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5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被我逗笑,他侧过脸避开笔尖 , 我的撒泼打闹在门外一阵急促脚步声经过时停下 , 秘书看了眼腕表 , “时辰到了。”
  他淡淡嗯 , 将椅背上的西装披在我背后,“会议室有空调,当心冷。”
  我白皙纤细的皓腕攀住他肩膀,风情万种倾靠过去 , 向他脸上呵了口气,“乔先生要带我去开会呀。这算是怀抱美人上朝听政吗?”
  他扬眉轻笑,“留下何小姐自己 , 哪口气忽然不顺心,还不拆了我的办公室。”
  他的温柔与宠溺令我跋扈的劲头熄灭 , 我将脸埋在他衣领内,“你会不会一直对我这样纵容。”
  “从前不都是吗。”
  我不依不饶,“我问以后。”
  “何小姐还想杀我吗。”

  我故意说手痒了还会想。
  他一怔 , 我将他推开,一路娇笑跑出门外。
  这趟走廊通往三间会议室,我并不知道是哪一间 , 于是乖巧安静跟在乔苍身后 , 擦拭打磨得光滑的砖石偶尔会滑跤,我走得不稳,小心翼翼踮着脚跟,乔苍原本与两名部下交谈,眼神从瓷砖倒映纠缠的一双人影中察觉,忽然停下脚步,示意对方止住汇报,侧身朝我伸出手,我凝视他绯红厚重的掌心 , 立刻明白他意图,有些别扭骄矜,“我自己走。”
  “怎么,一向无法无天的何小姐,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他说罢正要收回,被我两根手指揪住 , 重新勾了过来,我梗脖子瞪眼,一副不饶人的架势,他发出几声闷笑 , 牵着我的手抵达会议室。
  高层股东陆陆续续从尽头的一部电梯内走出,特意让开一条路,等我们进入才从跟上,会议室的落地窗敞开了三分之一 , 微风灌入花香四溢,仿佛是早开的茉莉,又仿佛是玫瑰,我叫住路过我面前的一名女助理,问她是什么这样香。
  “槐树花。”
  我疑惑问那不是北城才有吗。
  “南城气候温润 , 还有什么种不了。只不过凋零早一些,但花季盛开又美又香 , 就栽在窗外的花坛后 , 昨天刚开。夫人有兴趣可以去观赏。”
  我笑了笑 , 秘书在乔苍左后方的空位放了一把椅子 , 招呼我坐下,所有股东高层全部到齐后,乔苍将最近传言正面回应了下,我偏头迎着明媚绚丽的阳光凝望他 , 他身上雪白的绸衫平整而洁净,没有褶皱,没有细屑 , 浮荡的尘埃也似乎畏惧他,倾倒他 , 不论怎样飞舞掠过,都未曾沾染上。
  他是如此清俊倜傥,风华毓秀 , 时光与岁月不曾在他脸上遗留半点痕迹,他笑时堆叠在眼角那浅浅细细的皱纹,也是一种极致的蛊惑 , 一种沉淀的味道。
  我是如此幸运 , 又如此不幸。

  倘若命运只给了我一条繁花似锦的路,我该多么珍惜又欢喜去走,走到天荒地老,走到海枯石烂,可命运用两条路弥补我的半生疾苦,我注定割舍一条。
  坐在乔苍左手边的股东搓了搓手问,“乔总,这么说以后盛文可以高枕无忧,所以风波都已经止息。”
  乔苍说风波依然会有 , 这样大的都可以解决,其余更不算什么。
  股东大笑,“我们跟乔总是跟对人了,能够让一家企业长盛不衰,这未必是有本事的人,或许赶上了好的时代 , 或许赌对了好的领域,总之运气和大格局占据了成功的九成。怎样评判一个领导的智慧,才干,就要看他面对危机时能够破解的能力 , 显然,乔总在这方面已经无懈可击,完美无暇了。”
  乔苍端起茶杯,示意各部门做汇总 , 这时我忽然没由来一阵恶心,那股子酸辣又晦涩的味道积聚在胸口,实在难受到极点,并且一点点上移,抵达喉咙时又返回压下 , 没有支撑片刻,在我找秘书要水时 , 便卷土重来 , 而且来势汹汹 , 抻得整个人都翻江倒海 , 我眼前骤然天旋地转,泛起一阵漆黑,接着整个人朝前倾压,大口呕吐。
  我的突发状况惊了汇报财务数据的主管 , 也惊了在场所有人,他们纷纷诧异看向我,对我的失礼十分不解。
  秘书打圆场说夫人食了冷饮 , 脾胃不调,大家继续。
  乔苍趁助理上茶时 , 偏过头握住我的手,柔声问我,“只是恶心吗。”
  我晃了晃脑袋 , “还昏昏沉沉,很嗜睡。”
  他目光不动声色掠过我的小腹,“多久没来了。”
  我心头估算下 , “有一段日子了 , Ju体记不得。”
  他眉眼间渗出一丝格外明朗深邃的笑容,加深,加重,弥漫至整张脸,那样的笑容仿佛四月春光,桃花长堤,柔情刻骨,他淡淡嗯,再不多言 , 一直握着我的手开完这场会。
  乔苍推掉了稍后两个应酬和一份公干,直接吩咐司机将我送去医院,我拍了张片子,又抽了一管血,便糊里糊涂跟着他回家,他什么都没有和我说。
  第二天午后 , 秘书开车载着医生将检查结果送至别墅,我刚从午睡醒来,他们走进房间,递给乔苍报告单 , 他接过反复看了许久,看不出什么,他让医生直说。

  “恭喜乔总,夫人有喜了。”
  这似乎是乔苍意料之中的结果 , 连一旁的秘书都十分镇定,唯有我惊讶无措,彷徨愕然,半响都不敢触摸自己腹部,金三角是我这辈子距离死亡最近时 , 甚至我几乎就站在了死亡之门前,竟然悄无声息降临了一条幼小生命 , 顽强驻扎在我体内。
  他指尖在某一行字上停顿 , “多久。”
  医生说七周。
  乔苍原本温和平静的脸孔 , 骤然凝聚一抹荫沉 , 侧面轮廓紧绷成一条弧线,仿佛在咬牙隐忍,他胸膛剧烈起伏几次,将化验单放置在桌角 , 宽大掌心扣压上面,迟迟未曾开口。
  医生不明所以,也不敢询问 , 开了安胎药便匆忙告辞离开。
  秘书将他送出房间,只剩下我们两人 , 遥隔一库各自无声。
  我缓慢爬起,伏在边缘注视静坐沙发处的乔苍,他眯眼紧盯地上的鹅绒毯 , 一簇簇白色绒毛被窗外缀满柳絮的阳光笼罩,温情而斑斓,只是他这副冷冽沉寂的样子 , 我心里不由咯噔一跳。
  两个月前 , 正是乔苍与萨格逢场作戏,我和黑狼的私情在金三角传得沸沸扬扬时,我三次进出黑狼私宅,还曾留宿半夜,这些他一清二楚。
  我用力捏住库单,嗓音沙哑质问,“你怀疑我?”

  他微不可察皱眉,“怀疑什么。”
  “怀疑我肚子里是谁的种。”
  我这句话令乔苍沉寂的眼眸终于抬起,“怎么,不是我的种吗。你和他做过。”
  他起身朝我走来 , 脚掌如同踩在棉花云朵上,毫无声息。
  他站定库头,在我过于冷淡极端的反应里,隐隐溢出一丝有趣,“何小姐这样表现在外人眼中就是不打自招。”
  日期:2017-11-18 0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