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40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雕漫不经意道:“什么大人物?”
  众人不说话了。
  张大雕忽然又道:“你们确定自己做的是合法生意吗?”
  梁阿姨紧盯着张大雕:“钟家是不是做的合法生意,全首都人都知道。”
  “嗯……”张大雕拿起药方看了看,忽然又撕成了粉碎,然后重新写了个药方,说道,“我这个药方较特别,一般的药店只怕没有买,你在医学会有熟人吗?”
  梁阿姨想了想道:“倒有个姐妹在医学会工作。”
  张大雕道:“那你亲自跑一趟,把这药方交给她,让她帮下忙。”
  梁阿姨看了看药方,疑惑道:“这些药材药店没有卖吗,我怎么觉得不是很特别啊?”
  张大雕道:“你最好还是去医学会,反正我是为了你好。”
  梁阿姨为难道:“可我和那个姐妹也不是很熟啊,而且,她也和药材没什么接触。”
  “哦,那随便你吧。”张大雕起身道,“我有些累了。”

  钟敏急忙道:“那我送你楼休息。”
  等张大雕楼后,梁阿姨才收回目光,小声问钟鸣:“儿子,你这个朋友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觉得他说的话有些古怪呢?”
  钟鸣看了看药方,咬着嘴唇道:“妈,这个二愣子肯定是个有能耐的人,而且来历神秘,要不,你按照他说的去做吧,反正没什么坏处。”
  “行!”梁阿姨也不管现在是时间,起身道,“那我现在去找那个姐妹抓药。”
  可她一出门,直奔首都最大的一家药房,拿出药方问道:“掌柜的,这药方的药你们这儿有吗?”
  掌柜的看了看药方,眼睛猛然一亮,很肯定道:“有,不过,这药方可不是谁都开得出来的,你能告诉我是谁开的药方吗?”
  “哦……”梁阿姨眼珠一转,急忙道,“那麻烦你了,我还有事。”
  说着,她拿了药方走,然后直奔那个姐妹家,期间还打了个电话,愣是大半夜的把人家从被窝里揪了出来,递药方道:“好妹妹,这事你一定要帮我啊,我女儿还等着救命呢。”
  那个姐妹也没多想,以为药方的药真的只有医学会才有,带着梁阿姨马不停蹄的赶到医学会所属的大药房,递药方要求照单抓药。
  然而,那个抓药的医生拿着药方看了半天,又找出一本药典来对照了一下,接着看了看梁阿姨,问道:“谁开的药方。”
  梁阿姨感觉事情有些不寻常了,结巴道:“是……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他说叫二愣子。”
  医生眨巴着眼睛,好像没听说过二愣子这名字,不过,他却道:“你等会啊,我打个电话。”
  说着,他直接拨通了大爷的电话:“会长,我这儿有个药方,配伍是……”
  大爷一听药材的配伍,连鞋都没穿赶了过来,仔细研究了一下药方后,也问了同样的问题,然后二话没说,让医生把药抓了交给梁阿姨,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儿的人?”
  梁阿姨见会长为了个药方居然亲自来了,哪敢怠慢,如实把家底交代了一遍。
  “嗯,好,那你回去吧,照方煎药,保证你女儿药到病除。”送走了梁阿姨后,大爷急忙给白姐打电话……
  “什么,你确定那药方是张大雕开的?”白姐震惊了,她做梦都没想到,张大雕居然回来了。
  “确定!”大爷道,“我们药房有张大雕临床实践的暗底,他自己也说叫二愣子,不是他还有谁呢,只是我不明白,他把药方送到医学会来是几个意思?”
  白姐微一思索:“我先查一下再说。”
  结果,这一查她立马知道钟家遇麻烦了,笑道:“这小子,敢情又是看钟家姐妹了,想要我们给钟家解围。呵呵,这事交给我了。”

  回头,梁阿姨感觉心跳好快,她也是在商场摸爬滚打的人,自然不是傻子,知道能惊动会长的不是药方,而是开药方的人,但她想不明白,张大雕看去普普通通的,又那么年轻,不像大人物啊!还有,他为什么非要自己来医学会抓药,难道只是想告诉自己他不是一般人?
  “不对,肯定不对,他一定有什么深意!”在梁阿姨瞎琢磨的时候,她老公忽然打来电话,惊喜的叫道,“老婆老婆,喜事,大喜事啊!”
  梁阿姨心肝一跳:“什么喜事?”
  “我们有大靠山了!”老钟语无论次道,“那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啊,那个幕后人物还大好几圈,而且,他还亲自询问我们公司的情况,问我们到底遇了什么麻烦,又是谁在刁难我们。”
  “啥?”梁阿姨猛的踩住刹车,震惊道,“哪个大人物,到底有多大?”
  “大……大到一人之下,万人之!”老钟亢奋道,“我们发达了,不但麻烦解决了,还有天大的好处等着我们啊,这真是老天开眼啊,好人有好报哈哈哈……”
  梁阿姨脑子里顿时短路了,然后狂飙回家,冲钟鸣问道:“儿子,客人呢?”
  “哪个客人……你说二愣子啊,人家休息了啊。”

  “那我去三楼……不!”梁阿姨心念百转道,“不能这样,太明显了,我要淡定,别把人家吓跑了。”
  “妈,你在说啥呀?”
  “没……没什么,时间不早了,你们也休息吧。”梁阿姨搓着手,忽然又拽住钟鸣道,“儿子,这个客人你们千万别怠慢了啊,人家可是救你妹妹的,明白吗?”
  “明白!”钟鸣笑道,“妈,我知道怎么做的,保证不会怠慢了他。”

  “那你保证!”梁阿姨还不放心,直到钟鸣一再保证后,才兴冲冲的煎药去了。
  转身,钟鸣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精光,他可是知道自己的老妈有多精明,多高傲的,可这一转眼对张大雕态度大变,明显不正常嘛,难道,那家伙真不是普通人?
  更让他震惊的是,一大早,小妹在房间里大喊大叫起来:“消了消了,我身的紫斑消了,妈,妈呀,你们快来看呀!”
  所有人立马涌到了小妹的房间,一看,她身的紫斑果然消退了,虽然还没有全消,但明显好了大半。
  小妹其实名叫钟眉,只钟敏小半个小时,因为是双胞胎,平时姐妹俩都心灵相通,形影不离,有什么喜怒哀乐也都感同身受,甚至,私下里她们玩笑说以后要共侍一夫,永不分离;所以,看到纠缠了妹妹半年之久的紫斑终于消退了,钟敏喜极而泣,越发感激张大雕的救“命”之恩。
  当下,她(钟敏)顾不得高兴,考虑到张大雕也是有病在身,慌忙跑到厨房煮了两个荷包蛋端到张大雕的房里——她倒想熬燕窝粥什么的,可从未下过厨,唯一会做的也是荷包蛋了。当然,她自己觉得做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要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而对于钟眉的病情变化,张大雕早心有数了,因此安安心心的赖在床睡大觉。些日子以来,他还从未安安心心的睡过大觉,更没有机会赖床,这会自然是要好好补一补的,不睡到自然醒绝不起床。
  只是,谁都知道,早晨的男人都有种生理反应,哪怕没做羞人的梦,也依然会斗志昂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