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43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皱起了眉头,内心深深的感受到了恐惧,周老大没有要杀我,但是我却觉得比要杀了我还要恐惧,我知道他要开始了。
  折磨我的灵魂!

  第398章:力挽
  是他们,我跪着的身体萎靡下去,我闭上眼睛,我服气了,绝对服气了。
  “年轻人,你找我?”
  我听着这个老头的话,就抬头看着他,我笑了一下,我说:“是啊,还记得那年夏天去你店里赌石的父子吗?”

  “我害过的人太多了,有点想不起来了。”
  我听着他的话,看着他的脸,就笑了起来,真他妈是个恶人,这里的人都他妈的没一个是正常的。
  “邵飞,他赌石三十年,经验应该比你丰富,但是他栽的跟头比你还多,你买的料子,都是从他手里出来的,也就是说,他先栽了跟头,然后才轮到你,一个赌石三十年的人都不敢保证自己赌石能稳赢,又何况是你?赌,我不反对,但是以赌为生的人我就反对了,我不想啊光跟你误入歧途,我是在帮你,帮你走上正确的道路。”周老大认真的说。
  我看着老刘,我说:“那些窗都是你开的?”
  “是啊,都是我开的,可惜,我也很看好的料子,但是开了窗之后,就垮掉了,老大说有个傻子要来玩,我只好都拿出来了,你就是那个傻子吗?年轻人,赌石没有稳赢的,经验只能左右,不能稳定的,我也靠赌石谋生,做个百亿富翁,也沦为阶下囚过,曾经在公盘上也翻云覆雨,也在弄岛浮浮沉沉,做一个开窗的小老板,我给你一句忠告,赌石是个坑,能上岸,就尽快上岸吧。”老刘平淡的说着。

  我问:“你为什么不上岸?”
  “我?我没办法上岸啊,你是赌徒,我是赌鬼啊,我已经烂死在赌石这条坑里”老刘有些唏嘘的说着。
  “邵飞,我挺欣赏你的,连陈发都敢坑,当年我爸爸都栽到他手里了,你也不打听打听清楚,你就敢接受,勇气可嘉,加入我们吧,有大把的钱赚”花花诱惑着说。
  我看着周老大,我说:“他挖你墙角啊”
  周老大笑了起来,说:“都是坏人,没有什么墙角可言,你跟他们不一样,我们从来不宣扬我们是好人,我们做事也重来不告诉自己做的是好事,我们知道,我们只做坏事,所以,只要你加入我们,你帮谁做事都无所谓。”
  我看着他们,脸色平淡,他们真的不宣扬自己是个好人,裸的标识自己是个坏人,我捏着鼻子,站起来,拎着货,我说:“好,我会比你们更坏,周老大,你会后悔的,我坏起来,绝对会让你害怕。”

  “我欣赏你,我等着你,没有最坏的恶人,只有更坏,如果有一天你坏到能把我干掉,那时候,我会更加欣赏你。”周老大平淡的说着。
  我拎着货,走了出去,没有人拦着我,在门口,我看着王青,他鼻青脸肿的盯着我,我拽着他的衣领,我说:“王青,你很坏吗?我让你知道什么是坏人。”
  王青推开我,舔着嘴唇,说:“我等着,你他妈的抢我的女人,我要当着你的面搞她,你咬我啊”
  我松开了王青,我笑了一下,转身说:“周老大,我很欣赏这个王八蛋,你没看错人”
  我说完就走,外面都是人,没有人拦着我,我手里拎着货,几十公斤,这些东西散出去,会害死多少人?我挨多少颗子丨弹丨才能赎罪,我不知道

  我冷傲的走过人群,看着那些恶鬼,我迟早会把这些肮脏的地狱抹平
  离开工厂,我站在路边,周老大真的放我走,他是有多大的自信啊,不,他不怕我反水,因为田光是他侄子,田光不会不相信他,不会背叛他,只要我还对田光有所谓的兄弟义气在他就不怕我做什么事。
  田光是我大哥,他为我挡过刀子,为我对抗过五爷,为我跟他舅舅对抗过,每一个人,每一次都是顶着多大的压力与凶险,没有人知道,只有我知道,他是我大哥,我不会看着他受到伤害的。
  如果周老大得逞之后,田光会死的,田光最痛恨背叛,如果是他亲舅舅背叛他,他一定会死的!
  为了田光,我都必须下水,我行走在弄岛的大路上,没有一个人,郊区的工厂空旷的很,我打了电话给赵奎,我让他来接我。
  我在路边等,黑色的夜,吹来凉爽的风,我脑子没有发热,我很平静,我要怎么做,才能扭转局面,我要怎么做,才能让田光幡然悔悟,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周老大死?
  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我们兄弟的情义不会被割开!
  难,很难!
  车子到了,十几个人下车,癞子他们都在,我看着那些小弟,他们没有走,我没有说话,不等他们问我,直接把货丢进车子里,上了车,所有人急冲冲的又开着车走。
  张奇跟赵奎都坐在车子上,两个人心惊胆战的样子,没有人说话,我也不说话,只是走

  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
  车子回到瑞丽,那灯火辉煌也显得厌恶,我说:“别停”
  赵奎看着我,说:“飞哥,你要去那?”
  “开,只管开,保证后面没有人。”我说。
  周老大会放心我?我想应该不会,并不是我小人之心,我只是不想别人跟着我。
  车子开到没有人的地方,后面只有我们的车子,我说:“停车。”
  车子停下来,我拿出来电话,但是又把电话丢了,我招招手,张奇立马就把电话拿来了。
  我拿着张奇的电话,给五爷打了个电话。
  什么是对的?我认为对的就是对的,什么是错的?田光的一厢情愿就是错的,他亲爱的舅舅并不爱他,只是当他是一颗棋子,甚至,还厌恨他,所以,田光是错的。
  “五爷,是我,啊飞,盈江码头见,一个人来就好,马帮生死”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没有多说一个字,我把电话丢给张奇,说:“去找杨瑞”
  两个人没有说话,但是黑暗中,我看到他们的表情都极为严肃,气氛压抑到了极点,车子启动了,我们朝着码头开过去。
  我看着窗外,我得成长起来啊,我不能老是躲在田光的背后啊,每次惹了事都要他救我,我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我要救他啊,救这个很么都狠,但是却有点迷恋亲情的白痴大哥啊。

  亲情是很难得,但是不能盲目啊。
  到了码头已经深夜,漆黑的码头没有一个人,只有船只上还有人在说话,但是也随着风飘走。
  我拎着货朝着杨瑞的船走,杨瑞在码头上等我,见到我,说:“飞哥”
  我看着他的脚,已经装上了假肢,但是没有多说,而是说:“让人看着,等五爷来了之后,一公里有任何人进来,都给我打,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
  日期:2017-10-18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