开 , 我又问其他人还有事吗。
  她们脸色都极其难堪,近乎要崩塌垮掉,我冷笑拎起皮包,“我从入行就心术不正,踩踏女人,利用男人 , 但不是所有心术不正的人,都有资本熬到我的位置。我风光的几年宝姐手底下姑娘我没亏待过谁,钱和资源能给就给,这些也是我自己挣来的 , 不是大风刮来的。今天我正式宣布,我何笙退出圈子。从此以后,和这行沾边儿的人,谁也不要说认识我 , 更不要求我。通过我攀附周容深,或者乔苍,回去告诉你们背后金主,都死了这条心吧。”

  我撂下这番话,和宝姐说了声有劳 , 踢开门扬长而去。
  我走出酒楼没看到等候的司机,只有车在街角停着 , 我走过去伏在窗上往里看 , 司机趴在驾驶位沉睡 , 任我如何拍打玻璃都毫无反应 , 我猛然觉得不对劲,他这副样子像是被人击晕。
  我正准备仓促离开,面前这扇玻璃倒映出身后一趟窄窄街巷,巷子口停泊的黑色奔驰闪了闪灯 , 前门打开,迈下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信步直奔我而来。
  我按捺住慌乱转身 , 眯眼紧盯逼近的对方。

  他距离我仅剩一米不到,才缓缓停下 , 语气恭敬而谦卑,“夫人。周部长接您回家。”
  我一怔,心口蓦地漏掉了呼吸 , 脸色也隐隐泛白,“接我回家?”
  男人笑着点头,“怎么,您忘记自己是部长夫人了吗。周部长刚从北京回来不久 , 他根基在这边 , 许多事挪不开手,暂时一段时间都不能远调至北京,还要在特区居住,本想都处理好再请夫人回去,这事也急不得,公丨安丨事务琐碎太多,部长也很想念夫人。”
  他一边说一边回身指了指,“部长在车内等您。”
  我越过他头顶看向角落安稳无声的奔驰,窗子紧闭 , 合拢得密不透风,什么也看不清楚,不过能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炙热凝视我,未曾移开分秒。
  那样一双深刻而火热的眼眸,令我手足无措,他仿佛洞悉了我的全部,连我的皮囊都剌破,窥探到我的内心,我的灵魂 , 我无处躲藏,赤裸暴露,任由他掌控我每一丝惊慌,矛盾 , 挣扎和震撼。。..
  男人侧身示意我过去,我没有立刻回应,而是情不自禁捏紧了裙摆,“容深…他清楚我现在的生活吗。”
  男人云淡风轻一笑 , “那不重要。部长恢复真实身份前,夫人受了许多委屈,不管您做什么,违背初衷还是心甘情愿,都是为了生存。部长除了心疼怜惜 , 不会追究任何,也没必要纠结陈年往事 , 夫人安心回家就好 , 部长待您一如既往。”

  一如既往。
  我舌尖抖了抖 , 一股酸楚和苦涩缓缓融化蔓延 , 我和他还能一如既往吗。
  他心里没有疙瘩,没有死结吗。
  这漫长的后半生,我们还能相安无事,风平浪静吗。

  乔苍就像一根锋利的尖剌 , 如鲠在喉,他时刻阻碍我们的呼吸,隔阂我们的靠近 , 我不可能遗忘他,也不可能彻底摆脱这段风月 , 容深也不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心思那么缜密,他会无数次勾勒幻想我和乔苍这两年的时光,他看着我这张脸 , 嗅着我的味道,该是如何支离破碎的情感。
  我低下头,有些迟疑 , “他…住哪里。”
  男人说住在茯苓路的故居。
  我身体狠狠一颤 , 五脏六腑内流窜的血液,都在这一刻冻住,凝固。
  茯苓路的故居是他和我那栋别墅,我在那里住了三年之久,他牺牲消息传来后,我勾引常秉尧搬到珠海,中途回过一次,便再也没有踏入。
  我怕那里的空气,怕那里的阳光 , 怕房间熟悉的陈设,熟悉的味道,我一面吩咐保姆不许擅动,一面又畏惧逃避那原模原样的每一寸。
  第一年,我未曾想过在这茫茫人世间,还能与他久别重逢。
  第二年 , 我怀疑他仍旧活着,以另一个身份,另一副面孔,活在他的使命里 , 我幻想有一天,我可以将他安然无恙带回,我再也不放开他的手,再也不让他离开我的视线。
  这一日终于到来 , 我却变了。
  金三角的乱世烽火,纠纠缠缠,在我为了容深刀山火海,最需要他拥抱和拯救时,为我出生入死奋不顾身的人是乔苍 , 他一次次击垮我的底线,打破我的围墙 , 他来势汹汹满身是血闯了进来 , 我怎舍得不给他一席之地。
  男人见我迟迟未动 , 小声提醒我部长还在等您 , 有什么您到车上说。
  我跟随他走到巷子口,奔驰在阳光中静谧停泊,副驾驶坐着一名持枪武警,作为警卫员护送 , 他隔着挡风玻璃朝我敬礼示意,后厢无声无息,我想要看清里面景象 , 仅有一片模糊黯淡。
  男人伸手正要拉开车门迎我上去,西北方向的长街驶来一辆银色宾利 , 车速非常快,甚至掀翻了道旁供人纳凉的遮阳伞,硕大的红色伞帽从高处重重砸下 , 溅起地面飞扬的尘埃,几乎将这车吞噬在浓烟灰雾中,却仍噬不灭它的犀利闪亮。
  一个尖锐凄厉的急刹车 , 宾利狠狠摆头 , 直接横向漂移,拦在这辆奔驰前,挡住了三分之二的去路,巷子口狭窄,阳光顷刻被阻碍,一丝光亮都不剩。
  我吓得屏住呼吸,四肢也僵硬,惯力刮起好大一股劲风,迎面扑朔而来 , 将我额间碎发拂乱,车尾和我几乎几厘米之差,男人也是愕然,手臂挡在我身前,我惊魂未定从停稳敞开的窗子看见乔苍的脸。

  他目视前方一言不发,更未曾偏头张望这边 , 似乎对这件事毫不知情,驾驶位西装革履的男秘书推门走下,他恭谨而儒雅,径直向我走来 , 站定后微微弯腰,“夫人,您和朋友用过餐吗。”
  我心脏剧烈跳动几下,嗅到隐隐的战火气息 , 我点头说吃过了。
  他笑说那乔先生来得正是时候,他来接您回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