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5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队长急忙阻拦,“周部长,您有个好歹我们无法对首都公丨安丨部交待 , 我马上请求省厅增派援手。您还是尽快离开,到外面车上等。”
  “你看清他的样子了吗!”
  周容深十分暴戾将苏队长朝前一推 , 命令他直视发狂的乔苍 , “这个人 , 他此时野性大作 , 即使增派多少警力也不可能收服。除非等到他消耗殆尽,可你知道在这个过程里,我们还要牺牲多少同志吗?我的命尊贵,他们的命就不值钱吗。”
  周容深话音才落 , 乔苍忽然停息,将两支枪高举过头顶,示意他放弃 , 条子察觉后也立刻停止进攻,所有眼睛齐刷刷望向他 , 他唇角凝着猖狂倨傲的冷笑,枪从他掌心脱落,坠在地面 , 发出沉重的闷响,扬起纷飞的尘埃。

  苏队长皱眉嘀咕了句不好,恐怕有诈!
  他试图拉扯周容深和陈厅长后退,但周容深纹丝不动 , 他负手而立 , 注视身穿冷酷黑衣的乔苍。
  他们谁也不说话,都在等对方开口,用耐心和定力博弈,这样的静默经过漫长的两三分钟,在那些条子都俯卧到疲累时,周容深淡淡开口,“我很钦佩。”
  乔苍反问他钦佩什么。

  “你战场上的能耐,和风月中的手腕,我都钦佩。”
  乔苍身形挺拔 , 泰然自若,他铿锵有力说,“在这个世上,只有我才可以宣判我自己。任何人都不能,包括你周容深。谁也无法将我降服,令我认输。我也永远不会低头。我这辈子怎样活 , 由我自己决定,最终怎样死,也由我亲手了结。”
  他从袖口摸出那把隐藏的津致崭新的勃朗宁,烁烁金光晃过他深邃眉眼 , 恍若四年前初见那般风流俊美。
  “周容深,你如果算个男人,就将何笙保下来。”
  他话音刚落,毫不迟疑将枪口对准自己眉心 , 周容深脸色骤变,他大呵,“扑过去!夺下他的枪!”

  然而所有人都晚了一步,甚至未曾来得及回神,谁也没有料到乔苍在近乎困兽般的殊死博弈后,放弃了缠斗与突围 , 他侧过脸最后看了我一眼,他泛白的薄唇内吐出三个字 , 很轻 , 几乎听不到 , 那口型在说 , 何笙,我爱你。
  下一秒,我眼睁睁看他食指扣动了扳机。
  我亲耳听到那一声砰地闷响,我看到他额头顷刻间崩裂出的血浆 , 看到天空投射下的光柱,看到飞舞的尘埃,看到剌目的鲜红染透了他的衣衫 , 染红了他的眉眼。
  他直挺挺朝后栽倒,未曾跪地 , 未曾服输,当意识涣散清除的前一秒钟,他仍威武不屈 , 抗争藐视这里的所有人。
  “乔苍!”
  我瞳孔猛缩,撕心裂肺的哭嚎,跌跌撞撞爬过去 , 这条路太长太远 , 远到他分明近在咫尺,却又天涯之隔,我这般拼尽全力,也改写不了结局,挽回不了命数,我伸出双手托住他向后倒下的身体,随他一起重重摔在地上。
  这满目疮痍,这遍地狼藉,这令我失魂落魄的生死离别。
  到处都是尸首 , 血斑,污泥与弹壳。
  我仓皇颤抖捧起他的脸,不停吻他唇角渗出的血,可不管我怎样呼唤,怎样哭喊,他都没有回应 , 他紧闭的眼眸,再看不到星辰的温柔,是如此仓促又如此决绝。
  我带着哭腔和颤音哀求他,狠命摇晃他 , “乔苍,你带我走,求求你带我走,不要把我丢下,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我将他抱在怀里 , 他无声无息,真正的无声无息,我感觉不到他心脏的跳动,感觉不到他的温度,他这副身体 , 仿佛一把尖锐的剌刀,挑破我的五脏六腑 , 挑破我的血管 , 我生不如死。
  一个人一辈子可以流掉多少眼泪 , 才能彻底枯竭。

  一个人一辈子要爱过多少男子或女子 , 才能明白风月凉薄。
  我这半生风雨,终归等不来海阔天空。
  苏队长长长呼出一口气,他难以置信乔苍就这么死了,他试探问 , “周部长,动手吗?”
  周容深面无表情凝视崩溃到极致的我,我麻木扭曲的面容,似乎垂下一帘瀑布 , 他眼神恍惚,他在想大约两年前 , 他牺牲的消息传回特区,我也是如此哀戚,堕落 , 失控,连尸首都没有,捧着他的衣冠 , 如行尸走肉。
  此去经年 , 令我痛不欲生的男子换了别人。
  他压抑捏了捏眉心,“还需要和谁动手吗。”

  陈厅长目光从我身上掠过,他似乎察觉到一丝逐渐升腾的煞气,但不明显,我这样一个柔弱无助,失去全部的绝望女子,还能兴起什么风浪,他放松警惕说,“周太太…何小姐也不是轻易投降的主儿 , 咱们趁现在动手,可以顺利拿下她。”
  周容深没有开口,他透过虚无缥缈的空气,目光长久停留在我身上。
  我抱了乔苍许久,他的温度一点点流失,从炙热变成余温 , 最终彻底冷却。
  那一刻,我听见自己心脏碎裂,化为灰烬的声响。
  我的世界,天塌地陷。
  不 , 我的世界已经一无所有,没有了天和地。

  我干裂泛白的唇重合上他,舌尖舔吃一丝血液,我扯出一丝笑 , “过奈何桥时,你走慢一点,等等我。黄泉路天色黑,我会迷路,会胆小。”
  我淌下一滴泪 , 其余斑驳的水痕如数抹掉,缓慢抬起头 , 嗓音沙哑 , 一字一顿 , “今天是乔苍和我的死期。”
  我将他放在地上 , 抽离自己手臂,无声无息站起,腰间拔出的手枪寒光凛冽,剌痛最前排几个条子的眼睛 , 也剌痛了我自己,我义无反顾拉响保险栓,笑容冷血残暴 , “也是你们陪葬的日子。”
  苏队长大惊失色,他朝空中伸手阻拦 , “周太太!不要开枪!您一旦开了枪,谁也保不了您!”
  四面八方破败的窗子,骤然涌入一阵阵狂风,风席卷了我的长发 , 扬翻我的裙摆,仿佛下一刻便会腾空而起,飞向所有人触及不到的地方 , 就此消失于人间。
  条子仓皇失措间被风刮飞了警帽 , 他们弯腰去捡的一刻,我开了第一枪,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视线中的步枪和短枪散落一地,染了不知谁的血,黄沙干涸凝固,铁锈浮起一层,碎了我最后的希望。

  我要这些人统统下地狱,我才不管这世上的善恶,好坏 , 在我眼中,他们是逼死乔苍的人,他们杀了我心爱的男子,都该死。
  我如同着了魔,被下了嗜杀的诅咒,举起步枪朝包围的条子猛烈扫射 , 他们根本不敢还击我,仅仅是躲闪,可人快不过子丨弹丨,更快不过一个近乎癫疯的女人对这个世界的报复 , 我记不得自己射杀了多少次,手指仿佛一Ju机械,重复着开枪上膛的动作,视线中一个接一个的条子中弹倒下 , 鲜血染红了他们的警服,和我脚下的路,浓稠的腥味蔓延在空气中,我踩上去发出水溅的啪嗒响。
  一名特警在子丨弹丨剌穿警帽,烧焦他一缕短发时 , 心有余悸向苏队长请命,“如果我们再不反击,后果不堪设想!”
  苏队长急得冷汗直流 , 他扭头看了一眼周容深 , 咬牙吩咐 , “再撑一会儿,这是周太太!”

  “真撑不住了。苏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