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8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就把昨天晚上遇到的情况,当然,他没有说跟自己有什么关联,只是说在饭店看到这么一情况。
  城管是干嘛用的?他们的职责是什么?
  顾秋道:“一旦有人把权力当成牟利的工具,这是一种不可想象的罪恶。区区几个小小城管,竟然无法无天到了这种地步,简直令人发指。根据这些年以来,发生的大大小小事例,都足以说明,城管是否必要存在,成为了很多人争论的话题。要么改造,要么取缔。在我个人认为,如果城管不能很好地履行他们的职责,那就只有一种结果。”
  唐书记道:“这个取缔嘛,我看也太过激了,全省这么多城管,如果取缔,打击面也太宽了。这事,得议议。”
  “至于你提到的公车改革方案,我正在琢磨这事。公车制度一直以来,都引人关注。现在很多媒体,网民,都自觉地加入了对规范用车的监督中来,越来越多的负面影响,对我们树立起来的形象可是完全格格不入。这样吧,你回去起个草。把方案给我看看。”
  顾秋回到办公室,叫韩琛把自己在武源市的公车改革方案拿出来。花了一整天的时间,顾秋做了些删减。
  同时又把城管这摊子事,也写成报告。当然,这份报告,必须具有说服力,否则常委会议上,过不了他们这个关卡。

  公车改革方案,倒是有现成的思路,只要加以完善。城管改造,顾秋也比较有经验。可那个特供问题,就要好好推敲了。
  一天时间内,推掉了所有的接待,不见任何人。
  齐雨在下午四点左右,来到顾秋办公室。
  韩琛当然知道,齐大秘书是老板多年的朋友了,曾经一起并肩作战过,因此他破例进去汇报。
  齐雨见到顾秋,看到他正忙着整理这个报告,齐雨就凑过来,“你这个方案只怕行不通。”

  纤纤玉指,落在顾秋面前的报告上。
  齐雨说的是特供一事。
  顾秋当然也知道,如果这份报告不能通过,取消特供可能将成为一大阻碍。
  齐雨道:“现在市场上这么乱,监管力度几乎等于零。不是他们不努力,而且一些黑心的非法商人太多。为了牟取暴利,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你现在提出取消特供,他们岂能答应?”

  顾秋道:“你有什么建议?”
  齐雨说,“我觉得,这一点你暂时不能提,顶多也就是督促监管部门继续打击,严格把关。如果市场上这些不法商业行为没有了,特供也没有任何意义。”
  顾秋一想,咦,齐雨说得很对啊!
  避其锋芒,迂回前进,这招不错。
  顾秋笑看着齐雨,“真没想到你的脑壳这么好使!”
  齐雨两眼一翻,“有你这么骂人的吗?”
  顾秋笑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齐雨笑了起来,“不是我找你,我要找也是晚上找你。白天才没这闲工夫。”
  看到霸气十足的齐雨,在自己百般妩媚的模样,顾秋用暧昧的眼神望着她。
  想到两人前段时间,彻夜不眠的缠绵,顾秋仍然有些难以自控。齐雨哪能不明白他的心思?敢情此刻,他脑海里的自己,就是没有穿衣服的模样。
  齐雨白了他一眼,“宁书记找你去!”
  顾秋跟齐雨来到宁雪虹办公室,宁雪虹正忙着,顾秋道:“没有打扰到你吧?”
  宁雪虹目光投过来,“刘才韬儿子的事情,你怎么看?”

  顾秋就明白了,肯定是刘才韬过来找过宁雪虹。虽然他儿子这点事,不值得宁大书记出面,但是市纪委那边,肯定看宁雪虹的脸色。
  顾秋道:“这个我不方便插手吧?”
  看来宁雪虹还是挺给顾秋面子的,毕竟刘才韬是副秘书长,宁雪虹可能担心因为这事,影响顾秋在工作上的配合。
  至于刘处的事情,市纪委那边一直在等上面的态度。他们核实了一些事实,刘处平时的为人也不怎么样,所有的开销,都在单位报销。
  正因为顾及到他的背景,才一直拖着没有下结论。
  宁雪虹显然是想给顾秋一个人情。
  可顾秋并不这么认为,他倒是觉得,刘才韬儿子的事,不能与工作混为一谈。当然,酌情处理也得看情况。
  如果具备这个条件,倒并不一定要把人家往死路上赶。
  顾秋在宁雪虹那里坐了半小时左右,宁雪虹的意见是,把他以前报销的费用如数返还。其次,开除公职。

  这么处理,已经很严格了。就差没有送交司法机关,这也算是给刘才韬一点面子。
  顾秋对这种处理结果,当然没有异议。
  当天晚上,刘才韬就收到消息,经市纪委调查核实,他儿子损公肥私,在经济上存在较大问题。因此正式决定,开除其公职,并责令其如数返还私吞公款。
  刘才韬叹了口气,当天晚上就拿了钱去赎人。
  他儿子刘处在纪委呆了十多天,出来的时候人都焉了。听到这样的处理结果,刘处急得跳了起来。
  “他们也太过份了,又不只我一个人这么做,他们凭什么拿我开刀,我不服!退钱也就罢了,干嘛要开除我的公职?”
  刘才韬骂了起来,“你个混账东西,没送你去关起来就不错了,到现在你还不知死活!”

  刘处一点都不卖账,“以后老子就做一个合法公民,每天拿着照相机到处拍,只要发现有人违反纪律,他们不处理我就曝光,看谁搞得过谁?”
  刘才韬气得快要疯了,看来这家伙还真是没有头脑。
  回到家里,刘处就埋怨,“我看这个姓顾的就是想压住你。他一个新来的秘书长,这是拿你开刀。爸你自己也知道,多开几块钱的发票,这能有多大的事啊?你好歹也是一个省委副秘书长,他们连这点面子都不给。除了姓顾的,难道还有别人?”
  刘才韬一声不吭,本来昨天他去找顾秋,顾秋可没给他面子。儿子这么说,他在心里想想,倒也真觉得有那么回事。

  不过他不好当着儿子的面表露出来,否则自己岂不是很窝囊?
  刘处在发脾气,说自己从今以后,就专给政府找茬。他是在体制内混过的人,什么情况他不清楚?
  真要是干这种事情,随便往网上一捅,也够人家灰头土脸的。
  刘才韬听到儿子这么混账,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他真要是这么做了,上面会饶了他这个副秘书长?

  父子俩在家里争议的时候,刘才韬接到一个电话,有人把顾秋在周小洁饭店里吃饭的事告诉了他。说马江南的一个亲戚,因为这事被抓起来了。
  刘才韬大吃一惊,马江南可是省委常委,顾秋竟然连他的人都敢动?
  尽管颜队只是一个小小的城管队长,但毕竟是马江南老婆的远房亲戚。象马江南这样的大员,省委常委兼市委书记,肯定有不少的亲戚或因为其他关系进入这个圈子的人。
  因为他打招呼,或其他手段挤进来的人,并不可能每个人都能当上大官,拥有实权。
  这个姓颜的队长,能够混到今天这地步,也不容易。可没想到碰上新上来的秘书长,一锅就给他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