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200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倒在床上,我拿出手机刷起了朋友圈,等着张瑶的晚安,也等待自己入眠朋友圈里的朋友们,过的很让人羡慕,他们或是记录今天的旅行,或是屏蔽领导之后,吐槽着领导在白天做过什么奇葩的决定,我会有选择的点赞,比方说杜城终于找到了两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组建了一个乐队。
  比方说孟阳,就算在周六,都忙着奔波于律所与当事人之间;再比方说老王,他在朋友圈里放了一张王雨萱的照片,那是一个图书馆里的午后,他在上面配字解释;“闺女学习辛苦。”
  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圈,那么我呢?
  我是不是应该发一张她的照片,然后说上一句,嘿,我的北京姑娘。

  犹豫中,我还是放弃了,因为我的朋友圈里有父母,他们依然被我无耻的欺骗着,还有博瑞的那些人,我不想在这个时候给张瑶平添流言蜚语。
  叹了口气,我准备给张瑶发条微信,问问她什么时候准备睡觉。
  可就在这时,一条崭新的朋友圈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这条朋友圈来自于佟雪。

  我们曾经是删了对方的,可在后来的合作里,又加回了好友,如果她不发这条朋友圈,我都要淡忘了自己还有她的微信。
  她分享了一首歌,李抽风的《柳枝与橙的甜蜜》。
  不知道带着怎样的情绪,我点击播放了这首歌,前奏是一段念白,歌手用微微沙哑的声音,吟唱着;
  “为何要升起船帆,用沉默的方式,浅色、粉红、灰褐,让浪一层一层袭来,打在我模糊了春秋的视线里,夜和银色的月光深了,你看见了吗?”
  “如果火还在燃烧,你还会低着头,任黑色的波浪,掩饰你闪躲的目光?那么我呢?灰色的影子,燃尽的庄园,会让你想到要回一回头吗?”
  念白至此,开始停止。
  我却不敢再往下听下去

  可我又忘了,我没有将它停止。
  “夕阳里的椰林,转眼瞧,不见踪影余光该,暂住何处,寻觅中,生起,孤独”
  歌手的声音有点平淡,可她那种孤独而悲伤的情绪是隐藏不住的。
  佟雪为什么分享这首歌?
  因为她很孤独,也因为她想起了我,在这夜里,让她逃出深海的男人
  我是有理由这样想的,那是我们来到北京的第二年,两个人趁着年假,去了海南那边的一个渔村,夕阳下,我将她拥在怀中,跟她说,如果有天我们有钱了,或者厌倦大城市的生活了,我们就来这儿定居,弄一艘渔船,我出海打渔,你在家里做好饭等我
  她好像想起了我的这个承诺。
  我颤抖着手,关掉了音乐,然后把手机丢在床边。
  它让我感到害怕,因着它正在让我面对过去的拷问。

  我还是没能忘记过去,不然,我不会听到一首歌就想起那段过往,当初的我也是这样的吧?以为自己拿起了,就没有再将它放下的理由。
  这一切真他妈可笑。
  我笑了,心里很苦涩。
  手机也在这个时候响起一声提示音,我朝它看去,屏幕上显示着,张瑶新给我发来的一条微信,“今天的约会很好,晚安。”

  我没敢去拿,更不敢去给她回复一条信息。
  因为此刻的我,心里在想着别的女人。
  我闭上了眼,喃喃自语:“就当我睡着了吧。”
  然后再度躺在了床上。
  可手机,亦或是隔着网络那边的人,并没有想要放过我的心思。
  它嗡嗡作响。
  声音极其刺耳。
  我懊恼的从床上坐起,拿过手机,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却让我的整颗心脏都不住地颤抖。

  有名有姓,不再是昵称的佟雪。
  我没敢第一时间接听,我告诉自己:“陈默,你睡着了,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都没有听到。”
  终于,冗长的震动声停止了,我开始大口的喘着粗气,就像溺水刚刚被人救上岸的行人一般。
  我慌乱的拿起手机,准备将它关掉,因为了解那个女人,她一定还会再打给我!

  只是,它又响了起来。
  就像我了解她一样,她也很了解我。
  自嘲一笑,我终是滑动接听,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没有情绪,问道:“喂,怎么了?”
  “陈默,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
  佟雪的声音有些沙哑,就像唱那首歌的歌手一样的沙哑,离开深海的时候她还没有这样,可现在,又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的呢?

  “那天我就给了你答案只是你说我不冷静。”
  强忍着,我给了她答复。
  心中的刺痛,只有我自己知道。
  佟雪笑了,笑的有些疯狂,也有些声嘶力竭,她说:“陈默,你他妈就是个混蛋,一个道貌岸然又极其无耻的混蛋。”
  “嗯对,我就是个混蛋。”
  我依旧保持着淡然,心中所有的悲痛都被自己掩藏,佟雪是个好女人,即使有些事情牵扯到了她,我也认为她是个好女人。
  在不久前,她已经被我伤害了,我不能再伤害的更深,所以,果断一些,是我对她最好的成全。
  “你为什么变了呢?变得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陈默了。”
  “所有人都会变,你不也是吗?”

  “我后悔了,真的,真的后悔了你就不能”
  “小雪,我现在有爱的人。”
  “那我呢?”
  她嘶吼着,用失去了最本真的声音质问我,“那我算什么?”
  “你也是我的爱人,不过,那是曾经了而已。”
  真正的爱,或者喜欢,做不到纠缠不休,因为尊严不允许。
  此时的佟雪,将所有的尊严都抛却了,她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歇斯底里,因为我这样的男人,值吗?

  佟雪没了言语。
  听筒里面只传来了轻微抽泣的声音。
  余下的,就很静了。
  她应该是在家里,那个她口中的,位于三环的屋子里
  她不言,我不语。
  我们就这样沉默着。
  曾经,多么无奈的字眼,它代表着我们爱过、恨过、哭过,无助也无奈过,扪心自问,我心里还是有佟雪的位置的,毕竟她是我爱了那么久的女人。
  可今天,我也答应过张瑶,答应她处理好那段过往。
  我不能食言。
  我很想劝她不要哭,也很想让她开口狠狠地喝骂我,可我又是那么的了解她。她是个骄傲的女人,喝骂以及劝慰,都是她最为不屑一顾的东西。
  她今天,在这个北京有些深沉的夜里,将那些骄傲都扔了。
  带着极其复杂的情绪,我终于开口对她说道:“如果这些话早些从你口里说出来,如果,你当初不离开我,如果,初一那天你能把所有真相都告诉我你说,我们能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吗?”
  “不能了,对吧?”我幽幽叹气,“要说我对你没有怨气,绝对是骗你的鬼话,要说我没有爱过你,更他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小雪啊,对不起,又这样叫你了,可我还要说,我们,完了。彻底的完了,在我爱上那个女人的一刹那,过去,就已经被我放下了。”
  余下,我还要对她说抱歉的,可佟雪没有给我那个机会。
  她终于像个正常女人一样,哭出了声音,所有的骄傲以及尊严,都被她自己扔到了一边。
  她说:“陈默我不曾骗过我,唯一一次欺骗,就是二十个月之前的分手,你觉得我是那种为了钱,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吗?”
  佟雪说的每个自己,都在刺痛着我脆弱的神经,让我觉得自己彻头彻尾都是个被爱情愚弄了的失败者。
  “我信,我他妈当然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