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5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路爱国说:“我可不是你老钱,整天就想着钻女人的裤裆。老哥现在可是为了今后的出路着急呀。按说我这年龄也是快要退了,当个人大主任也算不错的了。可是这心里总是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难过。萦绕心头,挥之不去啊。”
  陈九江听了路爱国的话,深有感触的道:“老路说的是呀,前段时间我被免职的时候也是深有体会呀。这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常说的失落啊。不过老路你可要好好调整啊,毕竟依靠咱们几个的力量,让你东山再起,还需要时日啊。”
  说的好听是需要时日,可是人家路爱国是日暮迟迟,时日无多啊。所以这里的需要就意味着没有了。
  路爱国明白这个道理,他点点头道:“我明白你们的苦衷,别看现在风光无限,压力也是不小的呢。我也想明白了,我的年龄马上就到了,在官场上也折腾不出什么风浪来了。还是学学老苏,找点生意做做的好。”
  钱勇敢道:“这个思路倒是对的,是该换个路子解解压。看你的样子只怕是想好了项目,那就和咱们说说吧,没准还能给你多拉点客户。”
  路爱国心说我可就等着你这话呢,既然你提起了头,可就别怪哥哥我不客气了。路爱国道:“路子倒是有一条,那就是想跟着我那大舅哥去做建筑。可是自从出了上次那档子事之后,他就一直当我是仇人一般,无论如何也不让我入股。不知道你俩能不能帮我说一说。”

  钱勇敢放下了筷子,心中骂道,好啊你个老路,这哪是找了什么出路了呀,这分明是要从哥们的腿上剜肉吃啊。他抬眼看了一眼陈九江说道:“你这事情找我们是没有用的,最好还是要和马二商量商量。”
  路爱国苦着脸说:“马二那脾气你们不是不知道的,他可一直认为陈县长的事情是我搞的鬼,所以一直不待见我呢。陈县长,您能不能帮我出面说说呀。我也不占他的便宜,保证是真金白银的入股。”
  陈九江想,虽然当初下野的时候遭了路爱国的暗算,可是毕竟人家只是顺着大风吹了几下口哨,可并没有落井下石,火上浇油啊。更何况没有路爱国的会场提名,可就没有他陈九江的重出江湖啊。所以路爱国还是有功的。既然有功劳,就不能亏待了人家。
  想到这,陈九江就不打马虎眼了,他说:“既然是诚心实意,真金白银的做生意,马二就不该拒绝你。这样吧,之前的误会我负责找他解释,到时候你能不能入股,可还要看他的意见啊。”
  啥叫不该拒绝,就是不能拒绝。路爱国一听,就乐了。现在是你陈九江最大,只要你点头,他马二自然是不会乱放屁的。现在社会上可是天天都在唱呢,那是金桥银路铜房子。能搞上建筑,这劳什子的人大主任咱也不干了。

  路爱国一乐,就端起酒杯找陈九江喝酒,陈九江说:“酒是喝了,但是有个事情你老路要帮我办一办。”
  路爱国问啥事,陈九江说:“也没多大的事情,就是咱们河西乡这几天民情只怕有点汹涌。你帮我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安定一下后院。不要让他们认为我陈九江是个过河拆桥,寡情薄义的人。”
  路爱国道:“这个我懂,历来大浪之后必定要沉寂一段时日。吃过饭我回去就告诉他们,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们尚需努力。低调做人,踏实做事,免得被别人钻了空子。”
  陈九江点点头,说:“你能理解,这就最好。历来都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不过也不急在这一时,今天晚上好好的在县里玩一玩,晚上请你住辉煌大酒店。享受一下县领导的待遇。”

  路爱国听了很高兴,他说咱也享受下当县领导的待遇。不想话音刚落,钱勇敢就咳嗽了起来。他说:“你们俩可真是无知者无畏。辉煌是住得的吗?光是听一听,就吓得我差点卡死了。”
  陈九江不解的问:“不就是个酒店吗?怎么被你说的如此吓人。莫非里面还有女鬼出没,会勾人的魂魄?”
  钱勇敢用筷子指了一下路爱国道:“辉煌是谁的地盘?陈县长不知道,老路你该知道的呀。”
  路爱国拍了下脑袋说:“你看我,一激动啥都忘记了。辉煌还真不能住,那是咱们县‘中统’头子陆清明的根据地呀。我可听说呀,那里的服务员都叫他给办过了,老钱,是不是真的呀?”

  谈起这个,钱勇敢也来了精神。他放下筷子,说道:“县里倒是都这么传,具体真假难说。不过我可听说了,前不久还有三个女服务员集体堕胎的消息。”
  那个时代可不是后来,女人堕胎是件相当严重的事情了。尤其是未婚先孕,可更是了不得的大事,这可是作风问题,不但是本人,即便是整个家庭都会感到耻辱。
  所以,三个年轻貌美的女服务员集体堕胎可就成了震撼性的新闻。若是捅到了中央电视台,是足够上头版头条的。
  陈九江听了这话,也停下了筷子,他问道:“不会是真的吧?”
  钱勇敢压低了声音道:“千真万确。你们知道我的消息是哪里来的吗?”

  路爱国道:“能是哪里来的,肯定不是陆清明告诉你的。所以还是以讹传讹。”
  钱勇敢摇了摇头道:“错错错,咱的消息可不是你们河西的大路货,咱这是标准的第一手资料。这事是中医院的老图告诉我的。那天晚上他正好值夜班,查房的时候瞄见了陆清明带着三个女孩子上了二楼。剩下的事情不要我说了吧。”
  路爱国道:“你这么一说,倒是真的了。不过人流虽然是陆清明带着人去,但是种的时候可不一定是他一个人种的。”
  他们两个谈话的时候,陈九江一直在听,没有插嘴。并不是他对此不感兴趣,恰恰相反,他的兴趣比这两个人可要浓厚的多。只是现在位置不同了,所以话也不能乱说了。
  路爱国提出的问题正是陈九江想要问的,如果在这方面有了突破,那么今后在面对富春生的时候,自然是多了一点依仗。
  钱勇敢伸直了腰,向后躺在了椅背上:“问题谁不会问,可是答案却不那么好找。别说是你了,估计连于向荣也想知道呢。”
  路爱国点了点头道:“还是老钱看的清楚,即便是老于不想知道,别人不想吗?想干县长的人可多了去了。这个问题可离咱们太遥远,咱们还是聊聊女人吧。我可听说辉煌里的女服务员可是个顶个的漂亮,尤其是那个尹素人的。啧啧,可真是绝了。”
  一提起尹素人,钱勇敢的口水都流了出来,他说:“是呀,那女人可真是漂亮。一张素颜比花娇,大大的眼睛赛月亮。浑圆的翘臀翘上天,修长的大腿吸人眼。陈县长,那诗怎么说的,叫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编贝。嫣然一笑,惑阳城。”
  路爱国也急忙凑趣的说道:“老钱你这诗真好,我还知道下半句呢。那就是衣衫一脱,春生倒。”路爱国说的这个春生,自然指的是县长富春生同志。听说他和尹素人之间的关系紧密的赤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