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8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喜欢听岳飞传,有日子没听过了,挺想念的。”我扯皮道。
  “嚯,现在喜欢这个的年轻人可不多了。”
  “嗯呢呗。”我敷衍了一句,寻思着该怎样将自己的请求说出口。
  “我看你还有别的事儿吧?”评书一段终了,老者见我还没走,开口问道。
  “嘿嘿。”我挠了挠头,“就知道逃不过您老的眼睛,还真有件事儿要说。”
  “晚上想在沙滩过夜?”
  “行家啊大爷!”
  “那是,一般来找我的,大部分都是因为这事儿。”老者得意一笑,“不过我是不会同意的,上头有规定了,小伙子,你回吧。”
  “别啊大爷!”
  我苦着一张脸,说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啊,您就通融通融。”
  “不行。”
  “我们肯定不点火,不乱扔垃圾。”

  “我们就到半夜,然后回车里睡觉,第二天一早再去看日出。”
  “不行。”老者接着摇头。
  “大爷,车要在停车场停一宿呢,这可不是个小数。”
  “嘿嘿,我再给您加一百,您就通融通融。”
  “咳咳你小子是想收买我?”

  “哪敢啊!”我眼珠一转,说道:“您看您的收音机,都旧成这样了,那一百就当大侄子给您买一台新的,孝顺你了。”
  老者看了眼桌子上的收音机,开始犹豫。
  “大爷,领导总不能大半夜来查你吧?更何况我们也不会乱扔垃圾,破坏景区。”
  “行了,别说了。”老者一扬手,“就算来查能咋的?我老秦还怕那些事儿?”
  “那肯定是不怕。”

  “去吧,别玩太大就成。”
  “谢谢您嘞!”说着,我将五百块钱扔在了他桌子上。
  “你这小滑头。”秦大爷哈哈大笑着,手一挥,同意了我的请求。
  解决好这个问题之后,我回到停车场,叫上了张瑶,拎着我们买的那些东西,来到了沙滩,寻到两个长凳,我们放好东西坐了下来。
  现在临近浴场封闭,游人渐渐少了起来,只有我们还惬意地坐着。

  “陈默,你怎么解决的?”张瑶自行启开一罐啤酒,喝了一口之后,问道。
  我嘴角一扬,“佛说,不可说。”
  “德行吧你。”她翻了个白眼。
  沙滩,海风,夜色,啤酒,还有身边坐着的姑娘,有那么一瞬,我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个带着理想,带着爱情奔向北京的时候。

  “真好。”
  “好什么?”
  “没什么。”我摇摇头,学着她的样子打开了一罐啤酒,大口的喝着。
  夜,海风微凉。

  我脱下外套,递给张瑶:“天凉了,披上吧。”
  “谢谢。”张瑶接了过去,带着点关切,问道:“你不会感冒吧?”
  耸耸肩,我若无其事的喝了口酒,揶揄道:“感冒了就请病假呗,带你这个大总裁出来,把你伺候好了才是我最该做的事情。”
  “陈默,你变了。”
  “我哪变了?”
  “变得油嘴滑舌,会溜须拍马了。”
  “那你把衣服给我吧,很冷的!”
  “喂,你还会不要脸一些么?一个大男人,那么不绅士。”

  “你看你这个人,真是虚伪。”我翻了个白眼,“好说好商量的给你,你还挑三拣四,现在我要回来,你还来说我没有绅士风度真的,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你更无理取闹的动物了么?”
  “什么跟什么啊,我就确定?”我不解。
  张瑶没有说话,月光打在她的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洁白的光晕,她低下腰,脱下了一只鞋子,见状,我赶忙制止道:“这么凉的天,别着凉了。”
  她顿了顿,一言不发的把另一只鞋子也脱了下来,然后将自己的裤腿挽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张瑶侧过头,“你不是说我无理取闹么?更无理取闹的还在后面。”
  我好像猜出了什么,但又有些不敢确定,“喂,你赶紧坐下来把鞋子穿上,别闹了行不行。”
  “不行。”她很笃定。
  “我靠”
  我还要说些什么,但是张瑶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她脱下了我的外套,拿在手中肆意的挥舞她开始奔跑,月光下,沙滩上,她赤着脚,奔跑在这个夜色里。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从童话世界中跑出来的精灵,微凉的海风吹乱了她的发,岸边的海水传出的声音,仿佛鼓点一般为她伴奏。

  我,看痴了。
  即使有猜测到她的举动,也看的痴了。
  真的很美。
  我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用镜头记录下这个时刻。
  本来,我是想阻拦她的,毕竟这个夜很冷,可当我见到这样活泼的她之后,就放弃了那个想法,张瑶所背负的东西太多了,她需要释放,而我突发奇想的带她来这里,不就是让她释放来的么?
  我不该拦着她,而是应该陪着她。
  就是陪着!
  我学张瑶刚刚的样子,将鞋袜脱下放好,然后挽起裤腿,向她跑去,大声喊道:“别你一人疯,我也要疯,我们一起疯。”
  “那你来追我啊!”
  她听了下来,原地转了两圈之后,又欢脱的跑了起来。
  “我来啦。”
  说着,我快速的向她冲去沙滩很软,细微沙粒给脚底的触感很强烈,此刻的我就像是踩在棉花上,我跑向了她,就像十七岁那年,跑向那个暗恋了很久的姑娘。
  海岸边。
  见张瑶停下之后,我也在她身旁停了下来,只需几步,我们就能触碰到冰冷的海水,我注视着她的侧脸,“就到这儿吧,别下水,凉。”
  “要你管?”她转过头,正好跟我对视。

  她的眸子很明亮,纵使现在是黑夜,纵使天空有皎洁的月、不远处的岸边有灯火,也没能挡住她眼中的光亮。
  我不敢与她对视,干咳了一声,说道:“我不管你,也管不着你但是,如果你感冒了的话,公司里那么多的事情谁来处理?”
  “我不想管了。”她道。
  我一脸错愕的看着她。
  “来时的路上,我都在想这个问题其实,把公司交出去也没什么错。”她淡淡的说道:“董舒菡拿到我这个位置,还会保留我股东的权利,到时候我也可以跟那几个家伙一样,坐享其成。”
  我知道,这不是她的真心话,因为在乌镇的时候她曾跟我说过,她没有放弃的理由,她必须要坚守住她父亲交给她的家业。
  可刚刚的话又不似作假。或许,她真的想放弃了?
  “好好休息也好,依照咱们公司的实力,每年你都能分到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
  “是啊,到头来还不是为了钱?”她自嘲的笑了笑,说:“陈默,其实我们都一样的,无论是什么人,处在什么地位,做着什么工作,到头来都是为了钱,你说对么?”
  “如果是为了钱,就不是你了。”
  这次,我没有逃避,直视着她明亮的双眼,说道:“你这么辛苦的为了博瑞付出,其实是想守住你父亲托付给你的东西,更想证明自己的价值。”
  见她渐渐变了脸色,我柔声道:“我不是特别了解你,但我知道你的苦,这些东西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其实其实你不想放弃。”
  “可我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