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01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亦是开始失控,大声的质问道:“如果你没有做过那些事情,你又为什么要找那么拙劣的借口?我陈默的确不是什么优秀的男人可我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尊严,你用了一个男人最没法接受的理由说出了分手。你知道你走之后,给我留下了什么吗?”

  “我知道。”她小声的嗫喏道。
  “你不知道。”
  她肯定不知道,我自己面对一个人的双人床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她也肯定不会知道,我每天去酒吧里用酒精麻痹自己的时候,身体跟灵魂又是多么的难受。
  这些,就是我的怨气。
  好容易有个女人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了出去,我还要回到过去吗?

  不能回到过去了。
  刚刚戒掉的烟,我不想捡起来。
  “我有我的苦衷”佟雪哽咽着开口:“在那个时候,我真的没办法不那么做,有些东西,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去背负,因为我不想拖累你。”
  “无论什么理由,我也不想知道了。”
  我吐出一口浊气,声音沙哑,却异常冷漠的对她说着。
  有些话,能说之时不想说,想说之时,已是不能说了。

  我跟佟雪都走进了这个怪圈之中,如果那个时候她告诉了我她的苦衷,我们一起去面对如果那个时候,我再坚持一些,纠缠她给我一个真正的答案的话,我们也不会变成现在只能用电话来埋怨,质问对方的两个个体了。
  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这个代价,也会让我们难过很久。
  那个时候的佟雪,很伟大,她难为着自己,给了我自由可这一切,不过是她的主观意愿而已,她不知道于我而言,那些事情意味着什么。
  我是头倔强的毛驴,一头从北方城市来到更北的地方的驴子,跟她一起,从她弃我而去的那一刻起,我只属于我自己。

  “对不起,打扰了。”
  佟雪苍凉的笑了笑,“你的确不是原来的那个陈默了,这一切都是之前埋下的苦果,谁都不怪,只能怪我自己。”
  “你”
  我张了张嘴,又狠心的将那些安慰的话咽了回去。
  “我没什么的。”
  她吸了口气,我不知道她的指间有没有夹着香烟,只知道过了片刻,她才开口说话,“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我真的慌了,在见到你跟她坐在深海的那一刻,我好像才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你
  原来,我见你跟林佳一在一起的时候,我不会害怕,因为我自信自己绝不会输给她,更相信,当我处理好那些事情之后,再去找你你一定会跟我在一起。可是我错了,彻彻底底的错了,你陈默不会因为一个抛弃你的女人就此停留,你早晚会重新给自己找个伴。”
  佟雪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在乌镇的时候,你没有给我答案,那个时候我已经有所察觉了,但我还是骗自己,把你的那些迟疑,当成是你的怨气,单方面的以为,时间会让你安静下来可我又错了,我没有相信自己身为一个女人的直觉,所以,才会有了今天,有了这种无理取闹的行为。”
  “别这么说”

  所有的话,也只化成了这几个无力的字眼,与其说我不想说的更多,倒不如说我不敢。就是不敢,因为在听到她的那些话的时候,我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的迟疑。
  自己铸成的壁垒,绝不能就那样崩塌,因为崩塌之后,会有另一个女人受到伤害
  “不,我要说。”
  佟雪拒绝了我,“这次之后,我的世界里,再也不会有一个叫陈默的男人了。”
  这是告别吗?
  真正的,体面的告别。

  既然这是她的选择,我没有理由拒绝,深吸一口气,我对她说道:“等下,我去楼下买包烟。”
  她是我即将戒掉的香烟,既然要告别,就彼此都体面一些吧。
  “嗯你好了告诉我。”说罢,佟雪便开始沉默。
  这一刻,我才知道,我爱过的姑娘,就要体面的跟我说再见了。
  用一个我们曾经争吵时,最熟悉的方式,她说话,我抽烟。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做任何事情都要讲究个仪式感。
  告别要有仪式,分手要有仪式,离开一座城市要有仪式,去往新的城市生活也要有仪式。
  终于,我跟佟雪也没能免俗,要有一个具备仪式的告别,被电话用移动网络隔开,在这座偌大的城市的两侧,假装着彼此就在身边,告别。
  我在楼下的便利店里买了一包南京还有一个打火机南京是我刚刚学会吸烟时抽的香烟,那个时候她在我身边,看我故作姿态的耍酷,眼睛里装着的亮光,好像不比天上星星差。

  拆开包装,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点燃,我终于开口对着电话那边等着的佟雪说道:“我好了,想说什么,就说吧。”
  “嗯。”佟雪很快就给了我回应,“如果可以的话,就戒了吧。”
  “我已经戒了”
  “看来我又输了。”
  “又何必为这种事情去计较个输赢呢?”我轻轻吸了口烟,然后又缓缓吐出了一个不规则的烟圈,看着它渐渐消失在这个夜里之后,感慨道:“这不是一场赌博,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
  “陈默,你错了。”

  佟雪很笃定的说:“爱情本来就是一场赌上了所有的赌博,只有笑到最后的人,才有资格去评判之前下了牌桌的人。”
  细细一想,佟雪这样形容也没什么错,人们本就是种能够支配情感的动物,最后记得的,走到一起组建家庭的,不一定是最爱,但一定是最合适的两个人。
  不论之前出现过的人有多深爱,最后都会成为故事。
  而故事的本身,不正是被人用来评判的吗?
  我扯了扯嘴角,喟然一叹,“就算这是一场赌博,你也没有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足够爱你,不是吗?”
  “陈默,你还是原来那个样子,从来不会承认自己错了。”
  “我我错了吗?”

  我错了,在那个时候任由她离开,就是我的错。
  曾经我承受的苦痛与折磨,现在她经历的撕心裂肺,都是那个错误所埋下的隐患。
  没等佟雪说话,我就直接说了出口,“我错了。”
  “陈默,我真的输的体无完肤了。”
  佟雪直接感慨道:“我没能让你改变的事情,她只用了几天就让你变了。”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时候的我,心里很复杂,我很想告诉她,这并不是张瑶让我改变的,只是经过了时间的积淀,我自己调整过来的。
  可我不能。

  如果在此刻告诉了她这些,无异于会给她留下念想,届时,又会是一种折磨。
  将还余下三分之一的烟蒂丢在地上,我给自己续上了一支烟,就这样一言不发的等着她,沉默,陈默,我只有用我的名字来回应她。
  这是她最习惯的方式。
  终于,当我手中这支烟燃到一半的时候,佟雪开口了,声音已经没了悲喜,她的所有情绪,可能在这半支烟的时间里,消磨殆尽了吧。
  她道:“我确实是输了,在见到她的那一刻起我知道自己跟她之间的差距,这种差距,不论是物质还是精神,我都没法弥补。人嘛,不管有多少钱,都是要往高处走的,你能找到她那种能够让你少奋斗二十年的女人,我又有什么理由再对你纠缠不休?博取可怜呢,还是供你取笑呢?”
  “这你就错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