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78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别的办法么?”我嘴角微微一挑,反问道:“韩姐那边根本就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再者,不论是齐宇还是董舒菡,都是咱们公司的股东,如果没有实锤的话,你觉着他们会坐以待毙?”
  “就算有,他们也不会。”
  “对,就是这样。”我有些无奈的说道:“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要拿起法律的武器。”

  “陈默你没必要为我做这么多的。”
  我忍不住抬起头,直视着她那双情绪复杂的眸子,“我并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深深叹了一口气,我接着说:“为自己还债,赎罪。”
  张瑶没有言语,但她的行动却是我意想不到的。
  她冲向了我,就是冲,没有让我有一丝一毫的准备时间,紧跟着,处在惊愕之中的我,就被她抱住了。

  不是第一次的拥抱,但给我的感觉却比之前的所有都要热烈!
  我犹豫了片刻,终是抬起双臂,将她拥入怀中,嗅着她好闻的头发,“真的,我也没想到我们会来到今天更没想过我们会拥抱,但,事情就是这么的奇妙。你要信我,我觉得我可以,那就是可以,我也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无非就是一个执业证而已,再者那是最坏的结果,不是吗?”
  “陈默,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嗨,谁让你是我老板呢,与其说谢谢,倒不如给我涨点工资。”
  “没问题,我养你都没问题。”
  “扪心自问,我没有当小白脸潜质的。”
  “你自己知道就好。”
  玩笑几句,张瑶的心情平复了不少,她挣脱了我的怀抱,脸色微红,俨然,没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让她有些羞恼。

  “我我们现在是确立关系了么?”
  好似一颗惊雷,在我心间炸响。
  是啊,我们现在这样算是确立关系了么?
  如果算的话,我还没有一个告白,甚至之前她的告白都被我拒绝过,更何况,我还没给那个等我的女人一个答案;可我们不算在一起的话,我又为什么要为她做这些事儿?那种为之前作为还债的鬼话有几个人能信?可,因为帮她做事儿的由头走到一起,这他妈有些儿戏了,爱情不是交易,我不允许自己这样。
  这个世界是现实的,是简单的,又是复杂的,爱情曾经在我眼里是这世间最为纯粹的一种情感之一,而今,就这样走到一起的话,是不是就不纯粹了呢?
  沉默半晌之后,我终于开口说道:“我很乱,你应该能感觉到我对你的感觉,但,因着这些事情走到一切,这太像一种交易了,而且我还没给她一个答案,所以”

  “所以,对不起。”说着,我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
  “没什么的,是我想多了。”张瑶自嘲一笑,喃喃的说:“或许,我这只是感动,并不是爱吧?”
  她看着我,没能从我这里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这件事儿我不想追究了,我应该静一静,然后好好谋划之后再进行反击。”

  听到她要放弃,我没来由的心中一抽,有些激动地说道:“你怎么能放弃?我觉得这就是最好的机会了!”
  “因为,你要做的牺牲太大,我,不接受。”张瑶一字一句的说。
  “没什么的,还是要谢谢你了。”
  她摇了摇头,很明显要自己放下这个机会,这个可以打击到齐宇跟董舒菡,巩固自己在博瑞地位的机会!
  “张瑶,我觉着你该以大局为重。”我不想放弃,继续劝说着。
  “我说了,没那个必要。”
  她面色一寒,“还有,现在是工作时间,对吧?陈秘书。”
  女人心,海底针。
  答应她的那件事情,我想过无数种的方法,更想过无数次我完成之后,我们该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然而,就在十几分钟之前,张瑶改了主意。
  她说她要放弃了,她说,她要我们在一起。
  相对于完成那件蚍蜉撼树的事情,我们在一起才是最为艰难的,我没那个勇气,确切的说,我无法面对我们之间的差距,哪怕我很爱她,哪怕我愿意为她去做任何事情!
  这个差距是无法弥补的,尤其是在我被现实,被爱情伤害了之后更知道这点,或许,我很自私,因为我怕自己再次受到伤害就是伤害,直到现在我都认为,如果我跟张瑶走到一起之后,我们会面对不计其数的困难,而我很容易在那些困难面前迷失自己。
  我是个懦弱的男人,是一个对待感情踌躇不定的男人。
  这些我从不会否认,也不会主动提及。
  看着她渐渐冷下去的脸,我无奈一笑,没了言语,怅然地坐回了自己的角落里经此之后,张瑶任何事情都会再来找我,换而言之,我们之间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吧?
  这样也好,至少短暂的疼痛会比未来无休止的,漫长的,失眠夜晚要好很多。
  “对不起。”我在心里对着张瑶说道。
  我没有资格跟她说抱歉,以后,也没了身份跟她说抱歉。打从我再次拒绝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将会失去成为我们的机会,至于以后还有没有
  我抬头悄悄地看了她一眼,那样的机会,也没了。
  办公室的气氛有些压抑,整个上午我们都保持着沉默,期间她接了两个电话,出去过三次,我默不作声的看着一切,有几次想要开口,但当我看到她微微皱起的眉头之后,我又止住了言语,再次开口,无异于会让她更加反感,进而从心里看不起我这个不敢面对爱情的男人。
  这点可怜的自尊,让我自作自受的煎熬着,我也想什么都不顾,就那样拥抱他,吻她,然后组建一个家庭,不去管那些流言蜚语,可我真的能做到么?这个世界上又有哪个男人能做到这些?
  曾经的我或许可以,但在北京的这五年里,我发现自己早就没了勇气,这不是这座城市的错,也不是现实生活的错,更不是佟雪以及那段死在了七年之痒的爱情的错是我自己的错,我没能持守梦想,更没有用梦想兑换到金钱,我他妈彻头彻尾就是个失意者。
  人们都说,北漂五年是一个坎儿,要么扎根,要么离开。
  今年,正是我的第五个年头,依然糟糕,比糟糕还要糟糕的是,前段感情若即若离,第二段感情又被我亲手扼杀在了摇篮里。
  我想笑,笑自己的一无所有,我想哭,哭自己的懦弱悲伤。
  偏偏现在又是工作时间,我没时间去做将这些情绪表达出来,所有的东西都积压在一起,让我很慌,又不得不去做——我要在这儿挣扎,在这儿老去。
  可悲,也不可悲。
  终于捱到了午休时间,没敢去看张瑶的神色,我一步三滑地逃离了这里,办公室的气氛真的太让人难熬了,现在是我唯一能逃离那种气氛的时刻。
  国贸的空气一如既往的浊重,点上一支烟,我觑起眼向上望去,阳光晃得刺眼,二十三楼有个女人不知道带着什么情绪正在那里坐着,她应该很难过,至于其它的,就是我所不能知道的了。
  这次,我说出了声音,但没有了能够听见这三个字的人。
  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因为现在的我没有哪怕一丝的饥饿感,茫然的走在街上,我仿佛来自于别的世界,跟这里的人格格不入

  走着走着,我走到了深海咖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