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5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些许小事何足挂齿啊。今后咱们一个班子的,相互配合,紧密协作还是少不了的。”陆清明边说边抬起手画了一个圈子,将陈九江和他都画了进去。
  这是陈九江第二次从陆清明的口中听到“一个班子”的论调了,也许听的多了,也许是习惯了他的自以为是,所以陈九江这次可没有第一次听见的时候觉得那么刺耳。
  不过人家说的也是,虽然你陈九江是个副县长,可也就是为县长富春生拎包挡剑的。而人家陆清明作为县政府的大总管,干的活儿也是为了县长服务,所以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做着一样的事,自然就是一个班子的成员了。
  等陆清明走了之后,陈九江就琢磨起这位清清白白做人,明明白白做事的陆清明来。关于陆清明的发家史有好几种版本,但是每一个版本中富春生都是主角。
  有的人说,富春生和陆清明是邻居,打小关系就很紧密。也有的人说,富春生是在县里当秘书的时候,结识的陆清明。当然还有人说,是富春生在下面当镇长的时候,才认识的陆清明。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富春生确实和陆清明之间有过一段履历的交集。那是在陆家镇,当时候富春生是镇长,而陆清明还只是个怀才不遇的卧龙生。
  卧龙用他的名声,打动了刘备,陆清明用的是他的服务和忠诚。陆清明有两个经典口号,第一个是他爸爸留给他的,那就是“清清白白做人,明明白白做事”。这句话作为家训,陆清明是逢事必提,逢人必说。反正认识不认识他的人,都知道陆清明这个人,是思想高尚,道德优良,能力出众,诚实肯干的人。
  至理名言是什么,自然是发人深省,令人奋进。一个能将“清清白白做人,明明白白做事”作为为人处事的准则,这样的人是差不了的。再加上他那忠厚老实的面相,确也让很多人对他的人品信以为真,交口称赞。当然这欣赏他的人中,自然就有富春生。
  陆清明的第二个经典口号是“一颗忠心,两个绝不。”这个忠心的忠,是忠诚的忠,而不是中间的中。意思是明确的,那就是无论跟了谁,咱老陆都是忠诚的,绝不懈怠,也绝不会叛变。
  当何志章变节投敌之后,富春生就想到了这个没多大才能但是却忠心耿耿的副书记。于是就将他调到了县政府,当起了大管家。
  开始的时候,富春生是想通过此举来通告全县,我老富需要的是忠心不二的贞烈之士,不要那些唯利是图,见利忘义的投机分子。后来当陆清明在县政府站稳脚跟的时候,富春生才觉得自己真是一个英明的伯乐,这神来之笔确实精妙。
  陆清明真是个当管家的料子,处理起政府里的杂务如鱼得水。不但如此,这家伙还是个天生的特务头子,了解消息,刺探军情更是门清里熟,游刃有余啊。这让富春生一直感叹,可惜呀,戴笠死的早了。
  陈九江在办公室挨到天黑,才打了个车去南郊的饭店。陈九江刚一下车,路爱国就抢着迎了上来。

  路爱国用力的握住陈九江的手,激动的道:“陈县长,您来了。”
  陈九江也使劲的摇了两下手,说道:“老路,你来的可真早啊。”
  路爱国感慨的道:“能不早吗?现在车也没了,只能坐公交了。若是不够积极连个车都没得坐了。”钱勇敢嘴上说的是河西乡冻得交通,心里想的是自己的人生。
  钱勇敢在他后面骂道:“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谁让你老路一肚子的鬼主意,最终还是害人害己。”
  路爱国道:“是啊,我真他吗的该死,怎么就信了富美丽那娘们的话呢。现在我是看出来了,这娘们身上除了那两个包,其它都是假的。”
  陈九江笑着摆了摆手道:“过去的事情,就别说了,赶紧进屋吃饭吧。”
  进了包间,服务员就进来问人是否到齐了,要不要马上上菜。钱勇敢对她说赶紧上菜吧,咱们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你就别再耽误时间了。
  服务员出去后,钱勇敢就介绍起这处小院来。他说:“陈县长你可不要看这院子小,做的菜可是正宗的很。尤其地锅鸡,那味道可称咱们大河一绝。”
  陈九江说秋天到了,万物丰美,正是吃鸡的好时候啊。对了,我记得老路最爱吃鸡,到时候,你可得多吃点。
  听了这话,路爱国就感动了,他抓起酒瓶满了满满的一杯酒对陈九江说道:“陈县长,还是你关心我啊。以前是我不对,借着这杯酒,我给你陪个不是。”
  要说陈九江对路爱国确实不错,不但当初从吕栋梁的手中将他保了下来,而且在乡里也处处尊重他的意见,两个人是一起吃肉一起喝汤。
  谁承想路爱国**迷了眼,就干起了打黑砖的事情来。即便如此,陈九江也没为此而报复过他。反倒是他那手牵手的盟友反手一刀,将他从乡长的位上斩了下来,丢去了人大。
  路爱国说完,举起酒杯就要一饮而尽。陈九江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说道:“老路,说什么呢,当初的事情可不能怨你,那是于向荣搞的鬼。即便是你不出头,我那书记也是保不住的。不但不能怨你,我还要好好的谢你。若不是你,我能卷土重来,当上这个副县长吗?”

  钱勇敢点点头道:“陈县长这话说的对,你可是咱们的头号功臣。不是你成功的打响头一炮,后面的事情可真不好办。”
  这么一说,路爱国立刻从叛徒摇身一变成了凯旋而归,立功待赏的战士。他那面上的愧疚也就消散了不少。
  正在这时,服务员端着一大盘香喷喷的炖鸡走了进来,三个人立刻拿起筷子,换了笑脸,把酒言欢争相品鉴起来。
  看着两个人真挚的笑,路爱国的心里可不是滋味呀。本来老子是拿着鱼竿,带着斗笠,坐在凳子上等着捡拾鹤蚌。谁承想,我那搭档太不着调,不但搬倒了陈九江,还搂草打兔子,连我也收拾了个干净。

  现在可好,陈九江卷土重来,官升一级,当上了副县长。人家老钱也依然逍遥快活的管着交通,只有自己这乡人大主任,在乡里说个话,连个屁都不如。此情此景,正应了那句诗歌:“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路爱国的这个情绪被钱勇敢发现了,他用筷子点着碟子问道:“都说你老路是闻鸡起舞,怎么今天不够激动啊?”
  路爱国愁眉苦脸的道:“唉,你们幸福你们的吧,让我一个人静静的悲伤。”
  陈九江也停住了筷子问道:“怎么了老路,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
  路爱国只是叹气并不说话,钱勇敢一拍桌子恍然大悟的说道:“我知道了,你指定是最近困在河西乡,情愫郁结,难以发泄,故而心情不畅,需要疏导。这样吧,晚上吃过饭,我来做东,请你去KTV了潇洒走一回。保证你天地悠悠过客匆匆,烦恼尽去,乐不思蜀。”
  日期:2018-03-2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