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7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真话,他一个局长,可没那个胆,更不敢随便开除颜队长。但是邓局呢,似乎看准了,也有了选择,因为他胆敢扣押颜队。
  今天的事,你说不大吗?
  虽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可性质恶劣。
  能让这样的人混进队伍里?
  现在的南阳,给群众的印象越来越好,但是谁也无法保证,太阳照耀下的地方,没有影子?

  对于顾秋而言,他们在这里吃饭,碰到这种事,心里也不痛快。
  他当场对周小洁说,“这事你不用担心,象这种人,迟早要清理出去。以后谁再敢在你这里无法无天,你就给我打电话!”
  周小洁当然不能什么事都给顾秋打电话,她也不想麻烦人。但是顾秋能这么说,让她很感动。
  毕竟是多年的朋友了,看到顾秋依然是那血气方刚的汉子,周小洁道:“谢谢秘书长关爱!”
  结账的时候,周小洁死活不收他的钱。
  顾秋道:“你这是要必我犯错,吃饭不收钱,我跟他们有什么区别?我们来吃饭,无非也就是想照顾一个朋友的生活,你要是真不收钱,我们哪有脸皮经常来?”
  周小洁送他们到门口,万分感激。
  从彤道,“有事打我电话。”
  在回去的路上,从政军道:“这些人也太无法无天了,什么钱都收要,什么人都敢要挟。”

  跟夏芳菲,白若兰三人分手,一家人回到新搬的房子里。还没进门,城管局局长提着礼品过来了。
  “秘书长,您回来了!”
  顾秋并不认识他,望了一眼,对方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可能秘书长还不知道,他就自我介绍。
  “秘书长,我是过来领罪的,都是我不好,我没有把这些人管理好,规范好,我认错。我甘愿受处罚。”
  顾秋进了屋,城管局长跟过来,“秘书长——”

  顾秋坐在沙发上,这时从政军气愤地说了句,“我看他们不是城管,是土匪。莫明其妙的。开口就是五条和天下,好大的胆子。”
  丈母娘看到他又发官威了,白了他一眼,你多什么事?轮不到你插嘴。
  顾秋点了支烟,“处理好了吗?”
  城管局长苦着脸,“人被邓局抓起来了,其他的人,我决定在明天的会议上,公开宣布,全部开除。”
  顾秋吸了口烟,“必须严肃,严励处理,否则还真无法无天了。你先回去吧,这事明天你写个报告过来。”
  城管局长以为秘书长会大发雷霆,没想到情况还好,秘书长挺好说话的。于是他就在心里琢磨,市委书记那边,能不能周旋一下?

  其实这事,跟自己这个局长没什么关系。
  直接把姓颜的开除就是了,可人家一定认真究竟,他就有领导责任了。
  顾秋让他把东西带走,城管局长推辞了好久,见秘书长不收,只得提着礼品讪讪离开。
  市委书记马江南打牌打到十一点,散场之后,正在家中休息。
  城管局长过来登门。

  马江南书记一脸不快,三更半夜了,折腾个什么劲?
  等城管局长把问题说清楚,马江南书记的脸拉了下来,“这是他的意见?”
  城管局长点头,“我刚从秘书长那里回来。”
  马江南不说话了,似乎在琢磨着什么。过了会,他才道,“就让他吃点苦头吧!关两天再说!”

  城管局长明白了,这是以退为进之计。于是他提出告辞。
  马江南喊了句,“回来!”
  “书记,还有什么吩咐?”
  “其他人怎么处理?”
  “开除!”

  城管局长回答。
  开除?通通开除?好狠啊。
  马江南冷笑了一声,“你回去吧!”
  城管局长一走,马江南夫人过来,“那个饭店的老板该不会是他什么人吧?”
  “难说!这也未必。新官上任三把火嘛,一个刚上来的年轻人,急于证明自己罢了。”
  这是马江南对顾秋的评价。
  城管事件,似乎并没引起马江南的太多注意。
  第二天上午,区城管局局长拿着处理意见去见马江南书记。马江南书记道,“给我干嘛?给市长送过去。”
  城管局长又把这报告送到市长那里。
  市长本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看到这报告,竟然要一次开掉二十几个人?他就问怎么回事?

  城管局长也不敢隐瞒,只说他们在饭店里找事,被秘书长碰见了。市长一听,“马书记什么态度?”
  城管局长道:“书记让我把报告给您!”
  市长想了半天,马江南什么意思?
  这事,他还真得琢磨琢磨。
  顾秋呢,上班之后,去见省委唐书记。
  唐书记最近因为老爷子的身体渐好,又新娶娇妻,他的心情也非常不错。顾秋进来的时候,他问顾秋有事吗?
  顾秋道:“唐书记,我有几点建议,不知该不该提?”
  唐书记一脸不悦,“你这是什么意思?既然不该提,你还问我干嘛?”

  瞪了顾秋一眼,“说吧!”
  顾秋这才正色道:“我刚到省城两天,就发现很多存在的问题,因此我想跟书记汇报一下。”
  唐书记没吭声,显然是在等他的下文。
  顾秋道:“第一件是,是特供问题。我建议取消特供,我们与广大市民,群众一起面对,一起承担。”

  “第二件是,城管问题,现在的城管大都良莠不齐,一些人趁机兴风作浪,无法无天,我觉得有必要改革。”
  “第三件是,公车问题,我看这个公车制度,也应该变变了。如今公车私用的现象,引起社会强烈不满,因此我想请书记定夺,彻底解决这些问题,以树立我们在群众心目中的良好形象。”
  唐书记看着他,半晌没有说话。
  凡事都是源头和起因,唐书记问,“为什么突然提出这些?”
  顾秋道:“其实这些事情,一直在我心里琢磨很久了,只是现在才提出来。关于特供的问题,我更是在心里觉得不安与愧疚。为什么我们需要这些东西?为什么我们不能象普通市民一样在市场上买自己想要的食品?”

  顾秋道:“既然我们明知道这里存在问题,而不去解决,这是我们的错。我这么建议,就是希望我们班子里这些干部,在自己面临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会怎么解决?怎么面对?”
  唐书记道:“关于食品安全问题,我们的确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和高度关注。你的提议不错,做为政府机构,我们应该给社会一个满意的交代。只是食品安全问题,由来已久,该如何抓,怎么去抓?从哪些地方入手,恐怕不是一天二天的事。”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点顾秋当然心里明白。
  唐书记靠在椅子上,“你说说你的第二点。”
  日期:2018-03-21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