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6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明白归明白,眼睁睁看着生命在眼前逝去却束手无策,身为医者,他就是不喜欢!
  进了住院部,走进电梯,他对董初瑶微笑了下,说:“我没事,不用担心,倒是你似乎在来的路上就很不开心的样子,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董初瑶低下头,不说话。
  高级病房那层到了,电梯门打开,女孩儿走出去,却没有拐弯去病房的方向,而是径直走到了对面的窗前。
  “后天,我就要走了。”萧晋刚刚跟过去,就听董初瑶开口说道,“虽然国外的学校也有不少假期,但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下次见面的时间最早也是年底,或许……三年都没有机会也说不定。”

  萧晋没有接话,因为女孩儿说的都是事实。
  “你还有别的女人,”董初瑶转过身望着他,接着道,“所以,我不奢望你能在那么长的时间里为我守身如玉,但是,你能不能看在我已经努力去接受她们的份儿上,多给我一点尊重?”
  “瑶瑶,我……”
  虽然还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萧晋明白董初瑶的意思,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却发现自己在她的面前完全理屈词穷,什么都说不出来。

  一滴泪从女孩儿的腮边滑落,她面带痛苦的问:“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有多贪心?要拥有多少个女人才会满意?”
  这个问题,萧晋依然回答不上来,不是他想要的太多,也不是他不愿意给董初瑶承诺,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如果这是平时,他肯定会嬉皮笑脸的说好话、插科打诨的把问题给糊弄过去,但宋小纯的病情就像一块大石一样压在他的心上,实在没心情再去耍什么无赖,所以,他唯有沉默。
  董初瑶静静的等着,目光由最初的希冀慢慢变成失望,最终再次低下头,轻轻的说:“我明白了,在国外静下心来时,我会把这方面的问题也好好考虑一下的。”
  “瑶瑶……”

  把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孩子给委屈到这种地步,是一件非常混蛋的事情,无论如何,萧晋都不能再当哑巴,可他刚要开口,手机却响了起来,拿出一看,来电显示是巫飞鸾。
  他怕是小纯那里出了什么事,所以只能先接通电话。
  谁知,电话那边巫飞鸾只说了一句话,就让他的心里瞬间升腾起了无边怒火。
  师父,刚才来了个护士,说让我们退房。
  这就是巫飞鸾说的第一句话,并且只说了这一句,因为萧晋把电话挂了。

  “瑶瑶,”看着董初瑶,萧晋面色凝重道,“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让你突然不开心,但你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没有错,我很想回答你,也想尽我所能让你高兴,可是,我这会儿静不下心来,小纯那边又出了事,所以,请你给我一点时间,等事情解决了,我们再好好谈谈。”
  董初瑶一惊:“小纯出了什么事?”
  萧晋没有回答,因为他已经转身向走廊里跑去。
  “孙阿姨,你先别忙活,我师父肯定不会退房的。”五分钟之前的病房里,巫飞鸾劝准备收拾东西的孙阿姨道。
  “小鸾啊,你还小,不懂这里面的事情。”孙阿姨挑拣合适的袋子一边说道,“我找相熟的护士问过了,让我们退房的是这里的一个副院长。
  据说人家昨天下班之前已经跟住院部打了招呼说留下这最后一间高级病房的,只是因为昨天值班的那个员工不知道这事儿,才把房间给了咱们。”

  “副院长怎么了?”巫飞鸾满不在乎道,“我们是花了钱的,又没有强占,是他们医院自己内部的沟通出了问题,凭什么让我们负责?”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可这世界上又有几个人会跟你讲理呢?”孙阿姨叹了口气,说,“能让副院长亲自打招呼留病房的人,肯定有钱有势,何必因为一个房间而得罪人呢?”
  “我们家也有钱有势,才不怕得罪人呢!”
  “小孩子家家的,口气倒是不小。”孙阿姨被一脸傲气的巫飞鸾给逗乐了,揉揉他的脑袋,然后又正色道,“就算你家不怕得罪人,可这里是医院,咱们正求着人家治病呢,就算有委屈,那也得忍着啊!”

  巫飞鸾眨眨眼,不解道:“我们家花钱治病,他们收钱治病,一买一卖,关系平等,怎么能说是‘求’呢?”
  “没办法,咱们国家人太多了,医生又太少,就像是十几个大姑娘配一个男人一样,你长得就算再漂亮,想嫁人,不也得求着人家吗?”
  巫飞鸾吓了一跳,问:“难道得罪了医院,医生就敢害人不成?”
  “那倒不至于,但是……”孙阿姨刚要解释,忽然反应过来眼前是一个孩子,而且还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自己一个伺候人的给人家孩子灌输那种潜规则,万一惹了人家不高兴,丢工作事小,让医院知道了可就完蛋了。

  于是,她又摇了摇头,用大人最常用的借口说:“你还小,说了你也不懂,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一听这话,巫飞鸾就急了,他可是立志要当一代名医的,如果真有医生会因为那点小事就加害病人,那简直就是在亵渎“医者”这个神圣的职业,他绝不能忍。
  “孙阿姨,他们到底会怎么做啊?你就告诉我吧,我保证不说出去,连我师父都不说。”他开始发动他小正太的可爱攻势,拉住人家的手就是一阵摇晃撒娇。
  漂亮的孩子谁都喜欢,尤其是像孙阿姨这样也有两个孩子的母亲,忍了又忍,最终她还是妥协了,打开门看看外面没人,就拉着巫飞鸾到窗户边,低声道:“阿姨可以告诉你,但你绝对不能说出去,否则的话,阿姨会丢工作的,懂吗?”

  巫飞鸾点头如鸡吃米:“阿姨你就放心吧!我嘴巴很严的。”
  孙阿姨又摸摸他的头顶,然后说:“得罪了医院,他们倒是不会害人,因为要是病人出了意外,他们是要担责任的。可是,在不犯法的情况下,他们想要给你穿小鞋,也有很多很多的办法。
  比如,病人身上疼,需要打止疼药了,他们会拖延个十几二十分钟,或者该打两毫升的给你打一毫升,这样,既能让病人多痛苦一会儿,又对病人没有太大的影响,而且,在程序上也找不出他们的错处来,因为这方面根本就没有硬性的规定。
  总之,他们是专业的,知道怎么做能让你多受罪,又不会出问题,生病的人都只想着能快点痊愈,要么转院,要么就干忍着,没别的办法。”
  巫飞鸾听得瞠目结舌。他虽然聪明,但阅历不足,根本就想象不到救人济世的医者也可以如此黑心,难道那些人完全没有医德和良心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