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38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没有黄唇鱼,那我们回去吧。”钟敏再也没有心情玩了。
  “也该回去了,再不回去,我妈又要担心了。”姚雯雯见钟家兄妹都闷闷不乐的样子,眼珠一转道,“对了,过几天是赌狗盛会了,说不定狗宝村会来人呢,你们要不要去看看热闹啊?”
  “好哇!”钟鸣精神一震道,“到时候你给我打电话!”
  姚雯雯嗯了一声,立马把话题转移到赌狗的趣事。
  随后,游船往津都码头进发,及至天黑时终于进了码头,然后在钟家开的一个船行吃了晚饭,这才坐包车直奔首都。
  “终于回来了!”张大雕看着窗外的繁华街道,掐指一算,居然是农历二月了,这个时候的首都依然寒冷,但已经听到了春天的脚步声。
  进了首都后,有些人陆陆续续的开始下车了,最后只剩下了钟家兄妹和张大雕,紧接着,包车进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停在住宿区一栋豪宅前。
  “到家喽!”钟敏欢呼一声,兴致勃勃道,“二愣子,这是我家哦,够气派吧?”
  “王婆卖瓜!”钟鸣没好气的嘀咕了一句。
  张大雕抬眼一看,这豪宅占地面积极广,好像是集办公住宿为一体的性质,还有门卫室,有个看门老头优哉游哉的喝着茶,看着《新闻三十分》。

  也是凑巧,新闻里正在播报核爆炸的事情,老头估计也是个爱国人士,兴奋得都有些手舞足蹈了。
  “嘻嘻,王爷爷,你这小日子过得挺舒坦嘛!”钟敏好像没什么大小姐脾气,居然和门卫开起了玩笑。
  “哈哈,你这小丫头,终于知道回家了?”王爷爷乐呵呵的走到门口,把目光定格在张大雕脸,疑惑道,“小敏,这是谁呀?”
  “他叫二愣子,是我们捡来的,咯咯咯……”钟敏居然亲密的挽着了张大雕的手臂。
  “捡来的?”王爷爷蹙眉看向钟鸣。
  钟鸣尴尬道:“王爷爷,你别听她胡说,二愣子是我们在海起来的落难者,因为失忆了,所以我们才把他带了回来。”
  “哦……”王爷爷警惕着张大雕,但却不好多说,笑眯眯道,“那赶紧回家吧,免得你爸妈担心。”

  兄妹二人嗯了一声,带着张大雕过庭园进了大门。
  这时候,又有个保姆模样的年妇女热情的迎了来,问兄妹二人吃饭没有,还说,梁总(钟敏的母亲)在楼会客,还说客人是个老医。
  钟鸣交代道:“阿姨,这个是我们新交的朋友,叫二愣子,你给他安排一下房间,顺便给他准备一些换洗衣服。”
  “好的好的。”阿姨急忙对张大雕道,“二少爷,请跟我来。”
  张大雕眼角一抽,自己居然变成了二少爷,难道自己真的那么二吗?
  “去吧!”钟敏伴着鬼脸道,“等洗了澡,换了衣服,我再给你介绍我妈。”
  张大雕点了点头,跟随阿姨到了三楼的一个客房,感觉,这房间和旅馆差不多,浴室和卫生间都有。
  “二少爷,您先洗澡吧。”阿姨推开卫生间的房门,估计是看出张大雕有些老土,还热心的给他讲解怎么浴室里的东西。等张大雕洗了澡,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发现床已经放了一套崭新的便装。
  又过了会,钟敏来敲门:“二愣子,洗好了吗,我妈说要见你呢?”
  张大雕开了门,故作忐忑道:“你妈凶不凶?”
  “咯咯咯,你好有趣哦,居然问我妈凶不凶。”钟敏娇笑道,“放心吧,我妈不凶,是有些严厉而已。”
  说话间,她带着张大雕到了楼下的客厅,张大雕一看,沙发依偎着一老一少两个身材窈窕的女人,年长哪位丹凤眉,薄嘴唇,清水脸,风韵犹存,看去的确有些严厉的样子,年少哪位和钟敏长得一模一样,只是手脚都缩在衣物里,还用那双忧郁的美目好的打量自己。
  钟鸣则坐在对面,翘着二郎腿。
  “妈,他是二愣子!”钟敏故作俏皮的嬉笑着,又对张大雕道,“二愣子,这是我妈和我妹妹,你叫梁阿姨行,至于我妹妹嘛,叫小妹吧,嘻嘻,因为我是大妹,她自然是小妹喽。”
  张大雕礼貌道:“阿姨好,小妹好……冒昧了。”
  “嗯,坐吧!”梁阿姨点了点头,示意张大雕坐下说话,然后问了不痛不痒的问题,便没兴趣再交谈下去了,对钟鸣道,“俗话说救人救到底,你明天带二愣子去医院检查一下,顺便去派出所查一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的资料。”
  钟鸣应声虫似的点着头,知道母亲还是对张大雕不放心,怕张大雕是坏人。

  钟敏却忽然道:“妈,二愣子说他也是学医的哦。”
  梁阿姨蹙眉道:“不是说失忆了,那他怎么知道自己是学医的?”
  张大雕解释道:“我虽然失忆了,但一些本能还在,这像吃饭睡觉一样,不能说失忆了不知道吃饭睡觉吧?”
  “是吗?”梁阿姨好像不喜欢张大雕这种口气,“那你看看我家小妹这病能治吗?”
  “我不敢确定。”张大雕稳重道,“医讲究望闻听切,我还得诊断一下才知道。”
  梁阿姨沉吟道:“那你给她看看吧。”其实,她并不相信张大雕会治病,只不过是想观察一下张大雕的为人而已。
  张大雕对小妹道:“那请把手伸出来。”
  小妹兴致欠缺道:“左手还是右手?”她不但和钟敏长得一模一样,连声音都毫无二致。
  张大雕道:“心肝居左.肺脾居右.肾与命门居俩尺部,也是说左手看心和肝的情况,右手看肺和脾的情况。”

  小妹似乎有了点兴致,俏皮道:“那我这种皮肤病,是号左手呢还是右手?”
  张大雕淡定道:“按照你姐姐的说法,你患的是皮肤病,患处虽在肌肤,但其发生与血脉及脾胃有密切关系,按理说应该号右手,但外感与内伤均可致病,那有可能牵连到其他脏腑,所以,左右手都要看。”
  小妹依然刁难道:“那这脉到底是怎么号的呢,你能讲讲原理吗?”
  张大雕道:“手腕横纹向约一寸长的这段脉动分为寸、关、尺三部。左右手的寸、关、尺部位分属不同的脏腑,医学认为可以反映相应脏腑病变。其右寸反映肺的情况,右关反映脾胃,右尺反映肾;左寸反映心,左关反映肝,左尺反映肾与膀胱。所以,要用三根指头分别搭在寸关尺,再根据寸关尺的脉动强弱来分辨脏腑的健康状态。”
  钟敏惊讶道:“你还真懂医术啊?”
  张大雕腼腆的笑道:“我这人其实不会说谎,这是我的缺点,我也没办法。”
  众人噗嗤一声笑了,小妹也再不刁难,把暗紫色斑块的小手伸了出来。
  张大雕一看这皮色,好像血液都凝结在皮层里,而且新旧交替,知道这病在发病的时候,血液会从毛孔的钻出来,反反复复,十分顽固。
  张大雕一边号脉一边问道:“像这种症状,全身有多少?”
  日期:2017-10-1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