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9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乌镇的时候,佟雪曾为了帮我周旋,不顾自己身体的不适跑去陪我,也是在那里,她说,要我们重新开始,她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更他妈说过她还爱着我的话。
  现在看来,那会不会又是他们之间的阴谋呢?
  恶心。

  很恶心。
  我恍惚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头有些疼,晃了晃之后才好受一些,此时,我终于可以开口讲话,“阳子,谢谢了。”
  声带摩擦着,很沙哑。
  “哥们你这样没问题么?”
  “我他妈能有什么问题?”嗤笑了一声,我离开了烧烤店。
  北京的夜,霓虹那么闪亮。
  闪亮的又那么刺眼,让我看不到天上的星,觑起眼,我打量着四周,一切是都很熟悉,一切又都很陌生。
  这里有过我们的痕迹,那还是刚刚搬到六里桥的时候,我带着佟雪来这边吃烧烤,点上一瓶啤酒,还有她最爱吃的微辣的翅尖,告诉她我以后会在这边给她一个家,给我们一个家。

  我记得,那个时候她的眼睛很亮,满是希望,也满是坚定,我也记得,她很笃定的告诉我,她相信我,更信我们以后会在这里生活。
  嘭
  泡沫碎了,未来也碎了。
  我该责怪她么?
  凭心而论,不应该的,毕竟我现在跟张瑶在一起,曾经的那份爱,也渐渐被我所封存,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选择自己所走道路的权利,我又有什么资格去埋怨?
  其实我知道自己的怨气来源自哪里,我不敢确定她有没有背弃我们之间的感情人都很复杂,毕竟她是我曾经最爱的姑娘,哪怕是分开了,我心里也存在着她的影子。
  当初分开的时候,她说自己出轨了;在乌镇提出想要重新开始的时候,她又告诉我她从未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
  我是信她在乌镇的时候说的那些话的,这也代表着我相信她,那么,如果相信她的话,当初分手的理由是不是也该相信?
  不是我矛盾纠结,而是佟雪本就自相矛盾。
  头,很痛。
  如果我想给董舒菡他们制造出一些困难的话,我就必须要重提当年的那桩案子可重提那桩案子,就绕不过去佟雪了,不管怎么说,那张见证着肮脏交易的银行卡,是用她的名字开的户。
  “她怎么可能认识齐宇呢?”
  回到出租屋后,我倒在床上,满脑子都在想这个问题,我跟佟雪在一起那么久,她的大学同学,跟她要好的,我都认得根本就没有齐宇这号人,她原来的工作单位,亦是跟博瑞没有一点关系,北京这么大的一座城市,她不可能认识到齐宇的。
  因为她原本的生活圈,全是我。
  但,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我不去接受,我原是律师,是这世界上最为唯物主义的那种人我真的看不透,也想不出。
  烦躁中,我很想点一支烟来,让自己冷静下来。

  拿出手机,我给张瑶发了一条微信:“领导,我想抽烟,不是烟瘾犯了,而是现在不抽烟我很容易死掉。”
  这条消息发送成功之后,我就等来了张瑶的电话。
  “你怎么了?”这是她的第一句话,满满的,尽是关切。
  我犹豫了片刻,声音沙哑的回道:“这事儿我还不能跟你说。”
  “你嗓子怎么了?”
  “没事儿,可能是上火了。”
  “陈默,我是你女朋友,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长吁一口气,说道:“事情在我没弄明白之前,我还不知道该怎样跟你讲希望你能理解。”
  张瑶没有立刻给我答复,我们就这样对着彼此的听筒,互相沉默着,听着彼此的呼吸声。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终于开口对我说道:“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我知道你现在一定需要人来陪着,我去找你吧。”
  “别别来。”
  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现在这幅模样。
  “嗯,少抽一些烟,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我主动结束了通话,我怕,怕自己听她的话再多一些忍不住让她过来陪我,在一个女人那边受了委屈,到头来让她给我慰藉,对她来说,太不公平了一些。
  晃晃头,我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随意套上一件外套,我出了门。
  在楼下的便利店,我买了一包中南海,没等到回家,我在路边就拆开了包装,迫不及待的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瘾君子似的深吸一口,这才感觉身体安静了不少。
  香烟与酒,从来不能解决问题。

  可它们能在一个人最为无助的时候,给人以慰藉。
  蹲在路边,头顶就是给夜晚归家行人指路的路灯,它照射着我,将我的影子拉的很长,就那么一个,在我身边,原来,孤独,并没有因为我恋爱就此远离,它一直都在跟着我。
  春末的北京夜晚,不冷,有点闷热。
  我蹲在小区门前的路灯下面,一支一支的抽着烟,身边偶尔会路过归家的上班族,亦或出去遛弯开始归家的大爷大妈。
  他们形色匆匆,谁都不会想着看我一眼。
  这就是北京,没有谁会去关注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如果这是在我老家的那座小城,我这样在路边抽烟,一定会有街坊来过问。
  也幸好这是在北京,没有人认识我,没有人了解我,更没有人知道我正在经历着什么静,只有自己,静静的抽着烟,然后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我有过冲动,给佟雪去个电话,抛开脸面撕去伪装,逼迫她给我一个真相,可也就是想想而已,我还有没有疯,没有不顾一切到那个程度。
  孟阳说的对,我不是那种能为现在的新欢,去伤害旧爱的男人。
  但此刻,唯一的症结所在,就是齐宇跟佟雪的关系,我不是什么高尚的人,难免会往肮脏的一面去想,齐宇有钱,佟雪有貌

  “我怎么会怀疑她?”
  我重重地吸尽指间的香烟,暗骂了自己一声。
  大学四年,北漂三年,佟雪是个把七年青春耗在我身上的女人,如果她是那种可以为了钱出卖爱情的女人,她当初就不会选择跟我在一起。
  所以,当初她说自己出轨,选择跟一个愿意在三环给她买房子的男人离开的时候,我经过短暂的恼火之后,一直都是质疑的。
  唯一能够弄清楚原因的时机,就是年初一我去她家拜年的那天,可那天她的情绪很差,一再逃避我的问题。以至于一直耽搁到了现在,渐渐的,我也放下了一探究竟的心思。

  因为我清楚,我已经爱上了别的女人,关于她的一切,我都该放下。
  长舒一口气,嘴角牵起一抹苦涩的笑意,万没有想过,原本放下了的东西,会再一次让我开始痛苦。
  我颤巍巍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蹲了这么久,腿有些发麻,轻轻的蹦了两下,感觉不影响走动之后,我准备回到出租屋里,强迫自己睡一觉,然后明天去赴张瑶的约会。
  只是,当我回身之后,我就停在了原地,一道背影引起了我的注意。
  她怎么会来?
  她是过来陪我的?
  可我还没想好怎样去面对她!我不想让自己的女人,看到她心爱的男人一副丢失了灵魂的样子!
  但张瑶正站在那里,那里是我回家的毕竟之路。
  她应该是想给我打个电话,亦或是正要上楼去我的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