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63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理是个孔武有力的汉子,看起来三十多岁。虽然西装革履的,但是掩不住右手上的一条青龙,他瞪着眼道:“想赖账是吗,姥姥,要么交钱,要么挨揍过之后再交钱,你们三个老东西选吧。”
  这下说的陈九江不高兴了,他俩是老点,但是老子可是阳光青年啊,怎么能骂我老东西呢。路爱国也气愤不已,哥们麦克风在手,天下全有,正感受风口浪尖,日月旋转呢,却吓的老子八百年的光阴都消失不见了,这怎么办,你们得陪。
  最后还是陈九江拉着他们,又劝又哄,交了钱,离开了那是非之地。就这,人家还跟在后面骂了两条街,他们说,若不是看你们老,今天非打断你们的狗腿不可。
  坐到了车上,钱勇敢说:“这太***憋屈了,老子找马二。让他带几个人来,把这KTV给砸了。”

  陈九江躺在椅背上,不耐烦的道:“行了,咱们可是党的干部,怎么还搞起黑社会来了。再说人家挣钱也不容易,就不要再给他添堵了。”
  路爱国说:“唉,刚找到点乐子,这弄的不上不下的,可真扫兴。钱局,接下来还有什么安排没有?”
  钱勇敢试探着问陈九江道:“去鉴真那洗洗脚怎么样。”
  陈九江闭着眼说道:“你们去玩吧,我累了,先送我去辉煌。”
  到了辉煌大酒店,陈九江下了车,路爱国也想下来。钱勇敢说,你既然到了县城,我就有责任把你陪好,还是跟我走吧。
  陈九江下了车,正巧一阵凉风吹过,飒飒冻人。陈九江赶紧拉了拉衣领,推门进了辉煌大酒店。
  酒店的前台坐着两个女人,一个三十多岁,穿着蓝色的制服看起来是位领导。另一位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穿着一身绛红色的衣裳。她见陈九江走过来,立刻站了起来,温柔的问:“先生,您要住店。”
  陈九江礼貌的点了点头说:“是的。”
  那年轻的女孩子接着问道:“您是住单间还是双人间,住一晚上还是常住。”
  陈九江从包里掏出一张房卡递给了那个女孩说道:“之前的开好了房间,烦劳你带我过去吧。”
  那女孩接过卡,看了一眼立刻眼睛瞪的浑圆。她将卡交到了坐在那里只顾着修指甲的少丨妇丨手中说道:“石经理,这是三号楼的房卡,您看一下吧。”
  听说是三号楼的房卡,石蕊立刻站了起来。她抓过房卡看了一眼门牌号立刻笑着问道:“您好,您是陈县长吗?”

  陈九江点了点头道:“是我,上午陆主任帮我安排的房间,这才有空过来。”
  “陈县长您好,我是前台的副经理石蕊。之前陆主任交代过您要来的。他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您住好呢。现在我就带您过去吧。”小少丨妇丨石蕊立刻带着陈九江往三号楼走了过去。
  陈九江跟在石蕊的身后,看着她那蓝色西裤下包裹着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很是带劲,不觉得多看了两眼。
  同样是西装,挺胸凸肚的男人穿上,立刻显得大气蓬勃,英姿焕发。一旦穿在女人的身上,立刻就变了一个样子。凸显出她们那柔美的曲线,尤其是屁股蛋子和饱满的胸膛,更是相得益彰,闪烁生辉。
  陈九江面前的这位石经理就是这个样子,蓝色的西裤包在她那丰满浑圆的屁股上,让她每一步踏出去,都要颤抖一下,很显得肉感,更显得无限的魅惑。可惜的是她的腿有点短,不过好在有高跟鞋。不但让她那壮硕的大腿看起来修长纤细,而且让她身材曲线更加合理。
  说到曲线,还是要看前胸。那紧身的小西装在腰那儿形成了一个收缩,恰好将胸膛完美的托了起来。工作需要人家支持,做人也需要人家托举,而女人的胸膛,更需要支持和烘托,这么一来,即便是虚怀若谷也会荡胸生层云,扶摇直上。
  当陈九江在石经理的身后将她那略显丰满的身材从里到外鉴赏个遍的时候,石蕊如同心有感应一般,无巧不巧的转过脸来。
  陈九江正盯着人家屁股看呢,不想人家在前面刹车了。陈九江还没反映过来,险些将石蕊撞进了怀里。虽然如此,那伸着的眼睛正好就掉进了石蕊高耸的胸膛里。
  陈九江想,这可真尴尬呀。看个屁股都会被当场抓奸,这可如何是好。不等他说话呢,石蕊抢着道:“陈县长,对不起。我一不留神崴着脚了,还险些撞到了您。您可不要生气。”
  看着石蕊羞红的脸庞,陈九江心说,生什么气呢,要生气也是你呀。难得你这么宽宏大量,我可不能再得寸进尺啊。
  陈九江赶紧说道:“没事呢,也是怪我,光顾着想心事呢,没注意到你。”
  石蕊心说,想心事你别盯着人家屁股想啊,害的人家屁股上热乎乎的,瘙痒难耐啊。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石蕊突然张口问了一句:“陈县长,您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想心事本是陈九江的托词,当然不是真的。可是石蕊就这么莫名其妙的问了,你问了之后,人家陈县长不能说我正在看你的屁股,才走的神吧。
  陈九江一本正经的说道:“刚才还真的想起的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只是可惜还不能跟你分享。”

  石蕊也觉得自己很唐突,听陈九江这么回答,微笑着掩饰了一下,就不再问了。转过身去,带着陈九江去了三号楼。
  陈九江本来脑子里空空的,被石蕊一问,确实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情。这事情还是关于石蕊的。
  小少丨妇丨石蕊,可正是熟透的季节,少了年少时的青涩,多了成熟的韵味。就如那秋后熟透了的蜜橘,一口下去,一定是蜜汁四溢,香甜满口。这样的少丨妇丨最让人动心,最让人着迷。她那看似不经意的一问,被陈九江视作了试探之举。
  石蕊的这一问,就像陈九江前不久听说的一个故事一样,让人回味,让人深思。那故事里说,一位女干部到城里去见领导,感谢老领导的栽培之恩。这种事情女干部也不常做,所以送礼的时候心是激动的,手是颤抖的。不过好在中间没有出现什么差错,一切顺利。
  只是当这女干部回到旅馆的时候,才发现,房门打不开了。女干部仔细的看了一遍手中的卡,哎呀妈呀,这不是房卡,而是准备送给老领导的银行卡。那么问题来了,房卡去哪了呢?
  女干部请来了服务员,打开了房门,这才又住了进去。可是住进房间的女干部心里却忐忑了起来,她一直盯着房门想,老领导要是今晚来了怎么办呢?
  当然同样犯难的还有老领导啊。明明是钱货两清的事情,怎么还搞了这么一出呢。我是去呢,还是不去呢。去吧,心里没有准备,不去吧,又怕伤了下属的心,这可怎么办呀。
  故事的最后也没有人说,这老领导是去了,还是没有去。更没有人说的清楚,那女干部到底是无意还是有心。反正这二人之间的友谊经过此事之后,必然是更进一步了。
  同样的道理,那么问题来了。石蕊的神笔之问,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呢。陈九江觉得,定然是有意的了,看她那样子,就是个马叉虫的老娘们。
  日期:2018-03-23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