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5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富春生听了何志章的话,不以为忤,反倒哈哈一笑说:“是啊,你若再不来可真把我累坏了。咱们现在就商量着把分工明确了吧。”
  富春生说着商量,其实一点商量的意思都没有。这就是权力的本质,那就是丝毫容不得商量。尤其是在人和事上的安排,更是如此。
  富春生说,还得先介绍我,我主持县政府的全盘工作,县里的什么事情我都的管一管。
  关晓乐点着头,很配合的说道:“富县长,你是老大,这我们都知道呀。你就别介绍了,还是谈谈我吧,你是怎么安排的。”
  富春生最讨厌这个富字,听了心里就生气。因为副和富同音,所以他平时叫下面的副县长都不提副字。现在关晓乐如此叫法,可不就是让老子不痛快吗?老富扳着脸道:“你是常务副县长,自然是协助我负责县政府日常工作。”
  说到这里富春生就停了下来,关晓乐不乐意了,他问道:“富县长,这就没了?我就没啥分管的了?”

  何志章一听立刻就乐了,他说道:“关县长,你可还只是常务副呢。板凳都还没焐热,怎么这么快就想着抢班夺权了吗?还是让咱们富县长接着说吧。”
  富春生被他俩一挤兑,更不高兴了,他说道:“扶贫开发、新农村建设、档案管理、信访、行政服务方面工作。这些方面的工作都归你,咋样?”
  关晓乐的脸拉的老长,这还不如老子之前的分工呢。他恶声恶气的道:“富县长,你给我安排的任务可真不少。不说别的,单是信访这块就做不来。还是交给陈副县长吧,他来自民间,定然更擅长解决民间的纠纷。”
  听见关晓乐突然点了他的名,陈九江一愣,心说关晓乐你他吗的疯狗病犯了吗?我可没招你惹你呀,怎么扯到我头上来了呢?合着拿我当那枝头上的红柿子,软弱好捏呢。不过转眼一想,可不是吗,在关晓乐的面前,他也不过就是蹒跚学步的小娃子。
  台面上的话语权来自什么,自然是来自桌子下面的实力。陈九江在河西乡是一呼百应,只手遮天。可是在大河县的舞台上可什么都不是呢。所以他只能忍气吞声,坐在那里装清静。
  富春生当然知道,目前是不能指望陈九江来阻击关晓乐的,他严肃的道:“这个分工是县政府认真考虑,统筹安排的结果,可不要拿来说笑。”
  副县长李红军是老牌副县长了,他和富春生关系最铁,听了富春生的话,也说道:“咱们都是党的干部,服从命令听指挥还是要的吧?可不能在工作上挑肥拣瘦,要是那样的话,工作还怎么干呢?”
  可不是吗,若是都由着大家挑的话,老富肯定跑县委大院里去挑老于的位子了,怎么会有空在这里陪你们分果子呢。

  李红军这么一说,大家都不说话了。富春生就将剩下各位副县长的分工作了安排。别人倒是没有什么,到了陈九江这,头可就大了起来。
  陈九江头大的不是分管了文教卫,也不是分管了交通局,他头大的是富春生实在是太照顾他了,居然让他分管了开发区。
  开发区是个什么情况,不客气的说,现在那可是县委县政府的心尖肉,县领导对它可比私生子还疼爱呢。
  自从吕栋梁建立了开发区,借助着省市的资源,一举将它打造成了市里首屈一指的开发区。那里面的产值,据说能抵得过半个县城。如此重要的一个地方,哪个领导不想将他收归麾下呢。那可是政绩的制造机,升官的推进器呀。
  可是这么好的地方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管的呀,至少陈九江是管不了的。因为开发区的书记兼主任王心忠此刻正雄心勃勃的想着入常呢,而且据说这事马上就会批下来。如此一来,你叫陈九江如何去管他呢?
  陈九江苦笑着说:“县长啊,不是我懒惰,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关晓乐正生气呢,好啊你个老富呀。真是拉帮结派,任人唯亲啊。老子堂堂一个常务副,还不如陈九江一个毛头小子。此刻一听陈九江的提议,毫不犹豫的说道:“是呀,小陈。开发区的那趟浑水你还是不要趟的好,不说别人,一个王心忠就能搞的你晕头转向,还是老哥我拉你一把,和你换换吧。”
  陈九江问:“怎么换?”
  关晓乐笑眯眯的道:“怎么换,自然是拿信访局换你的开发区呀。”
  在坐的**位县长一听这话都呆住了,这尼玛是要拿蚂蚱腿换天鹅肉呀。谁他妈愿意啊。再者说了,那信访局可连个蚂蚱腿都算不上呢。那就是个定时炸蛋,说不定啥时候爆了,虽然炸不死人,但是你得费精力处理吧。
  但是让大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天真的陈九江同志,居然爽快的答应了老狐狸关晓乐的要求,毫不犹豫的就将开发区这块肥的腻嘴的大肥肉让给了关晓乐,从他手中接过了到处都是麻烦的信访局。
  这下就连富春生都傻了呀,他看看陈九江,又看看关晓乐,憋了半天终于从口中崩出俩字:“散会。”
  散了会,陈九江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在松软的真皮沙发上,美美的品了一口茶。心中的愉悦,那真是难以表述啊。
  谁承想呢,前两天我陈九江还在为了教育事业口苦婆心四处奔波,不但要耐心细致的教导孩子,而且还要深入浅出的沟通家长。可是现在呢,就那么几张选票上画了那么一个圈,然后于向荣大嘴一张,咱陈九江又回来了。
  要说这回家的感觉还真好,让陈九江一下就想到电影里胡汉三那句经典的台词了:“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你们吃我的,喝我的,统统都给我吐出来。”
  正当陈九江躺在沙发里慵懒的享受着下午阳光的时候,陆清明正在富春生的办公室里臭骂着陈九江呢。他说:“县长,这个陈九江就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你看你这么抬举他,可是他一转脸就把你卖了。哦,不对,这还没转脸呢,就和关晓乐手牵手,一起走了。”
  陆清明一边为富春生沏茶,一边继续发着牢骚:“早就听说这小子长着一颗七巧玲珑心,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被那关晓乐大声一吼,就吓了个半死,乖乖的交出了城池,当了亡国奴。”
  富春生接过了茶杯,冷哼一声道:“你呀,看事情只看表面。陈九江真的如你想的那般简单的话,他还能踏进这栋大楼?早就折在纪委里了。”

  陆清明撇撇嘴,不屑的道:“那还怎么滴?我可是没看出他的精明来。大好的开发区都不知道伸手去接,居然换下了信访局。信访局是个什么地方?你不会不知道吧,若是陷进去了,拔都拔不出来。”
  信访局当然不是个好地方呀,那里汇聚的问题可都是在相关部门实在无法解决的。只有矛盾激化到了不可调合的程度,这才会有人到信访局上丨访丨来。
  但是开发区就真的是一颗看着可爱,吃着美味的仙人果吗?只怕也未必如此。
  大河县的开发区是什么呀,那是群英荟萃之地,英雄逐鹿之场。不夸张的说,那就是汉朝后期的三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