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393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自负艺高人胆大,全身零碎跟一座移动军火库相差无几,又有丰富的江湖手段和见闻支撑底气,根本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野兽能够匹敌。把手里的枪栓拉了一下,道:“我不懂您说的魔鬼和山神是怎么回事,我就信任自己手里的枪,真遇到了什么厉害东西,对着脑袋一顿突突,倒要看看有没有打不死的野兽。”
  海兰察道:“老山神是打不死的神,阿穆尔魔鬼动作很快,最好的猎手也打不到的,你们这些无知的城里人啊,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相信我,蛮干会出事的。”
  小芬最近俄语水平有了很大进步,用带一点齐鲁方言味道的俄语插言道:“现在还谈什么出事,早就出事了,咱们首要做的是找回俩孩子,海兰察大爷,您要是有什么想法就赶快提出来,不然的话,我们俩就按照自己的路子走了。”
  海兰察何尝不惦记自己的孙子,否则他也不会违背祖训跟着李牧野跑到鄂温克人禁止狩猎的区域来。他也曾年轻过,作为曾经最出色的猎手,在那个如火如荼的年代里,他甚至还专门组织过鄂温克族猎手们来这里猎杀所谓的老山神和阿穆尔魔鬼。他的二儿子那时候还不到二十岁,就是在那次狩猎行动中被咬去了一条手臂。当时的情景,至今想来,仍然心有余悸。
  “你们不懂的,老山神真的是打不死的,阿穆尔魔鬼的动作比闪电还快,当年几十个出色的猎手一起开枪也只打断了它一截尾巴,却付出了十几条生命的代价。”海兰察严肃的说道:“对付这样的动物,你要首先有身为猎物的觉悟。”又说道:“在这片老山神的王国里活动,一定要先得到老山神的允许才行。”
  李牧野问他老山神究竟是什么东西,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说年轻的时候看过一眼,模模糊糊是个巨人的样子。虽然说不清楚是什么,却笃信不疑,一定要现在营地里搞一个萨满仪式后再出发寻找俩孩子。
  在亲手用丨炸丨弹扑克解决掉虎蛟那种号称攻防无弱点的奇兽后,李牧野现在对这些玄乎乎的神兽传闻有些不大以为然。古代方士们在观察大千世界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特殊的生物,当遇到解释不了的现象时,就会习惯性的搞出一些神怪论调来。其实动物就是动物,活的年头久了会有些智慧,但绝非什么神物,刀枪加身照样难逃一死。
  古往今来,大千世界都奉行着优胜劣汰的法则,人类能够占据生存链的顶端,凭的是智慧和实力,在没有这些现代化的武器时,没有尖牙厉爪的人类便把这些凶猛的动物逼迫到深山大泽中。现在有了这些现代化武器,就更没道理惧怕这些野兽。只有鄂温克这种崇尚萨满,以动物崇拜为图腾的少数弱势民族才会笃信那些神神叨叨的玩意。
  这海兰察也说不出什么新鲜玩意了,李牧野担心耽误久了会造成终身遗憾,果断决定立即出发,不顾海兰察的劝阻,带着小芬,俩人各牵了一条狗,在海兰察一个劲儿的无奈叹息下离开了营地。
  受到地下热气的熏陶和土壤营养物质因素影响,此地林木树干多以黑色为主,鄂温克人把这里叫做魔鬼居住的黑森林。但实际上,据李牧野所见,本地林木生命繁茂,木质结构紧密,纹理细腻,都是十分难得的好木材。运到外面去,未必就比什么花梨紫檀逊色了。
  二人牵着两条狗在山林中搜索小恶来和克钦的踪迹。这两条狗都是鄂温克人养熟了的猎犬,更熟悉鄂温克族人的口令。想让它们服从指挥闻味道找人,还得懂一些驯兽的手段。李牧野虽然对此没什么经验,但日部虫地师这个门户里却是有些研究的。李牧野见这狗子体大如驴,吼声似炸雷,估计即便不是虫级,也相去不远。只要它有虫的禀赋,虫地师就有办法让它乖乖听指挥。办法则无外乎利用物感生克的道理来降服。

  其中紫龙木血粉是驯虫的不二法宝。此物由极阴处生,却是以极阳的日晒之法得到,内含独特的营养物质,是一切动物不能拒绝的,而动物当中,但凡是虫级别的多有些智慧,虫地师的驭虫之法就是先以此物诱之,又以王虫骨震慑,恩威兼施,自然可以令其为我所用。
  李牧野随身带着虎蛟骨刃,比什么王虫骨都要管用。用紫龙木血粉使了个驭虫之法在这狗子身上,果然立竿见影,两条之前还不大听话的狗子立刻摇头摆尾在李牧野讨好起来。将随身带着的小恶来用过的东西放在二犬鼻子上嗅了嗅,两条狗立即伸脖抽气采集起空气中的味道来。
  小芬大为新奇,“真奇怪,这狗子怎么忽然这么听你话了,我还以为它们只会听那老头的呢?”
  李牧野一边指挥狗子搜寻,一边将道理解说了一遍,末了说道:“这山里的野兽再聪明也不会比人更有智慧,只是在山中活的久了,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无比熟悉,加上耳目动作都要比人类灵活,做出看似有些灵异的举动,所以才会被鄂温克人传的神乎其神。”
  又道:“要知道这些人之所以被赶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生存,其实就是因为在远古时期的生存竞争中败给了咱们的老祖宗,他们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生育率低,初生婴儿死亡率高,人口基数低,不得不近亲繁殖,导致基因蜕化,形成了恶性循环,所以才会几千年来都没什么进步。”
  “听着是这么回事。”小芬跟着狗子的速度一边走一边说道:“可这话从你这一脑袋封建糟粕的人嘴里说出来,怎么听着就这么别扭呢?大叔,咱们这是不是有点种族主义了?”
  李牧野道:“我跟你说这些不是瞧不起他们这些少数族群的意思,只是告诉你一个客观事实,这世间的万事万物发展都是有规律可循的,他们的经验在这地方固然有可贵之处,但有些唯心糟粕的东西听听也就算了,解释不了的事情并不是因为够神奇,而只是由于经历的人本身的无知,所以真到了关键时刻,还得咱们自己做自己的主心……”

  砰砰砰!
  李牧野的话音未绝,前方忽然连续传来三声枪响!
  二人赶忙隐蔽,循声望过去,只见远处驶来三辆履带车,第一辆车的车顶上支起瞭望狩猎的平台,十几个男女正架着枪在追逐一头毛色灰白的巨熊,连续开枪,打的那头熊全身浴血,痛苦哀嚎不已。
  李牧野一眼看到第二辆车上拉着一头死掉的庞然巨兽,整个脑袋只剩下小半边了,而那个叫克钦的鄂温克族少年就坐在巨兽旁边。
  小芬也看见了,不禁焦急问道:“怎么只有他一个,咱们的小恶来哪去了?”
  李牧野和小芬看到了跟小恶来一起失踪的克钦和一头被打死的巨型野猪,却没看到自家孩子的身影。说时迟,那时快。被那些人追杀的灰白巨熊眨眼间已到了近前,两条猎犬出于本能的跃了出去!
  砰!砰!
  两声枪响下,两条猎犬额头中弹,被当场击毙!
  “熊掌的品相必须完美保留。”履带车上一个冰冷的声音用汉语对其他人大声说道:“取熊宝一定不能让狗子碍手碍脚。”

  灰白巨熊亡命奔逃,眼看着两条狗出来挡路,意识到前面不安全,立即紧急调转方向,庞大的身躯撞在惯性的作用下狠狠撞在李牧野面前的大树上,竟将这棵大树撞的发出轰然一声。李牧野眼看着这家伙眼中充满了恐惧之色,慌不择路的调头横向逃走,巨大的爪子踩在地上,腾起碎泥乱枝,顷刻间跑出百米开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