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61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晓乐正色的说道:“可不是吗,这群小崽子,就知道捣乱拖后腿。现在你知道了,想为县里做点事情是多么难了吧。”
  话是这样说,可是没有那些小崽子们帮他停电,关晓乐不能这么顺当的搂着美人翩翩起舞呀。
  高洁陪着笑道:“是呀,做官难,做实业更难。好在咱们金鑫有您和于书记照应着,勉强还过的去呢。只是您可就辛苦了,既要应付上级刁难,还要关怀咱们这样的小老百姓的死活。”
  关晓乐说:“你能明白这点,可不枉我在你身上倾注的精力。”关晓乐对高洁的心思,天地可鉴,明月亦知。说到底就是托上床,搞一搞团结,搞一搞友谊。
  高洁笑着说:“您对我们的心意,我们怎么会不知道呢。再说咱们多年的合作了,这点感情还是有的呀。”

  关晓乐一听就乐了,他说道:“既然感情基础都有了,那咱们就趁着今宵花月正好时,巩固加深,升华一下吧。”
  高洁听了这话,掩着鼻子娇笑道:“关县长的意思是怎么升华?是上个锁链,还是加个焊条?”
  关晓乐道:“你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当然要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啊。”
  高洁轻轻的拍了一下关晓乐的胸膛道:“这不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吗?还要怎样加深呢?”

  说完这话,高洁的大哥大就响了起来,高洁轻轻的推开关晓乐,拿起电话接了起来。关晓乐本想继续和她探讨友谊长存的话题,不想高洁那轻启的朱唇中,吐出了“于书记”三个字,让关晓乐的话都烂在了肚子中,说不出口。
  高洁拿着大哥大,竖起一只手指在鲜红的樱唇前,无声的“嘘”了一下,就走到了一边。关晓乐听不清对面的话,只听高洁说道:“是的于书记,我正在想办法呢,这事可不敢烦劳您的大驾呢。嗯,嗯,关县长答应了,会帮我解决的。嗯,嗯,我知道了,我这就过来。拜拜。”
  高洁收了线,扬了扬手中的大哥大说道:“关县长,真遗憾,本来想着和您好好的沟通一下,不想于书记召唤我过去。停电的事情可拜托您了。拜拜。”
  关晓乐心有不甘,可是又不敢和于向荣叫板,只得酸溜溜的说道:“真是可惜呀,不过今后他们再刁难你,你只管跟我说。”
  高洁听了这话就停下了脚步,她天真的对关晓乐道:“有了这次,我想他们再也不会瞎捣乱了。因为这样一来,他们针对可不再是咱们金鑫,而是您关县长呀。关县长,这面子,我想您是丢不起的吧。”
  看着高洁扭动的屁股消失在了电梯里,关晓乐不由的摸起了光秃秃的下巴。这娘们还真有心机,看样子是在于书记那告过了我的刁状了。今后再用这招,只怕不太灵光了。这样也会惹的于向荣不高兴的。看来还是要再谋它法,再想出路。
  在这方面关晓乐和陈九江不一样,陈九江若是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自然是路见美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而关晓乐却更喜欢不战而屈人之兵,让人家心服口服跪倒在膝下唱征服。
  虽然说仁者之仁乃兵之大道,可是谁人愿意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甘受欺凌呢。所以在这方面正应了那句话,叫大道恒久远,却遥不可及啊。
  同样满怀心事,想着变招的,还有开发区主任王心忠。当县政府的分工一出台的时候,就有人第一时间将消息传到了王心忠那里。

  那人语重心长的对王心忠说:“老王啊,不是哥们没提醒你啊,你可要小心了呀。关晓乐的手可真长,硬逼着陈九江和他换了分工。他这是什么意思,啊?那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这话不用人提醒,王心忠都知道,这是关晓乐要拼了老命阻止自己入常了呀。
  吕栋梁在的时候,开发区是他亲自分管。吕栋梁走了之后,开发区就挂在县长富春生的名下。
  富春生想搞事情,所以让陈九江这件小衬衫穿在他王心忠的大西服的外面。可是陈九江也不是个糊涂人,自然不想长虫吃大象,撑破肚子,所以就将这天大的功绩拱手让给关晓乐。那么关晓乐想干什么呢?这就得从他和王心忠的关系说起了。
  关晓乐和王心忠都是城关人,虽然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是却是同一天在同一所小学报名上的学。也是同一天系上沾着先烈们热血的红领巾,举着右手,捧着课本学起了语文数学和品德。
  从一年级开始,这俩人就坐在一起,成了亲密的同桌。两个人能做同桌,不是因为他俩都戴着红领巾,也不是他们个头高低配,看起来很有层次感,而是因为他俩的成绩太好了,老是在班里数一数二——王心忠总是第一名,而关晓乐也总是第二名。
  他们的分数也很有意思,当关晓乐考九十九的时候,王心忠就考一百。若是王心忠考九十七,那关晓乐就跟商量好的一样,一准考九十六。
  甚至有一次,王心忠考砸了,只考了个八十三,你猜猜怎么着,关晓乐居然砸在了八十二上。这么一点,就连老师也没法解释,他值得说:“你们俩呀,可真是命中注定的好同学,亲兄弟。今后踏入了社会,兄弟手牵手,天涯任你们走。”
  两个人就这么着,真的成了好朋友,在学校里一直同桌到了高中毕业。高考之后,谁也没考上个大学。于是就托了关系,到镇政府里去上班。

  王心忠托的是七姑八大姨的表舅,关晓乐找的是七舅老爷的表外甥。最后,找的居然是同一个人,也都进了城关镇。后来两个人的工作轨迹虽然不尽相同,但是上升的路线又一次重复了上学的经历——总是在王心忠提升了一级之后,关晓乐才能顺利的升上一级。
  两个人就这么你追我赶,你前我后,从副股长,股长,一气都干到了镇长。只是王心忠是城关镇的镇长,而关晓乐是下面乡镇的一个镇长。
  当城关镇丨党丨委书记离职之后,王心忠的机会就来了。那一年他可是当时书记的不二人选呀。正当王心忠欢欣雀跃,快马加鞭想要接过书记的枪的时候,一夜之间,城关镇的大街小巷里,都贴满了关于他的大字报。
  那个时候最流行的就是贴大字报,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官多大,只要大字报上墙,靠边稍息挨批斗,是分分钟的事情。
  当然人家那大字报上的内容也不是无中生有,而是有事实有根据,那是言之凿凿,字字似铁。大字报上写了王心忠的三件坏事,一是搞破鞋,二是搞贪污,三是搞贿赂。
  搞破鞋说的是王心忠搞了当时大河县最著名的交际花,人民医院的叶小茜。叶小茜在大河可是家喻户晓的人物,按她自己的话说,凡是大河县有点头脸的男人,都上过老娘的床。
  作为城关镇的镇长,王心忠自然算的上是头面人物了,无需调查,大家都觉得他是上过叶小茜的床的。不但如此,只怕那洗脚水也喝过不少。
  至于贪污,那大字报上写的更清楚了,一共是三万五千四百八十二点五块。这个点可用的真精妙,就连王心忠都怀疑,这是不是他老婆写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