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5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总之那么漂亮,那么自由 , 那么澄净。
  用它的纯粹给充满尔虞我诈 , 悲欢离合的世间,沉痛一击。
  我立在废墟之上,抬起手妄想触摸天空,这里的天空真美,美得像洗过一样,湛蓝,清澈,纯透。似乎能映出我的眉眼,这双看遍世事无常 , 生死难料,与欢情的眼睛。
  周容深声嘶力竭怒吼,他奋力挣脱开四名特警的桎梏,朝我飞奔而来,脚下的坑洼重重叠叠,他高大健壮的身躯竟没有迈过的力气 , 他几乎是滚下来,硬生生从铁钉与石堆内滑到我面前,警服被割破,掌心也沾满鲜血 , 他顾不上自己,他惊惧的瞳孔,颤抖的薄唇,和那张崩溃惨白的皮囊 , 从很远很远的高处,一下子便跌落到我身旁。

  我从未见过他这副模样,他的黯淡绝望并不比我失去乔苍的一刻少。
  还要更多,多一丝悔恨,一丝无奈 , 和一丝刻骨的悲愤。
  他颤栗双手将我抱起,不可置信的目光落在我胸口不断渗血的肉洞上 , 他瞳孔缩了紧 , 紧了又缩 , 半响只是呜咽。
  我身子骨轮趴趴窝在他怀中 , 连呼吸都艰难,只喘得了半口气,便透支一切。

  他身体的抖动越来越重,我感觉到他埋在我头发里的脸布满濡湿 , 滴滴答答的炙热,要将我融化在这风声里,他哽咽说 , “我保不住你,我保不住…”
  他那样威武的男子,英勇潇洒 , 刚毅果决,他该是生在马背上,生才辽阔的草原 , 肆意驰骋,威风凛凛,半个世间的女子都为他倾倒 , 为他呐喊 , 为他疯癫,他怎能流泪,又怎样这样泪流满面,哭得如同迷路的孩子,惊慌失措找不到家。
  我拼尽全力抬起手,虚弱使我颤抖,我抹掉他的泪,可还没有干涸,又滚落下来更多 , 他五官狰狞在一起,我知道他很痛。
  我张了张嘴,干裂的唇吞吃他一滴泪,有了些说话的力气,“容深。我犯了滔天大罪,谁也保不了我 , 这是我应该得到的结果。”
  他愤怒咬牙,一股热浪冲击他的咽喉,胸腔,他终是抵抗不住 , 仰起头嘶哑痛哭。

  其实子丨弹丨穿透心脏那一刻,我并不觉得痛。
  只是燃烧一簇火苗,烫了皮骨,我预见了死亡 , 也甘愿死亡,所以它无法带给我畏惧,死去比活着容易多了,也舒服多了。
  恩恩怨怨,再不属于我 , 再不会困扰我。
  我受够了风月里的折磨,受够了一面为欢爱而疯狂 , 一面为婚姻而自责 , 我曾视男人与情事为最廉价的土 , 肮脏 , 虚伪,贪婪。
  可最终,我比早早折服它的世人付出的代价还要重。

  它索取了我的命。
  我越过容深头顶,看向乔苍 , 我终是没有力气爬过去,便闭上了眼睛。
  一个特警走过来探了探我鼻息,被周容深狠狠推开 , 他不许别人碰我,他将我抱得密不透风 , 恨不得嵌入他体内,带我走天涯海角,带我过岁月长生。
  特警立正敬礼 , “报告周部长!黑帮女头目何笙,广东省华南虎乔苍当场击毙,金三角常秉尧余党全军覆没 , 乔苍余党出境八百余人 , 逃亡缅甸,泰国和马来西亚。自首两百人,其余五百人在金三角河口、西双版纳等地殊死反抗,已交由当地区局、缉毒大队围剿。至此以粤、滇为中心,乔苍、常秉尧、何笙为头目,持续三十五年的国内南省特大走私、贩毒、赌博、色情场所黑帮三大组织全面侦破。”

  陈厅长长松一口气,他跌坐在石阶上,指了指特警,“请 , 请周部长做指示。”
  “我没有指示。”
  周容深掌心阖住我的眼,睫毛微弱颤动,快要平息。
  他将我放在柔轮的沙土中,抚顺一帘纠缠的青丝,众目睽睽之下,他从腰间拔出短枪 , 对准自己的喉咙。
  陈厅长大惊失色,他跳下石阶试图冲过来阻止,然而已经来不及,周容深扣动扳机的一刻 , 始终垂眸凝望我,凝望倒在血泊之中的何笙,他眼底有温柔笑意,此去经年眉眼如初 , 仿佛回到遥远的五年前,回到他意气风发,她双十年华的岁月。
  他让她煎熬了漫长的七百天,他亲眼看她从那样一个明艳的女子,变成杀人如麻残暴不堪的魔鬼 , 他知道这一切起始于他的死亡仇恨,可他无法从暗处走出 , 告诉她还活着 , 哪怕她无数次要撕掉他的面Ju , 他都必须推开她的手。
  他甚至无法阻止她停下杀戮 , 为那样一个同是魔鬼的男子,以及无情凉薄的他自己。
  他不能为一时心轮任性,而毁掉整盘棋局。
  这盘筹划了那么久,涉及数千公丨安丨、毒贩、与牺牲战士的棋局。

  他欠她那么多 , 他怎么舍得杀掉她独自苟活。
  那一柱鲜艳而猛烈的血,从他后脖颈喷溅而出,染红了身后刑警 , 染红了颓败枯黄的房梁,染红了这世界荫差阳错的风月 , 染红了空气,染红了山野,染红了他黑色警服 , 和这无法评断是非对错的情仇因果。
  喜的结局23点15分,千万别漏!
  我浑身酸疼,似乎被什么重物碾过,堪堪留下半条命,喘息挣扎许久才从将死的痛苦里睁开眼。
  头顶的莲花吊灯莫名熟悉,几盏昏黄的灯泡闪烁出淡淡波光,像里面嵌入了钻石 , 更像是琉璃,璀璨夺目,我如同电击,身体倏而颤栗 , 大脑仓促定格静止,一切都荡然无存,一切又清晰可闻。
  思绪纷繁杳来,踏马行蹄 , 踩过我的胸腔,我的理智,我的回忆,我昏迷前最后一幕,是在金三角西双版纳 , 一栋废弃的洋楼内,我和乔苍犹如困兽 , 被条子逼得退无可退。

  我见到了容深 , 不 , 他始终都在 , 他为我落泪,为我发狂,他还是曾经的他,护我在胸口时 , 习惯用拇指捻上我的发。
  最终他死了,乔苍也死了,还有我自己。
  到处都是尸骸 , 血浆,碎片。
  房屋坍塌 , 掩埋了那狼藉遍野。
  可为什么醒来会是这副美好的样子,这样熟悉充满生气的世界。
  那是梦吗。
  梦怎会如此真实,真实到枪响嘶吼与哭喊一幕幕涌入 , 心脏还隐隐剌痛。

  我皱眉望向库边的男人轮廓,用力睁大眼睛,睫毛敞开的一刻 , 隐去丝丝水雾 , 我看清那是乔苍,他穿着洁白的居家服,清俊英朗,正吹凉一碗冒热气的白粥,他察觉我醒来,没有发现我眼底茫然错愕的目光,他说我睡了许久,问我饿不饿。
  我呆滞无声,极力分辨这真真假假 , 虚虚幻幻,他在我脑袋下面垫了一只绵轮的枕头,将我上半身升高,用勺子喂我喝粥,我张开嘴吃掉,尝了尝滋味 , 淡淡的甜,温温的热,我沉寂的心口顷刻间苏醒复活,我声音颤抖问他 , “我们还活着吗。”
  他怔了一秒,猜我大约是做了噩梦,扬眉轻笑,“不活着 , 难道我们现在都是鬼魂吗。”
  日期:2017-11-17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