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6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巫雁行面色微红,双手无力的推着他的胸膛,喘息道:“知道没时间还撩拨我做什么?啊……别、别乱动,我真的有话问你。”
  萧晋动作不停。“你问你的,我听着就是。”
  巫雁行无奈,强忍着身体的麻痒,深吸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严肃一些。
  “你又收的徒弟是怎么回事?小鸾的仪式这才过去几天啊!”
  萧晋眉头挑了挑,失笑道:“不是吧?!你是不是也太霸道了点儿?难不成我收了你儿子当徒弟,这辈子就只能有一个徒弟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巫雁行说,“只是你收小鸾的过程那么复杂和漫长,这一个却这么简单,我怕那孩子心里会不舒服。”
  萧晋微微一怔,作怪的手就变得温柔起来。“我没看错,你真的是一个非常合格的母亲。”

  巫雁行笑笑:“别拍马屁,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小鸾是你的首徒,就算不能获得你的偏心,我也不准你轻视他。”
  “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萧晋撇嘴道,“你是一个非常合格的母亲,但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蠢蛋母亲。”
  巫雁行眼睛一瞪,刚要开口,嘴巴却被萧晋的手指给抵住了。
  “收徒弟的事情,来之前我就已经告诉你了,”萧晋接着道,“你跟小鸾讲的时候,他有表现出什么伤心或者不高兴的样子么?”
  巫雁行回忆了一下,摇头说:“没有。但是,你知道那孩子很聪明,也很会骗人,要是他心里别扭,却不表现出来呢?”
  “他就算要装,也应该是在我这个处事不公的师父面前装,你是他的母亲,是他最亲的亲人,为什么连你也要瞒着?”
  说着,萧晋在她挺直的鼻梁上轻轻刮了一下,又道:“傻婆娘,你把你的好儿子想的太简单了,或者说,太普通了。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也清楚我对他有多么的看重,连经脉都比常人多出半条家伙,怎么可能会跟一般的孩子一个样?”
  巫雁行闻言低头沉默片刻,还是不放心的问:“他真的能一点都不介意?”
  “介意也没关系,”萧晋说,“我保证他今天只要跟着我去一趟医院,不管现在心里有着怎样的芥蒂,都肯定会烟消云散,甚至还会觉得自己的师妹很可怜。”
  “为什么?”
  “还记得我给小鸾的那个‘萧门木牌’吗?那是我萧家非常重要的信物,它的持有人在我家是可以和萧家子弟享受同等待遇的。
  虽然我对一些迂腐封建的传统规矩很不屑,敢娶带孩子的女人,敢不经请示就随随便便收外姓弟子,但唯独有一条,是我就算敢坏规矩也做不到的,那就是发放那块木牌给女徒弟,连亲闺女都不行。”
  巫雁行的眼睛瞬间变得无比明亮,惊喜道:“你是说,小鸾他……”
  “没错!”萧晋笑着点点头,“小鸾是我萧家第四代的首徒,除了不能继承我家的家业之外,在其它方面的地位基本等同于长房嫡子,就连我将来的亲生儿子见到他,也得规规矩矩的喊一声师兄。”

  巫雁行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用力的抱住他,哽咽道:“萧晋,谢谢你……”
  “谢什么?我收小鸾,是因为我喜欢他,不是跟你交易的筹码,你以为我萧家的名头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戴在头顶的么?”
  “还是要谢的。”巫雁行摇摇头,抹去眼泪,说,“一直以来,我都担心独自抚养小鸾会给他养成太过阴柔的性格,孩子的成长是需要父亲的。现在,有你来填补这方面的缺失,我终于可以完全放心了,所以,我真的很感激!”
  “就只是口头说说么?”萧晋嘴角坏坏的勾起,大手也再次不老实起来,“光有个‘父亲’的名头,太吃亏,你总得给点儿‘父亲’的福利不是?”
  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巫雁行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正是虎狼年纪的中间点,再加上她骨子里的M倾向,身体的敏感度根本就不是年轻姑娘可以相比的。

  之前有话要说,她还可以勉强做到无视萧晋的骚扰,现在不但心事没了,还得到了一个让她欣喜若狂的结果,有感激的成分加成,几乎是顷刻之间,某个地方就变得泥泞起来。
  勾住萧晋的脖子,她踮起脚尖,红唇凑到他耳旁,吐着热气腻声说:“如果你想,在这里就可以,但是,你确定那位董二小姐会一直乖乖的等在花厅里吗?”
  萧晋眼角抽搐着用力推开她,没好气道:“死婆娘,明知道什么都做不了还勾引我,屁股又痒痒了是不是?”
  巫雁行娇喘吁吁,面红如花:“是啊!人家好痒的,你赶紧抽我一顿吧!”
  萧晋心脏很不争气的剧烈跳动了一下,扭头就走,留下身后一串咯咯娇笑。
  离开雁行医馆,车开了好一会儿,萧晋才发觉气氛似乎有点不大对,转脸看看副驾的董初瑶,问:“这会儿你怎么这么安静,想什么呢?”
  “我平时很闹么?”董初瑶淡淡的问。

  这话根本就不是这姑娘的风格,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萧晋蹙起眉,仔细看了看董初瑶的脸。很平静,没有丝毫喜怒的情绪,却给他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出大事儿了!
  但是什么事儿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想开口问,但碍于后座上的巫飞鸾,只好暂时忍住。

  到了医院,车刚停好,董初瑶就推门下去了,等房代雪从李战的车上下来,两人就手拉手的朝住院部走去,从始至终看都没看他一眼。
  拽住李战,他递过去一支烟,问:“在雁行医馆,我离开的那段时间发生什么了?怎么瑶瑶看上去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李战没有接烟,脸色也比平时要冰冷许多,仿佛回到了两人初次见面的那个晚上。
  “瑶瑶会因为什么不高兴,你心里就没点儿B数吗?”
  卧槽!这货都开始说脏话了,明显事情要比想象的还严重的多啊!可是……我啥都没干呀!
  李战丢下那句话就走了,愁得萧晋直抓脑袋,扭头瞅瞅站在后面的巫飞鸾,就问:“我跟你妈出去谈事的时候,你师娘接到什么电话了吗?”
  巫飞鸾摇头。
  “那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对劲的事情?”
  巫飞鸾还是摇头。
  萧晋就又开始抓脑袋,没发现他的宝贝徒弟嘴角已经忍不住挂上了一丝坏笑。
  宋小纯已经搬进了高级病房,这孩子明显对新的环境有点不适应,看着董初瑶她们的表情虽然亲切,但眼底深处总有种隐隐的胆怯挥之不去,直到看见萧晋出现,笑脸才真的舒缓下来。
  “师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