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91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可就不仅仅是天真就能来形容的了。”董舒菡嗤笑道:“你可以养她,换句话说,你甚至都可以带她离开北京,可她的父母呢?他们习惯了富贵的生活,你让他们回归平凡,现实吗?”
  “我话放在这里,到那个时候张万山可以凭借他的人脉,给张瑶安排一场婚姻,一场充斥着利益的婚姻,来保住他们的富贵生活那个时候,你陈默,依旧是个一无所有的傻小子。”
  没有给我反驳的机会,董舒菡字字戳心的说道:“你只是一个小人物,无论在北京,还是在你的家乡,为了更多的机遇,你来了北京,可是我想问问你,挣扎在这儿,值得吗?现在,机会就摆在你面前,有时候学会退让,才是聪明人。”
  没有一丝余地,董舒菡就这样简单直接的,将我所处的境地说了出来。
  我无法反驳,事实如此我就是一个北漂,用当初佟雪来形容我们处境的话来说,我只是一只被北京城豢养起来的蚂蚁,没有方向,只能为着眼下的生存而挣扎,不能有奢望,因为在这座现实的城市里,不允许人存在奢望。
  不想被淘汰,就必须要学着适应这座城的生存法则;不想被驱赶,就必须要跟那些人一样,甚至要比那些人更加努力。
  可即便如此,我也不能背弃张瑶,她是我的女人,她的任何选择,我都不能去干涉无奈的笑了笑,我道:“可惜,我不是个聪明人。”
  “那你就等着自己的女人为了家里的利益,嫁给一个有权势的男人吧。”董舒菡缓缓的把玩着手里的杯子,玩味道:“到了那个时候,我真想看看你会是怎样的失魂落魄。”

  “你会看到的”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董总,谢谢你告诉我的这些东西,但也对不起,我恐怕会让你失望了我既然爱她,我们既然走到了一起,我就一定会陪着她,不论她做什么选择都会支持她,至于以后那天还没有到来,我又何必庸人自扰呢?”
  “可以,那咱们就走着瞧?”
  “走着瞧呗,反正你也会笑到最后,不是吗?”
  “看透了真相,却还盲目的坚持。”董舒菡拍了拍手,赞了一声,“陈默,你真够让我大开眼界的了如果,我跟张瑶还是从前的那样,我想我们会成为朋友的。”

  我笑了笑,回道:“可惜,这个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就是如果。”
  “是啊,最无用的就是如果”董舒菡长吁一口气,“你告诉我那个伙伴一声,让她做足了准备,我可不想一点力气都不费的就赢了她。”
  转身,挥手。
  饭局还未开始,我已提前离场。

  一个人,站在国贸的街道上,突然觉得自己很渺小。
  走不出这条街,跳不出东三环,更何况是偌大的北京城?
  我只是一只蚂蚁,一只有点野心的蚂蚁董舒菡有句话说的挺对的,就算是一只吃到了天鹅肉的癞蛤蟆,依旧改不了它的本质,我所能看到的,也就是眼前的这片天空了。
  昏暗,阳光被阴霾遮挡;空气沉重的有些浑浊,可我已经习惯了呼吸这里的空气,习惯了北京人说话的口音,习惯了目所能及的一草一木,更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张瑶,习惯了在她身边的日子我还想习惯这里的生活,跟她一起。
  所以,我不能走,这样灰溜溜的离开,不是我想见到的。

  但我又不能说服她放弃,选择董舒菡给划出来的那条路
  路过十字路口,我停下了脚步,现在的我,不仅仅是站在现实意义的十字路,更是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边,接下来的每一步,毫不夸张的讲,都会影响到一生。
  人生总共就那么几十年,有且只有一次,我应该对自己负责,对爱我的人负责,对那些亲朋好友负责我什么都没有,可又有很多需要我来承担的东西。
  此时,此刻,应该有个人来给我答案,张瑶,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我开始奔跑,朝着博瑞的方向奔跑,我要见到她,让她来给我一个拥抱,给我一个答案!
  办公室空着。
  正是饭点,现在的她应该正坐在某间餐厅,吃着意面,或者喝着咖啡。
  这间办公室突然显得很空旷,就像我的那间出租屋一样,唯一被填满的,只有孤独,安静的让人厌恶我很想抽支烟,借助尼古丁来让自己稳定下来。
  可我又答应过她戒掉香烟。
  就这样矛盾而纠结,我仿佛一个在沙漠中流浪了很久的行者,无比渴望甘甜的清水,却什么都没有。

  苦恼中,我蹲在了地上,焦躁不安的心反复折磨着我,脑海中董舒菡说过的话,一遍遍的轮回播放或许,我劝张瑶一下的话,我们就可以毫不费力的生活在一起了?
  当这个想法跃然出现的时候,我被自己吓了一跳,摇摇头,我暗自告诉自己:千万不要那么无耻,未来的事情还没有来,一定存在着某种因素可以让你胜过去,更何况,你爱着的那个姑娘,需要你陪着她,而不是劝她放弃。
  办公室的门,终于开了。
  我好像等了如同半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才等到她回来,见到她的那一刻,我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冲到她面前,然后迫不及待的关上了门,紧紧的抱住了她,疯狂地嗅着她淡淡清香的发梢。
  “陈默你怎么了?”
  张瑶被我的举动吓的一愣,不过她并没有将我推开,反而轻拍着我的后背,关切的问我。

  “没事儿,就是想你了。”
  抱着她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我等到了自己的清泉。
  缓缓松开怀抱,我带着歉意,说:“抱歉,太激动了一些。”
  “没事的不过,你刚刚那样真的很吓人。”
  “她跟你说什么了吗?”
  犹豫片刻,我还是决定将董舒菡跟我说过的那些话,告诉了张瑶。
  听过之后,张瑶噗嗤一声笑了,她道:“不得不说,她很了解我爸。”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能笑出来,我真的很佩服。”

  “不笑,难道还要我哭吗?然后跟你一样,像个孩子似的焦躁不安?”
  “我”挠着头,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陈默,你知道螃蟹那种生物吗?”
  “大闸蟹挺好吃的。”
  “德行吧你。”张瑶翻了一个白眼,开口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就是螃蟹,明知道北京是一兜渔网,还非要钻进来,想看看是自己的钳子硬还是渔网硬结果,当你进来之后,你就发现自己再也离不开这兜渔网了,被困在这儿不说,还要在这里生活。”
  “你的意思是,北漂的人,大多是螃蟹吗?”

  “不,选择来这儿漂泊的人,大多是鳗鱼,只有你是螃蟹。”张瑶眼神流露出一抹柔和,她轻声解释道:“鳗鱼很滑,只有那种生物才能够适应网兜里的生活,川流在人群中间,游刃有余而你,则是螃蟹,一只不剪断网兜,誓不罢休的螃蟹,这也是我喜欢你的原因。”
  “男人可以被生活击倒,可以被外力打击,但是,不能弯了脊梁。你陈默,就是这样的男人,虽然你也会改变,可你从来不会认输,在乌镇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你的挣扎,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但,你在面对我的时候,却很温柔,像个孩子,所以,我才会喜欢你。选择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