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6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瞬间满头黑线:“大姐,拜托你不要把话说的这么赤果好不好?什么情调都没了,还上个屁的床?”
  裴子衿一脸的无所谓:“我又没想跟你谈恋爱,要情调做什么?”
  “情调是摔跤活动能否和谐的最大基础!”萧晋一本正经的说,“也是人和动物之间最大的区别之一,要不然,它就只是简单的活*运*和体液交换,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听到这句话,裴子衿愣住了。她是典型的高智商型工作狂,学生时期,因为智商上面的差距,同龄的异性在她眼里都非常的幼稚,自然不可能发生什么早恋之类的事情。
  后来毕业参军,短短几年就在部队闯下了“霸王花”的名头,随即被征召进国安情报外勤处,培训之后便开始执行各种高强度和高风险的任务,压根儿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恋爱。
  当然,她的年纪也不小了,个性又比较强势,贞操观念相比普通女人要淡薄许多,所以不可能还是处丨女丨。
  但就像她说的那样,那不过是身体需要,而且她也一直都认为那只是身体需要,现在听萧晋这么一说才知道:原来非感情关系的男女之间也是可以获得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愉悦的。
  她很好奇,那样……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我去!不是吧?!”萧晋惊讶的声音响起,“亲爱的裴姐姐,你可别告诉我,你从来都没有享受过那种事情的乐趣。”

  裴子衿脸色一红,随即便冷冷道:“别转移话题,老实交代你要掌控邓兴安的目的!”
  萧晋撇撇嘴:“你猜的没错,我确实是想把龙朔打造成我的根据地。我是商人,一个良好畅通的政策环境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天石县如今已经完全处在我的支配之下,龙朔虽然要复杂许多,但有陆翰学和邓兴安的双重保障,想来环境也会变得友好许多。
  另外,他们这个级别的官老爷调动升迁比较频繁,很少有任满五年任期的,邓兴安就是我找的一个保险,以防止陆翰学突然调走。
  毕竟他的老婆孩子都犯过刑事罪,他的升迁可能会变得非常艰难,相应的,留在龙朔任上的时间就会变长,这对我而言自然是最好的情况,省的换了新老爷,我还得重新费劲去巴结。”
  裴子衿闻言蹙起眉:“一个五品大员在你口中居然沦落成了为你提供便利的工具,萧晋,你的这种态度很危险啊!”
  “喂!裴长官,大家熟归熟,你乱扣帽子,我一样是会翻脸的哦!”萧晋不满道,“我只是想要一个做生意阻力较小的区域罢了,又不是想作奸犯科,更不会创建自己的私人领地,无论从哪方面来讲,对所有人、包括国家都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既然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为什么不选择用光明正大的方法呢?要挟控制,首先从观感上就很难让人相信你只是个单纯的商人。”
  “你以为我不想么?可是那该死的邓兴安就是养出了一个该死的儿子,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裴子衿笑着摇了摇头,又问:“你能保证你设计的新罪名足以让邓睿明被判重刑么?”
  “这就要看姐姐你的国安招牌够不够硬了,”萧晋摊开手,“我反正不可能再给他弄个杀人罪去,而且,到时候的情况还不好说,我只能是尽量给他安上一个量刑在十年以上的重罪,如果失败的话,那顶多就是个故意伤害罪了。”
  裴子衿蹙眉沉思片刻,说:“邓睿明本身就犯了杀人罪,而且事后还找人顶罪,已经可以抵消掉‘误杀’情节。

  但是,因为陈蕾并不是被胁迫的,邓睿明也没有主观上的杀人意愿,再加上房家肯定会有的上下活动,所以,我估计我的国安身份即便能起作用,也不会太大,撑死判个无期,最多十几年就能出来。
  至于你说的什么故意伤害罪,那就是个添头,不足以达到死刑,根本没用,除非致人伤残了。”
  萧晋吧嗒一下嘴:“那也就是说,非得是个重罪才行喽?”
  裴子衿点头:“起码也得是量刑在五年以上的。”
  萧晋想了想,起身道:“好吧!我会尽力的。”
  “不是尽力,而是必须!”裴子衿也站起来,看着他的眼睛说,“陈蕾一生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如果不能为她伸张正义的话,我想,将来你通过邓兴安提供的便利赚到的每一分钱,应该都会让你良心难安的。”
  “好好好,我一定玩儿死邓睿明行不行?”萧晋苦笑道,“裴姐姐,有话就不能好好说么?非得这么吓唬人。”
  裴子衿微笑:“所以,为了你以后赚钱花钱都能够安心,要是你无法让邓睿明犯下重罪,那我会直接将他跟马戏团有关联的证据上交。对此,我先跟你说声抱歉!”
  “好吧!你开心就好。”萧晋郁闷的摇摇头,转身向房门走去,“实在不行,大不了老子去巴结新领导,没了他邓屠夫,小爷儿还真不信就要吃带毛的猪了。”
  话说的潇洒,但萧晋心里却很清楚,这一次必须把邓睿明玩儿死。不单单是因为陈蕾的冤屈需要昭雪,也因为这是与裴子衿合作的第一件事。
  就像是买东西要先验货一样,即便裴子衿再相信他的能力,内心也是很希望真切的看到他的执行力的。如果他失败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依然还会持续下去,但合作深度,肯定会变得浅薄很多。
  对此,萧晋并没有太多不满,毕竟裴子衿身份特殊,与他合作押上的不止是仇恨和职业生涯,一旦事情败露,上军事法庭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走出酒店,上车前,他抬头望向十层裴子衿房间的窗户,那里清晰的映出一个人形轮廓,显然裴子衿也在望着他。
  抬手做了个飞吻,也不管人家看不看得见,他就钻进车,发动引擎离开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他去大院接了董初瑶,又跟李战一起去学校接到房代雪,然后便驱车来到了雁行医馆。
  对于自己又多出一个师娘的事情,巫飞鸾已经麻木了,规规矩矩的磕了头之后接过见面礼一看,顿时对这位师娘的好感度就达到了顶峰,嘴上像抹了蜜一样,哄的董初瑶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因为那见面礼赫然是一整套最新的VR设备,可比苏巧沁送的那个游戏机高了不止一个级别。
  至于房代雪,送的东西就俗了,苹果本一个,虽然价格不比董初瑶的便宜,但对孩子的吸引力却要差上许多。
  当然,巫飞鸾是个小滑头,明明刚刚还喊着董初瑶师娘,转眼就能正儿八经的冲房代雪叫姐姐,把正担心会被叫阿姨的房代雪给稀罕的,抱住小脑袋就是一顿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