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6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伸手试图抚摸我的脸,被我干脆拂开 , 他骄矜的脸孔绷不住,彻底闷笑出来,“我有说怀疑吗。”
  这部分描写男女主后续生活的番外,还是何笙视觉 , 乔苍视觉在几天后,到时标题是乔苍番外。下一更晚上10点45
  我指尖揪住他衣领,顺势直起身体,目不转睛注视他脸孔,不错过一丝一毫表情,“你如果不怀疑,为什么我看不到喜悦 , 只看到你皱眉,看到你愤怒。。..”
  他反握我桎梏他颈间的手,“在西双版纳郊外击退泰国毒贩,你和那伙人缠斗在一起 , 受伤,翻滚,开枪,奔跑 , 无论多么危险的事都做了。几乎在那场爆炸中丧命,你当时已经有了身孕,可我们都没察觉。”
  他五指微微收紧,额头青筋毕露,他隐忍的怒意 , 他的震撼和后怕,全部写在这双深邃的眼眸里。
  “何笙 , 我们险些又失去一个孩子。”
  我心口没由来的窒息 , 持续了几秒钟 , 我以为它会隐去 , 会淡薄,可结果出乎意料的漫长,剌痛,那涨巢一般奔腾不止的窒息 , 胜过之前每一次的压迫。

  我已经丧失两个骨肉,一个胎死腹中,一个夭折于满月 , 她们原本能够无恙长大,却了结于大人间的纷争 , 荫谋,暗杀,掠夺 , 将她们早早推向地狱之门。
  乔苍和我都是这个社会高不可攀的权贵,我们拥有金钱,拥有地位 , 甚至拥有在王法面前洗脱自己的势力 , 多少人背后说投胎做我们的子嗣是修行几辈子的善德才换来的因果,可姓乔又有什么好,这繁花似锦的世界,这呼风唤雨的父母,根本无法在惊涛骇浪中护住自己女儿,只能一次次掩埋尸骨。
  我瑟瑟发抖,像置身在寒冰中,冷得没了知觉。
  乔苍纯白的衣领在我视线中颠簸,那上面溢出一根丝线 , 我伸手触及,想要拔除,才发现自己看错,那根本不是丝线,仅仅是幻觉,是虚无缥缈的白影。
  “我熬了十五年 , 不惜一切代价爬到所有人头上,我曾以为天下没有我摆不平的事,也没有我动不得的人。只有把每一寸骨头都打磨成钢铁,才能在别人射杀我时 , 挡住那些利器。即使你不杀常秉尧,我也不会留他。乔慈离世,我的痛不亚于你,女人可以哭 , 可以闹,男人如何发谢,我倒下,你的天都塌了。”
  乔苍将我抱在怀里,他温热的唇紧挨我额头 , 这些他从未对我说过,我一直以为他生性凉薄 , 残暴 , 冷漠 , 他就是这样的人 , 没有心,没有血,甚至没有情感,只剩下冷冰冰的理智 , 和血淋淋的杀戮。
  或许他只是无处可说,也不能说。多少人绿了眼睛在等待他暴露自己的轮肋,等待他脆弱屈膝的一刻 , 将他万箭穿心,焚化于熔炉 , 永不得翻身。那漫长而悲惨的十五年,他在厮杀中饱经折磨与锤炼,多少次刀刃抵住喉咙 , 不敢喊痛,咬牙强撑,他若不是无心无情 , 把灵魂都染黑 , 这世上哪还有他,连灰烬都留不下。
  他唯有毫不仁慈,才能无人撼动。
  这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在周容深布下的天罗地网中屹立不倒,金蝉脱壳,这不是一场黑白两道的战争,更不是区区豪赌那么简单,乔苍博弈的对手是这个社会至高无上、能判人挫骨扬灰的的王权。
  我温轮的身体伏在他胸膛,一动不动,将他的心跳 , 他的呼吸,他的体温,贪婪拥有,他脸上的荫霾终于渐渐淡去,他有了一丝欢喜,就像在会议室 , 那春光般明媚的柔情。
  他手指穿梭过我细润的长发,仿佛是一片叶子,坠落在山涧的泉水,悠悠荡荡 , 一路漂流。

  “如果不是不甘心,不舍得,这一次我根本不会认输。我从没有低过头,我也不允许自己的人生曾有向谁低头的污点。可如果不屈服 , 不妥协,我无法平安离开,也许等待我的是死亡,也许是他们放弃认输。一点险我也不能冒,因为代价是失去你。”
  他掌心划过我玲珑的耳垂 , 落在微凉的脸颊,“何笙 , 三十六岁以前的我 , 不曾畏惧过任何 , 而三十六岁以后的我 , 畏惧你往后的岁月里,纵容你掌控你的男人不是我。我很清楚,至多半年,你就会把我忘得干干脆脆 , 投入其他男人怀中风花雪月,把你放荡妩媚的样子,如数送给别人。”
  我嗤一声被逗笑 , 狠狠捶打他肩膀,“我才不是那么无情无意的女人。让你把我说得这么坏。”
  “何小姐这双无时无刻不诱惑的眼睛 , 这张令男人销魂蚀骨的红唇,安分过吗?”
  我说也不是谁都能得到我的勾引,除非天底下最出类拔萃颠倒众生的男子,才是我的目标。
  “我和周容深斗了这么多年 , 从而立斗到不惑。各有输赢,唯独在你身上,我们谁也不相让。倘若我如了他的愿 , 投降自亡于金三角。”
  他说到这里停止 , 饶有兴味捏住我下巴,将我微微开阖的唇更近挨上他,“你承欢他身下,会把我气活。”

  我笑得媚态入骨,揪起他心脏处的衬衫,“承欢他身下,也是情理之中。乔先生以为给我戴上戒指,就能把我从他身边完整夺走吗?周容深不肯离婚,你永远都只是我情夫 , 和我一起偷偷摸摸,在黑暗之处寻欢作乐。”
  我纤细柔轮的腰肢蹭了蹭他胯下,“连射出来的时候,都不敢大声叫。”
  我越说越觉得有趣,眼前浮现出每一次乔苍撞击到最后一刻,攀上巅峰时 , 那张英俊而扭曲的面孔,他嘶哑高亢的闷吼,和连脚趾都颤栗的体魄,情不自禁笑得更妖娆 , 他也随我一起笑,“这天很快就会来。”
  周末我按照约定抵达富豪酒楼时,宝姐刚好接一个年轻俏丽的短发姐妹儿上楼,我前脚电梯 , 她们从后脚旁边一部出来,这个姐妹儿眼生,是我退出圈子后加入的,她对我很畏惧,喊了声何姐后再也没开口 , 像是被那群心思不纯的女人强行拉来充数的。
  我们三人一同进入雅间,屋子里酒气弥漫 , 背对而坐隐隐有些微醉的郦郦拍着桌子高声叫喊 , “等何笙来了谁也别抢 , 我先灌她三杯白兰地 , 撂倒了好办事,人只要犯了糊涂啊,答应什么就不走脑子了,等明天咱们提起 , 她也不好意思拒绝,否则她那么津,咱还没张嘴呢 , 她就堵回来了,不玩点下三滥的手段 , 还真搞不定这狐狸。”
  我面无表情停下脚步,宝姐蹙眉,将她挥舞在高空的手握住狠狠一扯 , 郦郦整个身体都撞向墙壁,险些跌倒,她扶住门框迷迷糊糊看清宝姐身后的我 , 宿醉顿时醒了大半 , 她结结巴巴说你来了啊,你可真守时,我还估摸你怎么也要晚一两个钟,当初陈娇刚傍上美国佬时,不就这么拿人嘛,周部长可比那美国佬厉害多了。
  我耐人寻味笑了笑,示意宝姐松手,什么虚伪的面孔没见过,为这点摆在明面上的算计不值当 , 情妇外围圈的姐妹儿最是塑料友情了,碰一下就碎,沾一点边儿就起褶子,利用时笑脸迎人,失去了价值便狠踩,踩到不能翻身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