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5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见他们净聊些不着调的,就说道:“人家可是玫瑰带刺,名花有主呀,你是惹不起了,还是好好吃饭吧。”
  路爱国也说:“老钱,你这么一说谁还有心情吃饭呀,还是去KTV吼上一嗓子吧。”
  路爱国可不是想去唱歌,感慨什么伏枥之志,亦或者是抒发抑郁之情。他去那里是想拉两个青春靓丽的小妹,找一找年少轻狂的感觉。
  陈九江听了他的提议也觉得好,他说:“大河每一步的发展我可都想亲身体会呢。现在就陪你们两个人去见识一下,这KTV是个什么地方。”
  钱勇敢放下了酒杯,起身说道:“那还等什么呢,走吧。”
  说走就走,三个人丢下饭碗,就赶去了KTV。
  同样丨春丨心荡漾不想吃饭还有何志章。但是何志章不是去了KTV,而是在辉煌的包间里,看着莲步轻摆的尹素人。
  自从富春生翻了尹素人的牌子,尹素人的服务对象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富县长。但是今天她的一个小伙伴秋菊不舒服,所以只得帮她带带班,来副县长何志章的房间收个碟子拿个碗。
  何志章一见尹素人,那眼睛就发直了。这是谁呀,这是大河双娇啊。大娇自然是陈九江的“表姐”黎志玲啊。那女人现在在招商局呼风唤雨,叱咤称雄,最重要的是,她身后可靠着于向荣呢,就连何志章也只能敬而远之。
  可是这二娇尹素人就不一样了,虽然同样的天使脸蛋魔鬼身材,可是人却没有黎志玲精明。地位也远没有黎志玲那么高不可攀,只不过是个宾馆的服务员。虽然身后同样有高人依仗,可是何志章却不怕他富春生。
  尹素人端着盘子就要走,何志章在后面喊住了她,他说:“小尹呀,好久不见了呀。难得你能来我屋里,东西就别忙收了,咱俩聊聊天,增进下感情。”
  尹素人笑着道:“何县长,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您常住宾馆,我就是这里的服务员,哪天不是见上三次两次的呢。”
  何志章道:“这次可不一样呢,你都到我屋里头来了。我知道你不是为我服务的,今天到我这可算是加班呢。我得好好谢谢你。”
  何志章说完就从包里掏出了一块崭新的女式手表,递到了尹素人的手中:“小尹啊,这块手表可是正宗的日本货,时尚小巧还精准。是我上两天去日本考察专门给你带的。赶紧戴上看看合适不合适。”
  一听说是日本货,尹素人就眉开眼笑的接了过来,她一边戴手表,一边还说:“您就是说的好听,只怕这是给秋菊姐买的吧。你可得对秋菊姐好一点呀,她为了把你伺候的舒服了,这两天可是上吐下泻的啊。”
  要说秋菊最近几天“上吐”何志章是知道,但是说起下泻来,他还真不知。何志章老脸微红的道:“这个我自然省的。你看我对她多好呀,好吃好喝的尽管着她呢,过几天我还想帮她换换工作,老是让她干这伺候人的活,实在是太累了。”
  这话说到尹素人的心里去了,她说:“累倒是不累,就是太熬人,有时候说是八点到,可是十二点也不见个人影,即便如此咱们也不敢休息呀,要不然陆主任那可放不过咱们。”
  何志章试探的问道:“要不然的话,我也帮你一并办了?”
  何志章的提议让尹素人很是心动,她说道:“我是想呢,可是我能干什么呢?”
  何志章将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肩膀说道:“咱们大河正是发展的好时机,哪里都需要干部呀。你看现在招商局的黎志玲,人家一开始的时候不也啥都不会吗,现在可当上了一把手局长了呢。这样吧,我将你安排到妇联去,那里面工作轻松不用愁,工资福利有保障。年终的时候分红都比一年的死工资要多。”
  尹素人推开了何志章的手,惋惜的说道:“你说的虽然好呢,可是富县长那里是不会同意的呀,他可离不开我呢。”
  何志章道:“小尹呀,你可真是幼稚。老富那是离不开你吗?那是在玩你呢。不信的话,你自己算算,这些年你得到啥回报了?还是去妇联吧,熬个两年再提个领导。然后趁着年轻找个靠谱的对象,组建一个家庭,多好呀。”

  尹素人一想何志章说的可真有道理呢,这样老是跟在富春生的身后也不是个办法呀,还是应该趁着年轻早作谋划。俗话说的好,多条朋友多条路呀。尹素人的思想一动摇,那双玉笋一样的芊芊素手就不再坚定了,由完美防护,变成了任君施为。
  何志章见瓦解了尹素人的防御,就信誓旦旦的说道:“我何志章的为人可是包你打听的。跟着我的女人,没有一个不说好的。”
  这么一说,尹素人更守不住门户了,欲罢还迎的迈开了腿,张开了嘴。何志章心中大喜呀,这可是想吃天鹅鹅自来呀。赶紧的拔出家伙,给她来个一锤定阴吧。
  怎想到,何志章的家伙是拔出来了,还没来得及定阴呢,门就被陆清明从外面打开了。尹素人一见陆清明,吓的拔腿就跑。
  陆清明阴着脸说道:“何县长,人家尹素人是好心代班,给你帮忙,你怎么能非礼人家呢?这事若是让富县长知道了,会怎么想?”
  何志章提上裤子,生气的道:“陆清明,我还没怪你坏我的好事,你倒教训起我来了,赶紧给我滚。你他麻麻的算哪颗葱,也敢管老子的事。还不给我滚出去。”
  在何志章的面前陆清明可不敢提什么班子成员,人家可是带常委的副县长。陆清明挨了骂,还不服气,他说道:“何县长,你干了这么龌龊的事,我好心提醒你,你还骂我,你这个态度就不对了。”
  “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就龌龊了呢?说的你姓陆的就跟没干过似的。你可不要告诉我,一拖三去流产的,不是你陆清明。”
  听了这话陆清明不乐意了,他质疑何志章道:“何县长,你这么说就不地道了。这三个人里没有你的事?不说别人了,秋菊呢?我可听说她最近又不舒服了啊。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你这样搞,早晚会出事的。”
  一提秋菊,何志章就不高兴了,再提早晚要出事,那何志章更生气,他指着陆清明道:“滚,赶紧滚。陆清明,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老富的年龄也就这么一届了,等他退了我看谁还会罩着你?”

  “这不要你担心,实话跟你说吧,喜欢我的人多了,从咱们大河都能排到省城去。你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老富再老,人家孬好干了县长。你呢,我看六十岁的时候,你只怕还是副处。”
  说完这话,陆清明摔门走了。留下了暴跳如雷的何志章。可是何志章拿陆清明也没有办法,毕竟大家都是多年的老战友了,都是知根知底的,谁也没法拿对方怎么办。
  是啊,陆清明是博览众花,可是你何志章也有寡人之疾啊。总不能拿着自己的缺点去编织人家的罪名。人家陆清明服不服先放一边,关键点是,人家手里也攥着你的小辫子呢,不是一条,是很多条。而且哪一条都够他何志章难受的。
  越是这样,何志章觉得越是要搞定陆清明,因为他知道的太多。每个当领导的总是想要知道的最多,可是真的知道的太多的时候,人就会变的危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