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5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队长怒目圆睁斥骂 , “老子有什么办法!都他妈比我官大,周部长不发话,我能搞他娘们儿吗!我他妈还要不要这乌纱帽了?”
  他们喋喋不休的声音激怒了我,我满身戾气对准那个特警开枪,他恰好卧倒 , 子丨弹丨只击中了他的肩胛骨,我正要继续爆他的头,站在层层条子包围中的周容深 , 终于有了动作,他接过苏队长手中的喇叭 , 放在唇边对着远处的我说,“何笙,停止。”
  他的声音令我理智稍稍回笼 , 我按压扳机的姿势顿住,隔着被映红的空气凝望他,一个条子趁我不备 , 想要从后方偷袭 , 被我眼角余光瞥到,我猛地一个转身,枪柄对准他的喉咙狠狠一击,他被击倒在地,我毫不迟疑更不留情,开枪穿透了他的心脏。

  血流如注喷射而出,溅红我的衣裙,我咬牙切齿,如同变了一个人 , “谁敢再偷袭我,我就让你没命活着出去!”
  周容深将喇叭音量调低,不再剌激我,他露出半张脸,那熟悉的,柔和的眉眼,“你来金三角 , 不是为了找我吗。我就在你面前,你放下枪,朝我走过来。”
  我满目猩红,一身戒备 , 握枪的指尖一刻未松,随时都要开始新一场屠戮,他见我久久没有反应,声音更温柔诱哄我 , 我能听出他强制隐忍的惊慌与紧张,他怕极了,怕极了我在这条歧途走得更深,更怕极我步上乔苍的后尘。
  “听话,何笙 , 有我在,谁也不会伤害你。”
  从枪火爆发便一直沉默的陈厅长忽然在这时开口 , “周部长 , 周夫人不能留了。她有多重不可见光的身份 , 这些身份都不被社会和法律所容。”
  陈厅长说完这句话 , 他干脆抬起手,命令特警击毙我,被周容深大声喝令,“不允许!”
  “周部长,请您避嫌。开枪!”
  周容深眉骨猛跳 , 脸色青白,“谁也不许动!”
  陈厅长不甘示弱,他将自己肩章擦了擦,露出省厅一把手的标识 , 试图压住天高皇帝远的周容深,“开枪,击毙何笙!”

  周容深扔掉喇叭 , 从腰间摸出一把64式,他扣动扳机对准陈厅长的脑袋,“你这是越权!谁给你的胆子和我反着干!等你什么时候爬到我头上,你才有资格当我的面违背我的指令!”
  陈厅长只是一瞬间的惊愕 , 他目视前方,正义凛然,“周部长 , 何笙背负太多条人命 , 刚才一幕您亲眼所见,她枪杀公丨安丨,走私丨毒丨品军火,谢露省厅机密,以部长夫人身份做掩护无恶不作。这样残暴的女人闻所未闻,怎能再留?您的清名快要被她毁于一旦了。”
  周容深在陈厅长咄咄逼人下蓦然红了眼睛,他持枪的手在半空中剧烈颤抖,所有的锐气,戾气 , 煞气,都变得那般无奈而悲痛,“老陈,她是我妻子啊。我做卧底两年,你根本不知道我留下的烂摊子有多大,丧夫就足以压垮她 , 她是怎样支撑煎熬到今天,我都不敢想。她变成这副模样,都是我的错,她曾经也很温柔 , 很善良,她看到一滴血都会害怕,她不是一个恶毒的女人。”
  他指了指自己心脏,“我这里亏欠她太多 , 我下不了这个命令,我办不到!”
  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事的我。
  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来亦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难聚 , 爱与恨的千古愁。
  我放下枪,忽然丧失了全部力气。
  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悄无声息抽离了我的骨肉,筋脉 , 把我变成一张轻飘飘的纸,倘若无风,无雨,无浪 , 我便存活,可失去乔苍的我,早已津疲力竭,生无可恋。哪怕一丝风,一滴雨 , 一片浪,都能击垮我 , 磨灭我对这个世界的所有眷恋。
  这一辈子 , 我来得很不值得。
  我活在巨大的谎言中 , 我深爱的男人 , 深爱我的男人,我哪一个都没有得到。
  我走错了路,走上一条歧途,世人说何笙妖媚 , 聪慧,凶残,却没有人说何笙可怜 , 可悲,可叹。
  岁月辜负了我 , 如果可以,谁不愿做清白纯粹的好人,谁愿意在泥潭中打滚 , 在黑暗污浊的夹缝里求生。
  我拼了命想要过更好,却穷尽一生都在错过。
  错过情爱,错过生路。
  谁说 , 女子要嫁这世上最好的男人 , 要爱至高无上的英雄。
  权贵与英雄都曾属于过我,他们又从来不属于我。

  风月成就了我,风月也毁掉了我。
  何笙。
  此后漫长时光,这个名字,将永远消亡。
  周容深与陈厅长僵持不下,一个用权势力保我,一个用正义试图杀我,陈厅长执拗不过,他偷偷朝下属使了眼色 , 几名特警缓慢而无声逼近,从身后夺走了周容深手中的枪,他一惊,转身的霎那被狠狠抱住,那么多条子控制他一个,他根本没有还击挣脱的余地 , 他急得双眼猩红,朝陈厅长大声喝令,“如果你敢,我三日内必让你丢掉乌纱帽。”
  陈厅长二话不说 , 主动摘下了警帽,双手递到他面前,“悉听周部长处置。但是何笙绝不能留,总有一日您会感激我 , 是我保全了您的声誉。您为官二十载,两袖清风分文不取,如今为了自己家眷明目张胆动用私权,这么多下属眼睁睁看着,您的仕途生涯还要不要。”
  周容深面露凶相 , “妻子和官职,我要前者。”
  陈厅长斩钉截铁 , “没有官职 , 您既保不了何笙 , 更阻止不了我。她终归难逃一死。”

  周容深脊背一僵 , 膝盖蓦地弯曲,险些跪在地上,幸而特警扶住他,那身锃亮显赫的警服 , 此时毫无分量,反而成了枷锁,用法律正义声名困住他 , 令他进退不得。
  陈厅长森冷的眼神一掠而过,他重新戴上警帽 , 端正了国徽,“目标何笙,开枪。”
  这一声令下 , 俯卧在第一排的条子,对准我迅速射击。
  只有两枪,第一枪擦着我长发打偏 , 击中了身后柱子 , 柱子拦腰折断,碎裂成三截,第二枪剌入我心脏,不知是不是也偏颇一些,我没有立刻晕厥昏死,反而意识清醒,仅仅有些身不由己。
  我轻飘飘的四肢伸展开,仰倒的霎那,西北角最后一块房梁坍塌 , 整栋空旷寂寥的旧楼,在经历枪林弹雨战火纷飞的洗礼后,彻底沦为废墟,蛮荒。

  不,它是牢笼,它积蓄了鲜血 , 逼迫,杀戮和残酷,它瓦解了,也放过解脱了我。
  砖瓦与木屑坠落我身上 , 刚好砸中那颗子丨弹丨,将它尖锐犀利的弹头,更加用力朝皮肉深处扎去,隐隐的剌疼传来 , 我嘴角上扬,扯出一丝欢喜的笑。
  乔苍还在等我。
  奈何桥那么长,那么窄,陌生人往往来来,有他牵着我 , 刚刚好。
  容深仍是高高在上的公丨安丨部长,他会遇到更好的女子 , 比我忠贞 , 比我温顺 , 比我懂事 , 逊色我的聪慧,却也不会惹祸,她安安静静等候在灯火旁,迎他回家 , 陪他终老,举案齐眉。
  我耽误他的时光啊,我来生再偿还。
  视线里没有糜烂肮脏的蜘蛛网 , 没有浑浊翻滚的灰尘,墙壁与柱子尽数溃败 , 崩塌,我置身在山野呼啸的风中,远山染了黛色的林叶在阳光下簌簌摇摆 , 分不清是碧绿,还是金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